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专题
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教材 > 教材书评

马传生:《大学语文》琐议
【时间:2008-10-24 】 【来源:镇江高专学报(第一期)1997年3月 】 【作者: 马传生】 【已经浏览2568 次】

    由国家教委高教司组编,徐中玉、齐森华主编的《大学语文》(华东师大出版社1996年6月第一版)是全国全日制高校的通用教材。这本新编的《大学语文》所选的诗文,均系古往今来的名家名作,精美动人。教材除选文外,尚有编者提供的“注释”和“提示”等。作为高校语文教材,编者行文中的字词句更应讲究科学性、规范性,审校亦需较之一般读物更为严谨,以求达到“国家级”水平。尽管教材编者在遣词造句方面着力甚多,然亦不无遗憾。现就教材“注释”和“提示”中的失误之处,略举数则,供教材编者在今后修订时参考。

    1.“阮”字何义?

    张岱《西湖七月半》(P267)“弱管轻丝”原注:“竹:箫笛之类管乐器。丝,阮筝之类弦乐器。”按:注文起首的“竹”字凭空冒出,当系原文“管”字之误。这条注文解释“丝”字,提到“阮筝”,“阮筝”之“阮”何义?原注未说。据载晋代有阮咸,此人曾特制一种形似月琴的琵琶,柄长而直,四弦有柱。阮咸亦善弹此乐器,后世遂以“阮咸”之名来称谓这种特制的琶琶,亦简称“阮”,或称“阮琴”(参见唐·刘■《隋唐嘉话录》卷下,宋·叶绍翁《四朝闻见录·陆放翁》)。据此,“阮”字虽与弦乐器沾得上边,但作为注文用语,岂非以深释浅?如将“阮筝”改为“琴瑟”,便明白得多。还有一点想说一下,原注是针对“弱管轻丝”这个四字短语加以解释,而“弱管”的古代常用义是指毛笔,则更有必要整体解释。对“弱管轻丝”一语随文解释,愚意可作“[吹弹」乐曲轻柔的管乐器和弦乐器。”

    2.项羽叱退数里的是谁?

    司马迁《垓下之围》)(节选自《史记·项羽本纪》)一文的编者提示中说“司马迁写人物传记,善于在历史事实的关键环节进行合乎情理的艺术加工”,接着举了“[项王]瞋目吓退吕马童数里的气势”等例(P134)。

    按:教材正文里说项王在东城突围时吓退数里的明明是赤泉侯(汉将杨喜):“是时,赤泉侯为骑将,追项王,项王瞋目而叱之,赤泉侯人马俱惊,辟易数里。”而吕马童则是汉骑司马,后封为中水侯。其人原是项王的旧相识,就是他在项王乌江自刎前向另一汉将王翳指认出项王。教材编者在认真研读了原文之后撰写提示,竟将“赤泉侯”误为“吕马童”,疏忽大意如此,恐怕说不过去。

    3.“面之”的“面”如何解?

    上述《垓下之围》中吕马童在项王乌江自刎前认出项王事,原文是“[项王]顾见汉骑司马吕马童,曰:‘若非吾故人乎?’马童面之,指王翳曰:‘此项王也。’”,教材编者针对“面之”加注:“面之,面对着项王。”按:“面之”的“面”,如果就是“面对着”,“当着面”这个常用义,就这么简单,又何劳加注?吕马童是项王的故人,项王在乌江边回过头来看到他,而他又要在项王英雄末路之时向其战友王翳指认项王,恐怕也有点心虚,或碍于情面。

    对这个“面”字,前人的诸多训释很有道理,不知教材编者何以弃而不用?《史记·项羽本纪》”马童面之”裴駰集解引张晏曰:“以故人故,难视斫之,故背之。”如淳曰:“面,不正视也。”其实,这个“面”,通“偭”,恰恰是“背,相背而对”的意思。《汉书·张欧传》:“上具狱事,有可却,却之;不可者,不得已,为涕泣,面而封之。”颜师古注:“面,谓偭之也,言不忍视之,与‘吕马童面之’同义。”又,《后汉书·张衡传》:“故智者面而不思。”“李贤注:“面,偝也。”面,释为背,训诂学里谓之“反训”。“马童面之”的“面”释作“背对着”,于理于情,均无疑义。

    4.“新民体”应作“新文体”

    康有为《强学会序》一文的编者提示中说:“本文是晚清时务文的代表作,对于以后梁启超式‘新民体’的产生,起了积极的先导作用。”(P100)

    按:梁启超于戊戌政变后流亡日本,先后创办《清议报》和《新民丛报》。梁氏倡导“文界革命”,其为文平易畅达,纵笔所至不检束,笔锋常带感情。《少年中国说》即为其“新文体”的典范之作,一时风靡天下。康有为的时务文导引出来的是梁启超式的“新文体”,这种“新文体”的语言风格一直影响到“五四”时期的陈独秀、李大钊。“新文体”是当时约定俗成的提法,不能因梁氏创有《新民丛报》而改称“新民体”。

    5.“刻划”当作“刻画”

    陶渊明《归田园居》,编者在提示中评价此诗:“全无雕琢刻划。”(P48)又《垓下之围》提示中亦有“多角度的个性描写和心理刻划”
之语(P134)。

    按:“刻划”应作“刻画”(时下有人将“笔画”误作“笔划”,亦与此同病)。尽管“划”可作“画”的异体词用,但不合现行的规范写法。这本新编《大学语文》其他篇目的提示中,另有四处讲作者写人物时均用“刻画”(详见P73、P141、P161、P186),可见教材用“刻hua”一词,6个句子写对了4个,正确的占大多数。

    顺便说一句,作为语文教材,编者应特别忌用异体词。《大学语文》里“驾驭(语言)”与“驾御”互见,“洗炼”与“洗练”迭出,都有欠斟酌,至于“交代”每每写作“交待”,更是对这两个词语的来源意义缺少辨析,兹不赘述。

    6.病句一例

    雷抒雁《小草在歌唱—悼女共产党员张志新烈士》,编者提示的开头一段是:“这首充满激情的诗篇,讴歌烈士为坚持真理,虽受尽残酷虐待,始终坚贞不屈的精神,鞭挞‘四人帮’的血腥罪行,表达出许多有良知的共产党员的心声。”

    按:此句的主语是“诗篇”,谓语分别是“讴歌”、“鞭挞”和“表达”。“讴歌”所管的宾语是“精神”,什么“精神”?是“烈士为坚持真理,虽受尽残酷虐待,〔而〕始终坚贞不屈的精神”。原句“始终”前漏略一个表转折的连词“而”(或用“却”),显得思路不清,亦大大减弱了文意的力度。

    这本《大学语文》中的可议之处还有一些,如张孝祥《念奴娇·过洞庭》词“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中的“西江”,教材注为“西去的大江,指长江”。“大江”曰“西去”,颇为费解(“西江”一词,古诗文多用,各有所指。此处“西江”的出处与含义为何,尚需编者费点检索之劳)。又如释文用语“同”,指异体字;“通”,指通假字。教材注释中时有用混的情况,这里就不再苛求了。

    回目录: 大学语文研究论文1500篇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