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教材 > 教材课文

陈洪金:母语
【时间:2007/10/9 】 【来源:无 】 【作者: [云南]陈洪金】 【已经浏览3662 次】

母语最初生长在石头与树丛包围着的洞穴里,一群人赤裸着他们的身体,宽宽的额头顶着不断下降的阳光,嘴唇一翕一合。一种声音传到树丛的另一边,有人就回过头来,领略着声音对大地的认知与感受,体味着翅膀与牙齿对生存的威胁。汉语最初就是在丛林里形成的:篝火在山洞前面的草地上点燃起来,一群人围着火堆坐在高远的天空下,数着星星杂乱无章的排列,并且给它们以神性的命名。人们开始跪倒在地,祈求一只只野兽变成火焰上散发出香味的食物,驱逐鬼魂远离母语飘荡着的水域、森林、坡地、草丛、石缝、悬崖。汉语在远古的土地上弯弯曲曲地爬行着,它所路过的龟甲、兽骨、泥板、石壁,渐渐地构成了一种飞天潜水的动物,在我的母语里,一直称呼它为——龙!
   
母语离开它最初的故乡来到我的面前已经有三千多年了,在滇西北一处阳光炽热的峡谷地带,我一直被我的母语喂养着。色彩斑斓的母语已经被一路上的景物改变了以往的神圣与典雅,它在众多的母语中高高地站立着,俯下头来,可以把身边的金沙江湍急的流水一饮而尽。金沙江汹涌澎湃地拍打着一路上的高山与平地,滇西北的所有母语就争相低下头来共饮金沙江里的水,我的母语就在这里长成了一种汉语与滇西北亲密拥抱后产生的方言。没有鼻音,没有卷舌。我在母语的哺育下看见了一群人果实一样结在汉语这根长长的藤蔓上,孔子、老子、屈原、贾谊、陶潜、王阳明、柳宗元、李清照、蔡元培。......他们一个个坐落在汉语广阔的路途上,把一条河映照得潺潺如语,浩荡如涛。在固有的氛围
中,我的母语像一株水分充足的马蹄莲,在阳光下姿态万千地支撑着我从不停顿的人生之旅。母语让我的手指充满了灵光,独居一隅的时候,在铺开的纸张上,纷繁的意象曾经无数回呼之即来,演绎着我生命无穷的愉悦与黯淡。
   
然而,就是因为那一条在我的生命中不可回避的被滇西北层层的群山挤压出来的幽深而狭长的峡谷,我无法一如既往地张扬我古朴而典雅的母语,在滇西北众多的民族众多的语言中时时处于一种无所适从的境地。峡谷里有一片连绵不绝的山坡,那相同的语言却时时将我围困成一座无助的岛屿。语言汹涌,酒香弥漫,陌生的语言在我的触及之处都是让我难于寻踪的规则。它们所设置的迷宫,把我紧紧的束缚起来,只有在解困的夜色里,我才能用笔触在自己的思想中自言自语。满地的鲜花都有自己的称谓,遍山的溪泉都有自己的称谓,每一个动作或者生活中难于觉察到的每一个细节,却旁若无人地绕过了我的母语。我的焦灼,在于众多的山水或人物对我的母语的无声的拒绝。

幽居山村,我甚至明显地感受到了我的母语凋零的痕迹。

日月的轮转一刻不停。我的幻想却没有表达的场所,这是我终生难忘的束缚。面对陌生的语言重重的围困,我的友人曾经有过面对群山大声呼喊的疯狂。于是我在四顾之中,把我在寂寞中渴望张扬的欲想渲泻在纸张上。获释的母语,它那残缺不全的功能一泄汪洋。在狭小的氛围里,我呼喊,我歌唱,我忧愁,我欲望,母语为我打开了太阳的拥抱,洁白的纸面上铺满了水草,野藤,鳞光,箫音以及古驿道上行走着人诗人。然而母语始终没有从我生长的泥土中散发出应有的声响,我只有珍惜眼睛一样珍惜它无声的表述。我眼睛一样珍惜母语无声的表述,就是它拯救了我在峡谷中被灵魂中的寂寞纠缠着的劫难,我的诗歌足以证明我在峡谷中念念不忘的崛起。残缺的母语在峡谷中被弃置于进山之前,它在
我内心深处留下的痕迹却支撑着我的容颜,直到我再一次走出峡谷之后,我的幸福依然构筑在我曾经残缺过的母语之上。

至今我无法恢复它在峡谷中的残缺。
   
我回忆着我的母语在田野里被风吹雨打着度过了一天又一天。它把从天上飞过的每一只小鸟灵巧的影子记录下来,并且赋予它诗性的品质。黄昏到来的时候,乌鸦披着一身金色的夕阳回到它们温暖的故乡,一路上的鸣叫声雨点一样纷纷落下来。那用凝立不动的肩膀承受乌鸦行程的人,那是谁没有来得及回去探望的父亲?他望着一望无垠的田野,对着越来越沉重的稻田自言自语,那纯正的汉语,足以让我用一生的笔触去感受。田野里蛇行的乡村小路,与我的母语最初的形状形成了极为相似的宿缘,当母语被先祖们一刀一刀地刻进龟甲和兽骨朴素的表面上,母语就接受了田野里一草一木的诱导与启示。
   
母语在先祖们的脚印里一滴一滴地积累起来,于是我们才有了图书馆,在城市与乡村之间点缀着皇天后土,使大地一天天充满了诗意。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六年是一段漫长的时光,我把许多时光放在珠江源头一个被我的母语赋予了麒麟的神性的城市,在那里唯一的一所高等学校里,我在图书馆明亮的灯光沉静的照耀下,用专注的目光审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里的人用汉语道出几千年哲语,与一群精神矍铄的圣人对话。灯光照耀着宁静的书架,纸张里面总是身影憧憧的,寒气不止一次地从窗外的树尖上传到我身边的空气中,窥视我求学时的贫穷与寒冷。纸质的母语把整个世界所有远古和近世的圣贤带到我的面前,与我静静地对视,让我忘记了一个物质化了的人间对一个平凡人的漠视,又在我的血液里
注入了一种柔软的液质,足以让我保留一生,宣告一场蜕变与坚持的战争已经在我的心灵里结束。

母语古老。母语辉煌。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11512316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