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教图
频  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教学 > 作家研究

闻一多的道路从美术开始——访闻一多之子闻立鹏先生
【时间:2011/9/14 】 【来源:中华读书报 2010-07-15 】 【作者: 赵晋华】 【已经浏览1864 次】

  闻一多这个名字,是和20世纪中国人民争取民族解放、追求社会进步的伟大事业紧密相连的。他集民主战士、诗人、学者、艺术家于一身的经历与业绩,如同红烛般地粲然,闪耀在祖国危难的长夜中,辉映着历史发展的征途。
  
  以“五四”新文化人的宽阔视野和丰沛才华,闻一多跨越了专业壁垒,在文学以及美术领域多种门类中进行探索、创造,历经时间的淹没,留至今天的美术作品虽已寥寥,但弥足珍贵,从中折射出他对社会现实抱以关怀的赤诚之心,以及他在古今之变、中西之争的世纪转折之际深邃的思考和非凡的创造力。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以留学西方学习绘画为初衷却以诗文享誉国内文坛的有著名诗人闻一多、李金发和艾青,人们常常津津乐道于他们的弃画从文,但对他们在美术方面的成就以及是否有作品存世等情况却不甚了了,他们显赫的文名无形中掩盖了他们的画名。正值闻一多百年诞辰之际,中央美术学院和炎黄艺术馆联合举办了“闻一多美术作品展”,展示了闻一多在美术创作方面鲜为人知的成就,引起学术界和美术界人士很大的兴趣。
  
  美术创作活动只占闻一多全部生活的一小部分,至今保存下来的作品更是屈指可数,展览会展出了闻一多自1921年至1946年间的水彩、水墨、线描等绘画作品和封面设计、篆刻、书法等作品,其中《西南行》速写30余幅原件、篆刻作品的拓印模、书法条幅、文稿、书信等手迹,都是极其珍贵的历史文物。对这批篇幅不大,数量不多的作品,美术界专家们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像《死水》(1928年)与《猛虎集》(1931年)的封面装帧设计,《梦笔生花》(1921年)、《对镜》(1927年)、《泰戈尔像》(1925年)等绘画作品,不但与二三十年代同时期其他画家的作品相比属于一流,在几十年后以今天的眼光来挑剔,也堪称真正优秀的作品,显示出一个专业画家的训练和艺术修养,不但在艺术技巧上达到了高超的水平,其鲜明的现代色彩、中国风韵和情致体现了闻一多提倡的“中西艺术结婚后产生的宁馨儿”的艺术追求。
  
  闻一多由画家而诗人、由学者而战士的一生,是从美术开始的,为此,记者采访了他的儿子、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闻立鹏先生,请他详细介绍了闻一多的美术道路。
  
  闻一多出身于湖北省浠水县巴河镇一个开明的书香世家,家族中对于文学和绘画的兴趣不免传染给他,“绵葛轩”书房中,除堆满经史子集之外,名人字画也是珍贵收藏,更是墙上不可或缺的观赏物。闻一多从小就喜欢画画,古书中的绣像,常是他描摹的对象。家里有个老人喜欢看戏,闻一多常跟着去,回来后他就画戏中人物。另外,他还常逼着别人剪纸,比如看见有人坐轿子回来,他就要求大姑母剪两个轿夫抬轿的样子,久而久之,他也能熟练地画个图样给姑嫂们刺绣用了。
  
  1912年夏天,闻一多13岁时,在武昌考取了清华学校。作为一所留美预备学校,学生分中等科与高等科各四年,8年毕业后一律资送美国留学。闻一多入校时英文较差,而清华主要课程都用英语教学,为了打好基础,他不得不和其他十几个同学一起留了一级,该毕业时又为罢考事延缓一年出国,实际上闻一多在清华整整度过了10年学生生活。
  
  这10年是他一生中重要的阶段,它使闻一多有可能较早较多地接触到西方文明,受到较全面的现代科学文化的启蒙。中等科设有图画课,任教的是美籍女教师司达尔(Starr)和里格卡特(Lyggate),一个教素描,一个教写生,闻一多由此受到了美术的启蒙教育。后来,学校成立了特别图画班,两周习画一次,他当时成绩很好,最受赏识,图画教室的墙上常有他的炭笔画、水彩画,在1915年全校三育成绩评奖中,他获得辛酉级智育图画第一,并将画送巴拿马博览会参展。他还参加校外写生团,荷花池畔,圆明园里,都留下他写生的足迹。当时学生们还成立了美术社,请司达尔女士讲西洋建筑,北京美术学校吴新吾、俄国画家黎克雷(LeeKney)等演讲。美术社的影响日渐扩大,高士其、梁思成、闻亦传、唐亮等都是最热心的成员。从1915年起,闻一多担任过《清华年报》、《清华学报》、《清华周刊》的美术编辑,这些训练极大地提高了他的美术创作能力,表现在1921年,他为毕业班年刊所作的12幅插图及扉页、题图、装饰画等。以插图《梦笔生花》来看,反映了闻一多1921年时达到的艺术水平:深夜的烛光下,一个姿态优美斜倚书案熟睡的少年,梦中笔头生花的情景。传统的线描,加上大块的黑白,组成明亮的调子和完美的构图,人体造型的准确,透视法则的运用,意境的凝炼,线描的功力,装饰性手法的运用,这一切显示了闻一多良好的造型能力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素养。
  
  临近毕业时,司达尔女士找到闻一多,希望他报名选择美术专业留学,闻一多选定美国芝加哥美术学院,成为清华学校毕业生中第一个攻读美术的学生。
  
  1922年8月,到芝加哥美术学院上课两星期后,闻一多致父母的信中说:“男之成绩颇佳,屡获教员之奖许。美国人于此道诚不足畏也。”在给两个兄弟的信中说:“现在的功课有几门很初浅,但教授的方法很不同,为打根底起见,经过一番也不错……我进此门学校后,益发对于自己的美术的天才有把握了,只要给我相当的时间,我定能于此途有点成就。”
  
  在芝加哥美术学院一年多的苦学,为闻一多打下了坚实的素描基础,之后,他转学到梁实秋所就读的科罗拉多大学,进入艺术系,开始了油画课程。那时他画兴很浓,作画时感到深深的愉快,对节奏和色调有天生的敏感。19世纪末、20世纪初,是欧洲艺术从古典型向现代型转换的过渡期,印象派的兴起,极大地丰富了古典艺术的色彩语言,闻一多对于现代艺术是乐于接受的,除了比较传统的油画技法外,印象派、点彩派、后印象主义的创作方法,他都作过尝试。在科罗拉多大学一年,他在理论上和创作中领略了现代艺术的风彩,又于1924年来到纽约,进入ArtStudentsLeagueofNewYork的美术学院。
  
  但是从清华时起,他的兴趣就太广泛,尤其文学和美术总是在他心里争宠,令他备感矛盾,刚出国不久时他写家信说:“美术一途,当然没有穷境,不要说三年学不完,便是30年也是不够的。但我现在对于文学的趣味还是深于美术。我巴不得立刻回到中国来进行我的中国文学的研究,我学美术是为帮助文学起见的。”也许因为在纽约认识了赵太侔、熊佛西、余上沅等学习戏剧、舞美的同学,闻一多此时对戏剧的爱好与热情大增,牺牲了许多美术课程而投入到戏剧中去,并于次年和余上沅、赵太侔一起带着振兴国剧的理想回国。
  
  闻立鹏认为,留学美国三年对闻一多是很重要的,使他得到专业的、出色的绘画水平。他在这些学校的入学介绍信、成绩单等至今还保留在校内,但可惜的是找不到一张当时的作品,而只能从他回国后所作的封面设计、插图和抗战时由长沙迁往昆明途中所作的速写来推断了。初回国时,闻一多曾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前身北平国立艺专执教,并任过教务长、油画系主任,也是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前辈。作为儿子,闻立鹏觉得父亲以追求真美起步,以为美的理想献身而告终,风霜刀剑,笔耕力行47年,闻一多塑造了刚毅纯美的人格,用热血和生命谱写了一首悲怆壮美的史诗,闻立鹏对父亲的敬爱已经超越了亲情,而是将他看作中国历史上的文化名人,仅他在绘画领域所表现出来的才华就令人惊叹,毛笔、钢笔、水彩、水粉、油画、设计、舞台美术、篆刻、书法等,每有涉列,皆出手不凡,并留下一些重要的美术理论文章,如《建设的美术》等。总之,对闻一多美术成就的研究和评价,至今还很不够。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4168397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