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站长教材 > 人民教材

日本古代随笔选
【时间:2014/5/29 】 【来源:《日本古代随笔选》 】 【作者: 吉田兼好、清少纳言、周作人】 【已经浏览2673 次】

周作人译

 

《枕草子》和《徒然草》是日本随笔文学的双璧。《枕草子》,作者清少纳言(约965—约1025,一位才女;《徒然草》,作者吉田兼好(12821350),是一个和尚。周作人1925年译《徒然草》,只译了14节,而译完《枕草子》则已是20世纪60年代初了。

 

 

《徒然草》四则

吉田兼好

 

 

 

有遭逢忧患感到悲伤的人,不必突然发心剃发出家,还不如若存若亡的闭着门别无期待地度日更为适宜。显基中纳言曾云,“愿得无罪而赏谪居之月”,其言至有味。

 

自然之美

 

无论何时,望见明月便令人意快。或云,“无物比月更美。”又一人与之争曰,“露更有味。”其事殊有趣。其实随时随地无有一物不美妙也。

花月无论矣,即风亦足动人。冲岩激石,清溪之流水,其景色亦至佳美。曾见诗云,“沅湘月夜东流去,不为愁人住少时”,觉得很有兴味。嵇康曾云,“游山泽,观鱼鸟,心甚乐之。”在远离人居水草清佳之地,独自逍遥,可谓最大之悦乐。

 

 

 

独坐灯下,披卷诵读,与古为友,是最上的慰安。其书则《文选》之妙文,《白氏文集》,老子之书,《南华》之篇,以及此土学者所作,在古文学中多有妙品。

 

人生大事

 

为无益之事而费时日者谓为愚人可,谓为谬人亦可。对君国应为之事已多,其馀暇日无几。人所不得不营求者,一食,二衣,三住居。人生大事不过此三者。不饥,不寒,不为风雨所侵,闲静度日,即为安乐。但人皆不免有病,如为疾病所犯,其苦痛殊不易忍,故医药亦不可忽。三者之上,加药成四。凡不能得此四事者为贫,四事无缺者为富,四事之外更有所营求者为贪。如四事节俭,无论何人当更无不足之虑也。

 

《枕草子》二则

清少纳言

 

四时的情趣

 

  春天是破晓的时候最好。渐渐发白的山顶,有点亮了起来,紫色的云彩细微的飘横在那里,这是很有意思的。

  夏天是夜里最好。有月亮的时候,不必说了,就是暗夜里,许多萤火虫到处飞着,或只有一两个发出微光点点,也是很有趣味的。飞着流萤的夜晚连下雨也有意思。

  秋天是傍晚最好。夕阳辉煌地照着,到了很接近山边的时候,乌鸦都要归巢去了,三四只一起,两三只一起急匆匆地飞去,这也是很有意思的。而且更有大雁排成行列飞去,随后越看去变得越小了,也真是有趣。到了日没以后,风的声响以及虫类的鸣声,不消说也都是特别有意思的。

冬天是早晨最好。在下了雪的时候可以不必说了,有时只是雪白地下了霜,或者就是没有霜雪但也觉得很冷的天气,赶快生起火来,拿了炭到处分送,很有点冬天的模样。但是到了中午暖了起来,寒气减退了,所有地炉以及火盆里的火,都因为没有人管了,以至容易变成白色的灰,这是不大好看的。

 

假的鸡叫

 

  头弁行成到中宫职院里来,说着话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头弁说道:“明天是主上避忌的日子,我也要到宫中来值宿,到了丑时,便有点不合适了。”这样说着,就进宫去了。

  第二天早晨,用了藏人所使用的粗纸重叠着,写道:

 

后朝之别实在多有遗憾。本想彻夜讲过去的闲话,直到天明,为鸡声所催,匆匆地回去。

 

实在写得非常潇洒,虽然与事实相反,但缕缕地写着,写得实在很是漂亮。我于是给写回信道:

 

半夜叫的鸡声,那是孟尝君的鸡声吧?

 

信去了之后,随即送来回信道:

 

孟尝君的鸡是半夜里叫了,使函谷关开了门,好容易那三千的客才算得脱,书里虽如此说,但是昨晚的这回,只是和你相会的逢坂关罢了。

 

我便又写道:

 

在深夜里,假的鸡叫

虽然骗得守关的人,

可是相会在逢坂关的事却是不能通融啊!因为——这里有着很细心的守关人在哩。

 

又随即送来回信,这乃是一首返歌:

 

你所炫夸的逢坂是人人可过的关,

鸡虽然不叫,

便会开着等人过去的。

 

  最初的信,给隆圆僧都硬给叩头礼拜地要去了,后来的信乃是被中宫拿了去的。

后来头弁对我说道:“那逢坂关为题的作歌比赛是我输了,返歌也作不出来,实在是不成样子。”说着笑了。

他又说道:“你的那书简,殿上人都看见了。”

我就说道:“你真是想念着我,从你把我的信让别人看了这件事就可以知道了。因为看见有好的事情,如不去向人家宣传,便没有什么意思的。可是我正是相反,因为你的信写得太难看,我就总是藏了起来,决不给人家去看。彼此关切的程度,比较起来正是相同哩。”

他说道:“这样懂得道理的话,真是只有你来得,与平常的人不是一样。我以为你会像普通的女人那样要说我‘前后不加考虑’,做出坏事来,就要怨恨了。”说罢大笑了。

我说道:“岂敢岂敢,我还要着实道谢才是哩。”

头弁说道:“把我的书简隐藏起来,这在我也是很高兴的事。要不然,这是多么难为情的事情呀。以后还要拜托照顾才好。”

这之后,经房少将对我说道:“头弁非常称赞你,你可知道吗?有一天写信来,将过去的事情告诉我了。自己所想念的人被人家称赞,听到后也真高兴得不得了。”他这样认真地说,是很有意思的。我便说道:“这里高兴的事有了两件:头弁称赞着我,你又把我算作想念的人中了。”经房说道:“本来早就喜欢你的,你却以为是新鲜事情,现在才有的,所以觉得高兴。”

 

 

 

【本站链接】

 

《日本古代随笔选》导读

    《日本古代随笔选》教学参考

    《枕草子》与《徒然草》——我读日本古代随笔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6759042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