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教材 > 教材研究

何二元:凤凰视频里的大学语文教材
【时间:2016/1/19 】 【来源:本站 】 【作者: 何二元】 【已经浏览3362 次】

    今天群里何立明提供信息,说凤凰视频播周有光节目,里面有大学语文教材。根据这个线索,我作了一点查证,现将查证结果报告如下。

    何立明看到的凤凰视频节目,是2013年8月10日播出的,题为《我的中国心》,网址为 http://v.ifeng.com/documentary/figure/201308/034d481f-fcb5-448c-b646-a5ed565a71d2.shtml

    周有光接受采访,以他书房的书架为背景。书架满满的,有些书放不下,就随意平放在上面,也可以想象为那没有插入书架的随意放在上面的几本书是周老正在读的,或经常读的,而最上面的就是一本大学语文教材。根据书脊影像,我辨认出这是浙江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大学语文》,主编为王尚文、王建华、西渡,又有顾问周有光和李宇明,这本书出现在周老书房就不奇怪了。

    这本教材和我还有一点关系,下面略作介绍。2007年,我应邀参加复旦大学《大学语文》教材研讨会议,他们这个教材是以母语立论及编排单元的,与我当时正在做的“母语主题的大学语文”课题研究不约而同,所以我在会上对这个教材大加赞赏,引起复旦大学中文系及出版社的兴趣,会后把我的发言送《文汇读书报》发表,并邀请我编写该教材的教师手册。也许是从报上看到这个信息,不久浙江人民出版社的何方编辑找到我,提出也想以母语教育的定位编一种大学语文教材。何方是很能干的编辑,他找来浙江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尚文、浙江绍兴文理学院院长王建华和北京某出版社编辑、诗人西渡做主编,又北上北京,邀请到周有光先生和国家语委副主任、语信司司长李宇明做顾问,于是就有了这本教材。

    教材编写工作启动后,参加首次编写会议的人员除了三位主编,还有浙江师范大学的朱文信、葛永海、浙江工业大学的左怀建、绍兴文理学院的朱文斌、浙江理工大学的蔡堂根、温州大学的彭晓明、中央民族大学的颜炼军、丽水学院的陈喜珍、浙江财经学院的张鸣、浙江警官职业学院的陈遐、杭州外国语学院的郭初阳,以及浙江出版社的社长、副社长。另外好像还有三位浙大(老杭大)的博导,他们不太看得起王尚文,后来就退出了。

    其时王尚文虽然已是名家,编过中小学教材,上过央视“东方之子”节目,但大学语文似乎还是第一回接触,不过浙大博导的看不起他还不是这个原因,当时大家似乎都认为只要是中文系的,谁都会编大学语文教材,他们的看不起,可能主要还是在两个大学的门户之见。主编王建华院长是语言学家,他主要是从母语教育上发表了一些看法,比如他在发言中说:“母语是人的文化母亲,是一个民族的根基,是一个国家的资源,关系到一个民族的尊严和感情,关系到一个民族的生死存亡和民族凝聚力。但现在我们的母语却正面临着十分尴尬的境况,外语学习挤压着母语教育就是其中的一个主要表现。”北京的西渡才是最主要的执笔者,这个教材以母语高等教育立论,而诗人对于母语这个题目是特别敏感的,后来我和他谈起复旦版《大学语文》的主编是张新颖,他恍然大悟,说原来主编是张新颖呀,他是“85”诗人,自然是注重母语的了。还有杭外的郭初阳,虽未列入主编,实际也是主要执笔者,他多次提及的编写理念是要给学生提供好作品,让他们学完后还舍不得丢掉教材。

    我虽然是最早的发动者,并忝列编委,但基本没有出什么力,我感觉编写母语高等教育的大学语文教材,不能只是选些谈母语的文章,也不能只是把各单元名称弄成母语什么什么的名目就算完成,而是要研究母语高等教育到底如何实行,各单元都要达到什么样的母语教育目标。但当时我的课题研究尚未完成,自己也还只是一个朦胧的想法,所以就取比较消极淡出的态度,不参与选篇选文的事情,后来只是在审稿时提过一些比较具体的意见,比如下面一条:

    (出版说明中关于徐中玉匡亚明名字的先后)“是徐中玉、匡亚明,还是匡亚明、徐中玉,请考虑。第一,当时匡亚明是南京大学校长,而徐中玉是华东师范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第二,还好象是匡亚明找徐中玉发起此事;第三,事实上早在1978年匡亚明就已和复旦大学校长苏步青共同倡议过恢复大学语文。虽然现在匡亚明已过世,但我们不能人一走茶就凉。不过以上资料还请核实,或许有记忆错误之处。”

    第一第二点都没有记错,第三点说匡亚明苏步青共同倡议不够准确,实际上他俩并没有联系,他俩只是不约而同。苏步青是在复旦大学校长任上主张理工科学生要重视文史学习,主张招生先考语文,语文不及格后来就不用考了,直接淘汰——当然在当时形势下也只能是说说,即使到今天这一个设想也只能是说说的。

    记得还有一次我提出大学语文要高于中学语文,举例说,比如中学语文说比喻,大学语文是否应该说象征?当时别人都没理解我的意思,但是西渡理解了。

    另外还有一些琐事也不妨说说,有一位参加首次编写会议的教师,回去后写了一篇博文:“不是教大学语文的人编大学语文教材”,被出版社知道(其实是我告诉何方的,我随时会把关于这本教材的正面的反面的反应提供给何方),非常不高兴。这个老师的意见其实很值得考虑,但是在大学语文学科理论研究缺失的情况下,大学语文往往被上成人文思想课、文学欣赏课,那么就是教大学语文的人来编大学语文教材,又何尝能够很到位?又如主要编写者中有中学语文教师,也会让人联想起“高四语文”的批评,然而即使“高四语文”又谈何容易,如今的高中语文教材难度很大,我看很多大学语文教材都未必达得到,这本浙版大学语文教材其实质量还是蛮高的,大家有可能不妨看一看。

    再插一句闲话,编辑何方不久应聘杭州市生活质量办公室工作,如今多年过去了,何方不知在何方。

    总之不管如何,这本教材放在周老的书架上了,而且是最上面的方便立刻翻看的位置,这位111岁老人至今仍有非常敏锐和前卫的思想,说不定哪一天摸起这本《大学语文》,在电脑上敲出一篇文章来,令教育部不能不有所顾忌,那是我们大学语文教师都期盼发生的神事。

    本站链接:这本教材的介绍在我网站的这个网页 http://www.eyjx.com/view.asp?id=4969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9401939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