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专题
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政策文件 > 各级议案

全国大学语文教师附议“两会”提案
【时间:2019/6/14 】 【来源:全国大学语文教师群 】 【作者: 全国大学语文教师群】 【已经浏览496 次】
王灿龙委员,照片转自中国社会科学网
 
    今年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王灿龙委员提交了“推进大学语文课程改革,加强大学语文素质教育”的提案。他针对“大学语文”课目前所面临的状况,提了四点建议:1.修订教学大纲,根据当前社会现实和需要对“大学语文”重新定位,对教学目的、教学内容、教学方法等提出原则性要求;2.调整课程内容,重点应放在阅读和通用写作方面,注重中文实用能力的训练和培养;3.设置独立的教学部门,该教学部门跟其他教学单位一样,有自己的义务和权利,负责全校的“大学语文”课程;4.建立新的考评机制,大学语文课的教师是通才,要避免以专才的标准来衡量。
    王灿龙委员的提案,得到全国大学语文教师的热烈响应,大家纷纷来稿表示附议,下面摘录部分附议内容(并链接全文)。
 
杨建波(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副会长、湖北省大学语文研究会会长)
 
    为王灿龙委员的提案叫好!非常感谢王灿龙委员能够关注大学语文,并且将其作为一个议案郑重提出。我非常赞同王委员“建立新的考评机制”的建议。对专任大学语文教师的考评要有一套新的标准和方法,不能简单参照中文系或文学院对教师的考评标准和办法。尤其为“大学语文课的教师是通才,因此,避免以专才的标准来衡量”这一点点赞。能够认识此点,说明王委员对大学语文课程性质有清醒正确的认识,对当今学科既高度分化又高度综合,呈现出整体化发展趋势的实际有清醒正确的认识。举双手赞成王委员呼吁的“在职称和评优等方面要进行政策照顾,激励和吸引优秀人才进入此类教学岗位。”唯其如此才能改变大语教师的地位。但我认为“照顾”不必,大语教师是“通才”,大语课程综合性强,职称晋升严格按照大学语文的特殊性操作对待,就行了。(更多>>>)
 
朱子辉(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现在不仅仅大学生母语能力严重退化,其实我们全社会的母语水平都在急剧下降,包括我们很多从事语言文字教学和研究的教师在内。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如何定位我们的语文课程,特别是高校的大学语文课程?我们能不能拿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大学语文教学方案,既能永葆学生对我们母语的亲切感,又能切实提升他们的语文实际应用能力?当然,这是大学语文的理想境界,要达到这个境界,事情还得一步一步地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王灿龙先生于今年两会期间所提交的“推进大学语文课程改革,加强大学语文素质教育”,就是我们在提升大学生母语能力、涵养大学生人文素养、并最终实现中华民族文化自信所迈开的第一步。(更多>>>)
 
高玉(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通观古今人文领域的大家,没有一个不是语文大家。伟大的科学家语文都非常好。经典的历史著作、哲学著作、教育著作等,无不是典范的语文名著,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优秀的文学作品。绝大多数优秀的科学著作比如《水经注》、《梦溪笔谈》等在语文上都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语文是工具,更是思想文化以及性情的载体,语文学不好,不仅不能成为学术大家、思想家,也不能成为大科学家。既使是外语学习和研究,也需要精通母语,语文不好而成为外语大家比如著名学者或翻译家的,至今还未见一人。提高中国人的语文素质,不仅需要全民自觉和提高认识,还需要国家层面的得力措施和有效执行。
 
刘文菊(韩山师范学院文学院教授、澳门大学中文系博士生)
 
    赞成王灿龙委员的提案。我这些年在澳门大学读博,他们开设“中国语言与文化”和“中国语言与华人社会”等通识课,而“大学语文”则是修读这些通识课的先决条件,入学中文成绩未达到一定分数线的学生,必须要先修“大学语文”这门课,然后才能修读这些通识课。澳门大学中文学院院长程祥徽曾在“普通话教学国际研讨会”(澳门1998)上发言说:“澳门大学中文学院一直开设有《普通话》和《大学语文》两个科目,前者训练学生的口语,后者提高学生的书面普通话的水平;目前正在探讨类似港大作法(中文为入学试的必考科目、《大学语文》为全校学生的必修科目)的可行性。”一国两制,这也是教育与体制的竞赛,我们大陆高校的大学语文课绝不能拉在港澳后面。
 
 
彭书雄(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常务理事,湖北经济学院语言与文化传播研究所所长)
 
    今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王灿龙研究员就大学语文教育问题提交了“推进大学语文课程改革,加强大学语文素质教育”的提案,充分体现了一个语言研究者对大学语文教育问题的高度关注与关心。大学语文具有独特的基础工程地位,这是任何其它学科或课程不可替代的。改变大学语文教育生存状态,提升大学语文教育地位,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国家教育部门加强顶层制度设计,进行语言教育规划,推进大学语文独立学科建设,给予大学语文教育应有的学科地位,同时还要设置教育部大学语文教学指导委员会,制定统一明确的大学语文教学大纲,规范教学内容和课程设置,完善课程体系,加强大学语文教师队伍专业化建设,设置大学语文学术研究专项课题,加强大学语文教育问题研究。只有实现了大学语文教育的学科化、专业化、学者化,大学语文教育生态才能发生根本性改变。我希望全国更多的著名学者能够像王灿龙委员一样,关注与关心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事业这一基础性工程。(更多>>>)
 
马银华(山东管理学院人文学院党总支书记)
 
    作为一名从教30年的高校大学语文教师,非常赞同中国社会科学院王灿龙委员在今年政协会上关于大学语文课程改革的提案。正如王委员所说,语文大体上分语言和文学两个方面。从应用属性来说,语文课应该提升学生写作和阅读的能力;从人文属性来说,语文课除了帮助学生感受母语的美好和精妙之外,还要培养他们的文学鉴赏能力、艺术想象能力和思维表达能力等等。人的语言能力和思维能力相互促进,无论是从正常的工作需要来说,还是从日常生活应用方面来看,语言表达能力和阅读鉴赏水平都是不可或缺的。在提高国民文化素养、增强文化自信、大力弘扬传统文化的今天,加强“大学语文”素质教育,显得尤为重要。目前大学语文课教学中存在诸多问题,大学语文课教学亟待改变。(更多>>>)
 
韩建立(吉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大学语文是中国现代大学一百多年来未曾间断的一门课程,在进入社会主义新时代的今天,我们应该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精神动力之一——文化自信的角度,重新确定大学语文的功能定位和独特作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四个自信中,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说到底是要坚定文化自信。我们大学语文的功能定位就是:它是传承千年文脉、对大学生进行文化自信教育的重要课程。要把大学语文提升到国家人才培养战略的高度来认识,应该在国家层面以教育法规的形式对大学语文的功能定位加以明确,认识到全面开设大学语文的必要性、提高大学语文教学质量的紧迫性,以及大学语文在提振当代大学生文化自信方面的独特作用。(更多>>>)
 
闫笑雨(广东星海音乐学院人文社科部副教授)
 
    音乐学院的大学语文课重要。音乐舞蹈艺术与现存语言文字材料(很大一部分是文学作品经典)有着密切的关系,文学为音乐舞蹈艺术提供了取之不尽的题材宝库,音乐舞蹈不断地诠释文学。星海音乐学院的《大学语文》教学选用与音乐舞蹈艺术密切相关的语言文字材料,以导读、思考和运用带动语言听说读写能力的提升,帮助学生进行语文综合能力的训练,进一步提升其语文素养,为音乐舞蹈专业学习服务。(更多>>>)
 
张坤(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人文教研室大学语文教研组组长)
 
    王灿龙先生关于推进“大学语文”课程改革的提案是一场及时雨,有助于引领人们去思索高等教育阶段的语文教学问题。大学语文是一门重要的课程,有助于提升大学生语文素养,进而利于其专业学习和工作需要。但这门课程亟需改革,无论是教学大纲、教学内容还是考评机制,都应该根据各个学校不同的情况进行改革,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发挥这门课程对于学生的作用,并充分发挥教师的积极主动性。
 
陈梅(上海工艺美院文化基础部党支部副书记)
 
    点赞王灿龙教授在两会上为大学语文发声!感谢《汉字文化》期刊开辟专栏讨论大学语文!大学生学好用好母语事关国运民生,大学语文当自强。我院仓平院长说:“我们是仓颉的后代,一定要重视语言文字学习。”上海工艺美院语文教师勇立潮头,与时俱进,自觉梳理大语教学中的思政元素,主动担负起培根铸魂、文化育人的使命,高职语文精品课现已成为美院文化的品牌、课程思政的标杆,希望能与兄弟校园互学互鉴,形成大语教学“万紫千红总是春”的盛景。(更多>>>)
 
窦旭峰(甘肃陇南师专副教授)
 
    甲骨文、竹简、帛书、纸书,我国浩如烟海的典籍再现了华夏民族的成长历程,社会的文明进步无不以文字为载体、文化为介质进行保存和传播。继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铸民族之魂,守护精神命脉,筑牢文化自信,大学就要敢于担当,接好中学语文的接力棒,给学生一把打开人类智库的金钥匙。《马氏文通》的作者马建忠曾说过语文水平在下降,我们由尺素传书到网络视频,对汉字的依存度有所减弱,提高全社会语文水平已是当务之急。大语人任重道远。
 
刘颖(湖北大学大学语文教研室主任)
 
    当前大学语文的种种尴尬,根本原因在于没有学科地位和学科归属感。在高校目前的学科专业目录中,“课程与教学论”专业下属的“语文课程与教学论”研究方向,也成了一个偏义复合词,专指“中小学语文”课程教学研究,而并不包括大学语文。这种状况显然是不正常、不合理和不科学的。呼吁和推动教育部尽快将大学语文纳入高校主干核心必修课程系列,进而建立小学语文——中学语文——大学语文“三位一体”的完整的国家语文教育体系,用法定政策文件形式为大学语文的课程地位提供制度性保障,切实加强大学语文教育。(更多>>>)
 
贾真光(北京联合大学讲师)
 
    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王灿龙先生提交全国政协的“推进大学语文课程改革,加强大学语文素质教育”议案,让大学语文教育界的诸多同仁欣喜万分。作为从事10年高等教育的工作者对大学语文教学颇有感慨,大学语文在多数高校中处于边缘化境地,探其根源还是在教育主管部门和相关学界的心怀。教育部高等学校教学指导委员会名单中,高等数学、大学英语、大学计算机、大学物理、大学化学、大学生物学等公共基础课都有相应独立的教学指导委员会,唯独大学语文没有独立的教学指导委员会,大学语文教学被依附在中文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下。大学语文发展到今天的尴尬现状根源在于没有官方话语权,没有顶层设计和指导,导致大学语文课程性质不明,学科研究边缘化,教师队伍不稳定,课程建设无从谈起,已形成恶性循环。(更多>>>)
 
刘维(湖北工业大学国学研究教育中心副教授)
 
    “语言是存在的家园”,母语教育关乎民族根脉。对母语教育的重视,是对本国语言文化的“温情与敬意”。汉语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之一,中华前人的智慧与精神藉此代代相传,生生不息,我们要教育当代青年学子热爱本国语言文化。全球化的今天,欲成大树,必先扎根,只有深扎根于自己的泥土,才能够深呼吸于整个世界!语言联接着多元全息的世界,为个体开拓丰富的精神空间。我们运用母语体知、理解世界,运用母语实现生命的充盈。母语能力是学习一切文化知识的前提,是与世界沟通融合的前提。大学生处于精神成人与即将走向社会的关键期,“大学语文”极其重要,她担负着襄助生命养成的使命!
 
孙尊章(江西农业大学人文学院中文教研室主任)
 
    在争取大学语文空间的过程中,我们也应该反思,我们还有哪些东西做得不够。关于这一点,我们应多向大学英语学习。大学英语经常开展多种多样的教师教学竞赛和学生英语技能竞赛,一方面,师生通过交流切磋,得到锻炼提高;另一方面,这些竞赛常依托于省教育厅乃至教育部进行,因此在学校的认可度高,对于学生奖学金获取和教师职称晋升都具有实质性影响,提升了学生和教师对课程的认同,也提升了课程在学校课程体系中的地位。大学语文界,完全也可以举办这类活动,让教师和学生能更具有获得感。有了获得感,就会更有动力,就会更有凝聚力。期待大家一起努力,相信大学语文的明天会更好!
 
赵海宝(吉林师范大学职教部大学语文教研室主任)
 
    师范教育专业应该尤其重视“大学语文”教学。在当前全球化发展趋势背景下,中国的现代化既要完成发达国家已经完成的工业化,又要全力实现信息化。当前的“大学语文”教学即面临着同样的时代难题。据笔者了解,大部分师范教育专业的录取分数超过同级高校其他专业,但学生的语文能力并不乐观:很多学生不爱读书,特别是思想性强的经典书籍;大部分学生没有掌握基本的表达方法,没有形成合格的说写能力。“大学语文”课堂不得不在承担“补课”任务的同时,谋划提升学生更高一级学习的语文能力。如何与现实需求相适应,是“大学语文”教学面对的新任务。因此,王灿龙委员关于“推进大学语文课程改革”的提案适当其时,应该引起有关部门重视。
 
赵旭(沈阳大学文法学院教授)
 
    要进行大学语文课程改革,提高大学语文教学效果,进而提升大学语文课程地位,首先应该对“大学语文”进行明确的定位和内涵阐释。大学语文不仅是工具论的教学,更承担着养成人格、陶冶情操的责任,它具有比一般公共教育课程更高的地位。对此,我建议在大学阶段,学校应该根据自身的定位,正确认识大学语文课程的价值;从课时角度,至少两个学年四个学期甚至三个学年六个学期开设大学语文课程,分层次有重点地将大学语文教育目标充分贯彻下去。(更多>>>)
 
周金声(湖北省大学语文研究会副会长)
 
    教育的本质首先是人性教养,人性沦丧了,一切都会背道而驰。语文教育是人性教养的最重要的渠道,是大学人文教育的核心课程。语文素养是一个人成人成才的第一要素。语文素养包括两个最基本的方面:一是人文情怀,使学生珍视同情心、感恩心和良知心,这是人性的底线,通过语文承载的美育可以唤醒青少年的良知;二是信息沟通的表达能力,这是任何时代的人才都需要的基本能力,在当下的信息时代尤为重要。这些素养必须通过阅读与说写训练不断锤炼才能不断提高,满足人生发展的需要。所以,在高等教育阶段,语文教育不但不能放弃,还要进一步加强,更要加大教学和评价标准的改革。(更多>>>)
 
何二元(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副会长)
 
    近年来,“两会”提案不断提及“大学语文”问题,如2010年政协十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秦和委员“关于重视母语教育,提高汉语能力的提案”;2012年政协十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秦和委员“关于切实加强大学语文教育的提案”;2016年政协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关于加强大学中文教学的提案”(含大学语文);2017年政协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王承德委员“关于加强语文教育,减轻学习负担,取消中高考外语考试的提案”(含大学语文);以及今年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王灿龙委员“推进大学语文课程改革,加强大学语文素质教育的提案”。教育部也曾作出函复,其基本精神是:“因高校课程设置问题涉及高校办学自主权范畴,为此,教育行政部门不宜对大学语文课程开设作硬性规定,该课程如何设置由学校自行决定。今后,我们将继续依托教学指导委员会,引导高校重视大学语文课程的建设,在大学语文课程中增加运用语言能力,特别是口语表达能力培养的内容,不断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这些提案和函复充分反映了教育部及全社会对大学语文的重视。但是我认为还有一个问题也需要客观公正地提及,即大学语文作为一门百年学科,学科理论建设严重滞后,至今没有任何学科得以成立所必需的课程论、教育学、教育史等学科专著,这恐怕是大学语文学科性质不清、学科地位“边缘化”的深层原因。虽然也有一些教师自发在进行这方面研究,但这是有关一个学科建设的大工程,恐怕非少数个人之力所能完成,也亟须教育部统筹规划指导,将其列入重大规划项目。(更多>>>)
 
 
全国大学语文教师附议王灿龙委员“两会”大学语文提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4051693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