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专题
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教师 > 大语名师

杨建波:怀念王步高老师
【时间:2018/3/5 】 【来源:作者赐稿 】 【作者: 杨建波】 【已经浏览472 次】
作者与王步高老师在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第十五届年会上
 
 
    王步高老师去世4个多月了,我想写点什么,却因诸事烦杂,断断续续写了2个月。
 
    我与王老师具体是何时认识的已记不大清楚了。似乎是在2000年福州的全国大语年会上(也可能是在2002年的上海年会上)。记得清楚的是王老师在那次年会上对我说:以前我没有参加过大学语文的年会,成都会议(1997年)后,我向参加会议的老师要来了大会所有的论文,一篇篇地读。我对你的论文印象最深,我就是读了你的论文后,决定要参加全国大学语文年会的。以后同样的话王老师至少和我说过三次。
 
    后来江苏省成立大学语文研究会,王老师来电让我以湖北大语会的名义写一贺信,我也乐而写之。但江苏大语会成立不几年,2009年王老师就应聘去清华了。
 
    2009年春节过后,香港浸会大学办于珠海的联合国际学院的中国语言文化中心来电话请我去给他们学生上大学语文课,我因为当时湖北大学知行学院已给我排了课,故推荐王步高老师前去。可王老师这年恰被清华大学聘去。这年暑假,联合国际学院又来电话请我,我便答应了。在珠海期间,王老师给我打手机说:联合国际学院请我,我去不了,我便推荐了你。我笑起来:“哈,有意思,我先推荐你,你又推荐我,我们俩互相推荐。”
 
    王老师是真正的“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老师。他本科是学外语的,后来硕博才改学文学。王老师的学问在大语界是有口皆碑的,属于大家之列;王老师的课也因那独特的魅力倾倒了无数清华学子。但王老师最令我感动的不是他的学问,也不是他的课,而是他的为人、他的作风。每次全国年会的前一晚上,王老师宾馆的房间里总是聚满了向他请教的人;会议间隙与进餐时,王老师也总是象普通老师一样与大家倾心交谈。而王老师对我、对湖北省大学语文研究会的支持更是独一无二、不遗余力的。近二三十年来大学语文可以说是高校中最令人关注、争议也最多的一门课。专家学者对这门课发表高见评论的实在不少。但这些专家学者大多不是大学语文教师,有的甚至没有教过大学语文,他们的言论有时难免隔靴搔痒。王老师可以说是在学术界与这些大学者齐名并且又以教授大学语文为业的唯一一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湖北大语会每次有全国性的活动,总要邀请他,而他哪怕再忙,也不辞千里,乐而前往。他来参加活动,总是坐在会场前排,以一个普通与会者的姿态认真聆听每位老师的发言,并且有始有终,绝不似有人以领导身份致辞之后或以专家身份作完报告之后便提前退场。2013年4月,全国大语会与湖北大语会主办的首届全国大学生征文赛进入终审阶段,请了省、市作协副主席与王步高老师、何二元老师当评委。王、何二老师非常认真,白天参加评审,晚上还帮忙做统计。王老师说:我的身体比你好多了。你们前期的工作量够大了,我们帮这点小忙是应当的。2015年湖北大语会与其他几省的大语会联合主办首届全国大学语文论坛,特邀王老师到会,并希望他做半小时的报告。王老师接到邀请后对我说:这两次全国年会我都没有机会发言,我一定珍惜你给我的半小时,认真准备,把我最想讲的讲给老师们听。王老师谦恭虚心的态度令我非常感动。在全国大语论坛的基础上,湖北大语会又与全国大语会联合主办了丛书性质的《大学语文论坛》。王老师又率先赐稿两篇——一篇为《试论当代国文教育的历史责任—国文教育散论之一》,一篇为《怎样当好大学语文教师》。这两篇文章可算是王老师的绝笔了,是王老师对大学语文课程与教学的最后思考。当许多人都以《大学语文论坛》未上C刊而不愿将文章刊登在《论坛》上之时,王老师却慷慨地实实在在地支持了我们。可惜我们再也读不到他的《国文教育散论之二》了!他的睿智、他的思想、他的学业再也不能惠及莘莘学子和大语同仁了!但他的微笑、他的作风、他的谦恭却永远印在我们心中!
 
    王老师曾对我说:我要上课上到80岁。没想到他却走得如此匆匆!去年4月下旬,我去邮件请他给何立明老师的书写序,王老师对别人的邮件总是及时回复,从不拖沓。他当即回复道:
 
    “杨老师,您好!南开大学会议后,12月2日发现我患了胃癌,12月中旬返回南京治疗。先后住院5次化疗,目前已转为以中医治疗为主。体力、体重、吃饭、大小便、睡眠均正常,身体也无痛苦。但已不能按期完成5家出版社的11本约稿,更推掉一切其他新任务。清华的4门课程也停课一年。何立明老师处,请代为说明。我生病的事请代为保密,请何老师也不要说。7月的西安会议,届时量体力而定。请转告吴(吴宝玲)老师。2017年4月28日。”
 
    王老师患癌症的消息令我十分震惊,他的身体比我好得多啊!再一想,王老师是个工作狂,在表面的健康下,他实际上已严重透支了自己的身体,而他自己却浑然不知。外界不断给他施压—5家出版社的11本约稿;自己也不断给自己加压—一年开4门课。外界与他都忘记了对方和自己已是近70岁的老翁。
 
    看看王老师在清华的前五年:
 
    国家级奖励(王为主持人和第一获奖人): 
    1、2013年王主持的“唐宋诗词鉴赏”课程入选“国家资源共享课”;
    2、2014年王的“大学语文”入选国家资源共享课; 
    3、2014年王主讲的“诗词格律与写作”被授予“国家精品视频公开课”; 
    4、2013王主讲的“唐诗鉴赏”被授予“国家精品视频公开课”。
 
    省部级奖励(均为第一获奖人): 
    1、2014年王主讲的“大学语文”“唐诗鉴赏”“诗词格律与写作”“唐宋词鉴赏”四门课均入选高等教育学会评选的国家精品通识课(共127门)。 
    2、2013年由王主编的《中国传统文化》(高职高专)入选“十二五”国家规划教材立项; 
    3、2012年王主编的《大学语文》评为“十二五”国家规划教材。
 
    近五年校级奖励:2014年获清华大学“龚育之奖教金”;其余获校级教学、科研、教材、工作特等奖、一等奖、二等奖等奖励尚有一二十项,多次被全校学生投票选为首届“学生最喜爱的十佳教师”。
 
    另2017年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的大学语文慕课有四个:其中就有王步高的大学国文。
 
    这些奖项与荣誉之后需要怎样的付出啊!而这些付出又是怎样的以生命为代价!2016年11月9日王老师给我发了这样一封邮件:
 
杨老师,您好!
    谢谢您的肯定!近来我深感高等教育质量不高,其中原因之一是国文水平太低。这又涉及教师、教材、课时、教学方法、领导重视等多方面原因。每次大学语文研讨会,大家都埋怨不受重视,不完全对,要立足当下,从自己做起。教材品种太多,质量太烂,教师水平不高,敬业精神不够,学生自然不欢迎,领导也自然不重视。这次听您的较长发言,看得出您上课风采。如果再遇上清华大学这些学神、学霸,效果更佳。来清华八年,与东南大学比,我更感到遇上知音,找到感觉。所以,东南大学一再动员我回去,我都下不了决心。2012年,副校长和教务处三处长找我谈五小时。去年暑假学校党委书记亲自登门拜访,谈两个多小时。最近清华大学提名我为第一个通识教育特聘教授、全国慕课优秀教师、学生会提名我为清华最受欢迎的教师。(均未正式批准)但与清华前辈学者王国维等相比,我深感自己不足。即使与叶嘉莹等比也深感不足。真的大学语文受到足够重视,我们大学语文教师是远远不适应的。不受学生重视的老师不是好教师。下学期我的唐诗鉴赏也将拍摄成慕课,2018年再拍摄诗词格律与写作,共5门。
致以诚挚的敬意
王步高
 
    从这封邮件中,我们看到了王老师的敬业精神、不懈的追求及永不自满的谦恭,这是一个视事业为生命的教师的人生境界;也看出王老师对当下大学语文现状的忧虑,这是一个长期在大学语文的海洋中游泳的资深教授的中肯批评与建议。每当王老师和我讲起他的将要付之于实践的设想与他获得的这些“功名”时(我不是很赞成他这样无休止地追求这些),我都会提醒他“悠着点,注意身体,毕竟不是年轻人了”。过劳、过忧,使王老师的生命之火熄灭在不该熄灭之时!
王步高老师走了,世上再无王步高!“2018年再拍摄诗词格律与写作”的慕课成了他永远无法实现的遗愿。但我的QQ中、我的心中将永远有着那位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平易近人、谦逊热情、不懈追求的“清华客”。
2018、3、5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