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教图
频  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教学 > 教参资料

朱世达:亨丁顿图书馆·莎士比亚·林同济
【时间:2007/8/17 】 【来源:《读书》二十周年合集 】 【作者: 朱世达】 【已经浏览6125 次】

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的亨丁顿图书馆是美国藏书最为丰富的图书馆之一,馆内藏有莎士比亚悲剧《哈姆雷特》一六○三年(Q本)和一六○四年(Q本)的四开本和一六二三年(F本)的对折本,同时还存有第二次、第三次和第四次出版的对折本。当我去年夏天去访问时,这些对于研究莎士比亚无疑是极为宝贵的古本,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

根据莎士比亚学者一般的看法,Q本可能是按照演员回忆的台词印刷的剽窃本,这是一个“糟糕的四开本”(bad quarto),也有人认为,这版本并非根据演员回忆,而是为了便于剧团在乡下巡回演出,而故意删节的。Q本极可能是根据莎士比亚的手稿印刷的,只是印刷水平低下,谬误和舛讹之处甚多。而F本则是根据剧团正式的提词本印刷的,其中有许多改动(也许是剧作家本人作的)。但F本是否就是
 
Ham. ○ that this too to fallied flefh would melt.
Thaw and refolue it felfe into a dewe.
Or that the euerlafing had mot fixt
How wary, ftale, flat, and vnprofirtable ?    F本中的原文
 
原来的演出本,仍然是一个疑问,因为在当时的英国,剧院为了吸引观众,每十年即要对保留剧目作较大的修改。

亨丁顿图书馆保存的一六○三年的《哈姆雷特》四开本封面上印有书商N.L.(Nicholas Ling)和John Trundell的名字,这是目前世界上仅存的一本保有封面的一六○三年的四开本;一六○四年的四开本封面印着书商J.R.(James Robert)和N.L.的名字,在世界其他地方还有两本这版的本子。James Robert一六○八年将他的产业卖给Wil-liam Jaggard。Jaggard出版了一六二三年的对折本。

在这些版本中最令人注目的就是F本的solid与Q本的sullied两个词,到底莎士比亚在写作《哈姆雷特》时用的是哪个词?是solid flesh(坚实的肉体)或是sullied f1esh(被玷污的肉体)?

在《哈姆雷特》第一幕第二场中,哈姆雷特面对改嫁乱伦的母亲和继父国王,陷于一种极端悒郁痛苦的心情之中。国王希望他振作起来,抛弃“徒然的悲哀”,别再“冥顽不灵”替亡父“居丧守孝”,放弃学业,留在丹麦王宫里。而哈姆雷特对这“情分”,却时而表现得乖戾、阴郁,时而显得冗繁噜苏。当国王与王后一退场,舞台上只剩下哈姆雷特的时候,哈姆雷特情感上的悒郁倏然爆发了出来。在他的第一个独白中,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种自杀的情绪。在莎士比亚剧本F本中,哈姆雷特念道:
 
O that this too too solid flesh would melt,
Thaw,and resolve itself into a dew!
Or that the Everlasting had not fix’d
 
Ham. O that this too much gricu'd and fallied flef would melt to nothing, or that the vniuerfall Globe of heauen would turne al to a chaos!  Q 本中的原文
His canon’gainst self-slaughter! O God!God!
How weary,stale,flat,and unprofitable
Seem to me all the uses of this world!
 
朱生豪译吴兴华校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版本是这样译的:
 
啊,但愿这一个太坚实的肉体会融解、消散,化成一堆露水!或者那永生的真神未曾制定禁止自杀的律法!上帝啊!人世间的一切在我看来是多么可厌、陈腐、乏味而无聊!
 
卞之琳先生一九五六年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译本也是根据Solid flesh之意来译的:
 
啊,但愿这太太结实的肉体,
融了,解了,化成了一片露水;
但愿天经地义并没有规定
严禁自杀的戒律!上帝啊!上帝啊!
我觉得人世间醉生梦死的一套,
是多么无聊,乏味,无一是处!
 
而在Q本中哈姆雷特的这段著名的独自却是这样的:
 
O that too much griev’d and sullied flesh would melt to nothing,or that the universal Globe of heaven would turne al to a Chaos!

 (啊,这痛苦不堪的、污浊的肉体呵
 恨不能化为乌有
 或者将这宏博的宇宙
 弄得一片混沌!)
 
 Q本中也是sullied flesh,其他措词接近F本。

复旦大学英国语言文学系教授林同济先生五十年代后期开始从事莎士比亚著作的校勘工作,在其多年研究的基础上,他认为此独白应是sullied flesh,而不是solid flesh。他在中国戏剧出版社一九八二年版《丹麦王子哈姆雷特的悲剧》中是这样译的:
 
嗨,被撒得点点斑斑的这块肉啊,
恨不就溶化为一滴露。
永在之主,为什么禁止自杀,
制订了那森严戒律。上帝啊上帝,
这世间的事态种种,是多么
败坏,令人厌倦,无味无聊
一无好处啊。
 
林同济先生一九八○年八月应英国伯明翰大学莎士比亚学院的邀请访英,参加第十九届国际莎士比亚讨论会。当年十月,以七十四岁高龄赴美讲学,在旧金山心脏病突发,猝然病逝。在他赴美之前,他与我见过一面,并赠我一篇他于一九六三年写成、一九七八年印刷的英文论文《“Sullied”Is The Word-A Note in Hamlet Criticism》(《应该是“被玷污”这个词——哈姆雷特评论之一见》)。在这篇论文中,他从语义、莎士比亚的思想倾向和语言习惯以及整个剧情对近百年来围绕这一个词所发生的不同见解作出自己的精辟的明确的评述。

林同济先生认为,“坚实的肉体”这一概念不可能是莎士比亚的思想。莎士比亚总是将肉体与脆弱以及易碎的形象联系在一起的。莎士比亚在《亨利八世》中写道:“我们都是凡人,天性脆弱,容易被肉体上的需要所左右”;在《一报还一报》中,安哲鲁说道:“我们人都是脆弱的。女人也是同样的脆弱。”依莎贝拉答道:“是的,正象她们所照的镜子一样容易留下影子,也一样容易碎裂。”在《雅典的泰门》中,莎士比亚用了“自然的脆弱的凡躯”这一比喻。

莎士比亚确实用坟墓、囚室或者城墙来比喻紧缠灵魂的肉体或身躯,但是这些比喻没有一样是能与“坚实”这一概念相提并论的。林同济先生引用了《理查二世》与《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里的三个例子加以说明。《理查二世》中的波林勃洛克说:“我们两人中,一人的灵魂这时不是早已飘荡于太虚之中,从我们的肉体的脆弱的坟墓里被放逐出来。”理查二世说道:“把妄自尊大的思想灌注于他的心头,仿佛这包藏着我们血肉的皮囊,是一堵不可摧毁的铜墙铁壁一样。”在《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中泰特斯说:“当我的心因为载不起如许的苦痛而在我肉体的空洞的囚室里疯狂跳跃的时候,我这手就会把它使劲捶打下去。”泰特斯当时痛苦至极,跟悒郁寡欢的、对生活感到索然无味的哈姆雷特处于同样的境地,而提到肉体时用的却是“空洞的囚室”,与“坚实的肉体”差之甚远。

《威尼斯商人》中罗兰佐的一段台词更加支持“被玷污的肉体”之说。罗兰佐说道:“在永生的灵魂里也有一种音乐,可是当它粗野地套上一具泥土制成的俗恶易朽的皮囊以后,我们便再也听不见了。”在这里,莎士比亚强调了“泥土制成的”(muddy)和“俗恶易朽的”(decay)皮囊,这些是莎士比亚提到肉体时惯常使用的词汇,这个思想与“被玷污的肉体”的思想也是一致的。

所以,林同济先生认为,既然在莎士比亚一系列剧本中肉体往往与脆弱、与易碎的、空洞的、易朽的东西相提并论,那么,肉体怎么可能是“坚实的”呢?哈姆雷特当时在舞台上在处于绝望的呻吟之中,他怎么可能去吟唱“坚实的肉体”呢?

哈姆雷特这段与叔父和母亲对话之后的独白中心思想就是肉体的脆弱和人生的腐朽,那么,在独白的开首,他怎么可能就嚷嚷道“坚实的肉体”呢?林同济先生认为,既然《哈姆雷特》的整个基调是肉体的易逝,那么,“坚实的肉体”作为一种概念,一种形象是根本不可能的。

对这个绵亘百年争论的问题,亨丁顿图书馆(英美近五十年来主要的莎士比亚学者都在这里工作过)的詹姆士·索普先生(James Thorpe)说,持“坚实的肉体”观点的一派在失势,而同意“被玷污的肉体”的学者越来越多。

 
一九八四年十月二十四日于北京皇亭子国际文坛漫步

朱世达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4592009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