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站长文存 > 我论大语

何二元:尽快把大学语文学科建设摆上议事日程
【时间:2010/10/27 】 【来源:本站 】 【作者: 何二元】 【已经浏览4882 次】

在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第十三届年会上的发言



彭书雄 摄


各位同行:大家好!

  我的发言题目是“尽快把大学语文学科建设摆上议事日程”。
  
  1986年3月9日《文汇报》上,匡亚明、徐中玉、侯镜昶联合署名发表了题为《大学语文应成为独立学科》的文章,文章提出:“大学语文是一门边缘学科,它包含文、史、哲、经、政等有关内容,但又不等同于这些学科。例如大学语文必须选修一些代表性文学作品(如诗、词、散文等),但又不同于文学课。因为它不专门去探究文学课必须探究的文学史、文学理论、文艺创作等等”,文章由此推论:“大学语文应成为独立学科”。

  这篇文章被作为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第二届年会论文集的序言,同时也成为当年大学语文全国同行的共识,《光明日报》对全国大学语文教学研究会第三届年会的报道题目就是:“二百多名学者认为大学语文应尽快成为一门独立学科”。

  20多年过去了,但是今天我们对这篇文章的意义仍然是无论如何估计都不会过分。最近我刚买到顾黄初主编《中国现代语文教育百年事典》,关于大学语文的“事典”只有独此一条:“1986年匡亚明、徐中玉、侯镜昶联合署名的《大学语文应成为独立学科》发表”。

  然而我们对于这篇文章的学习和理解并不充分,三十年来,大学语文的学科建设基本停滞不前,学科研究低水平重复,一些人甚至认为大学语文只是一门课程,谈不上什么学科。这样的认识是很肤浅的。首先,“学科”与“课程”的名词之争是没有意义的,教育科学中本来就有“学科课程”这一个名词,“语文”总是一个学科了吧?然而教育部为语文学科制定的标准就叫“课程标准”。大学语文为什么不能满足于“课程”的定位,一定要提出“学科”建设的目标呢?就因为不如此就不足以扭转边缘化的生存状态。如今以“语文学科研究”命名的课题、专著,往往只包括中小学语文,比如“语文教育学”、“语文教育史”、“百年语文”等等命题中都没有大学语文的位置。这一方面说明我们大学语文研究的不开展,没有进入语文学科研究的视界,另一方面也给我们一个理由,可以理直气壮地把大学语文称为学科——既然中小学语文能够撇开大学语文自称为“语文学科”,为什么大学语文不能反过来自称为学科呢?

  事实上,大学语文研究必须在学科研究的高度上才能真正有所作为,而包括中小学语文在内的整个语文学科研究,也有待于大学语文学科建设的最后突破。语文现代学科的定位,一直在语言文字、语言文学、语言文章、语言文化、语言人文的语词上纠缠不休,就是因为这个问题在中小学语文的中低级水平上是研究不清的,中小学语文本来就有综合性特点,承载了较多的思想教育、文学熏陶、文化积累的任务,只有到了高等教育,文史哲学科高度分化,专业学习任务目标明确,语文课才真正显露自己本来的面目。马克思说:“人体解剖对于猴体解剖是一把钥匙。反过来说,低等动物身上表露的高等动物的征兆,只有在高等动物本身已被认识之后才能理解。”从这个意义上说,大学语文学科建设不但是自身发展的需要,还是打开整个语文学科研究大门的一把钥匙。

  关于大学语文学科建设的具体做法,我想提四点比较可操作的建议:

  一、立即着手编写统一的教学大纲。大纲并不难编写,实际上大家也已编出了很多大纲,但是重要的是要有学会(或者中文教学指导委员会)出面制定的一种统一大纲。这个大纲不一定要规约全国的大学语文教学,因为在课程定位上短期内全国同行还不可能达成共识——但是我们需要有一面旗帜,统一的大纲是任何成熟学科必要的标志。我们不满意外语压倒母语的现状,但是外语教学是有全国统一大纲的,于是我们就不能说人家霸权,只能说人家做得比我们好。大学语文要想摆脱“边缘化”的尴尬处境,就请先从这个统一大纲入手,我想这不会比编一本教材更加费事。

  大纲的第二个用途是给教育部看。每届年会我们都呼吁教育部把大学语文列为必修课,但是我们为教育部设想一下,部长们真的坐下来讨论这个问题,凭的是什么?总不能凭空做决策吧?民间流传教育部高教司有一个《大学语文教学大纲》(征求意见稿),说:“在全日制高校设置大学语文课程,其根本目的在于:充分发挥语文学科的人文性和基础性特点,适应当代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日益交叉渗透的发展趋势,为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培养具有全面素质的高质量人才。”这个传闻的真实性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它符合匡亚明等人关于“大学语文应成为独立学科”的精神,我们可以以此为框架,把这个意思补充完整,提供给教育部做决策。

  二、立即筹办大学语文会刊。中小学语文已经有不少专门的刊物,我们要想进行学科建设,不能没有自己的刊物。这个设想在全国大学语文第一届年会上就已经提出了,三十年来一直没有办成这件事,可以说已经丧失了最佳的时机,不过今天仍可以“借鸡下蛋”“借船出海”,凭我们这样一个全国性的学会组织,我想会有不少刊物愿意和我们合作的。最近,海南的《教师》刊物已经无偿为大学语文研究提供了不少版面,我又从网上看到,山西的语文报社也有意向做我们的会刊。只要我们再主动一点,这事应该不难办成。

  三、建设大学语文网站。如今已是网络时代,套句时髦的网络语言:“凡是网上检索不到的,就是不存在的”。所以此事也关系到我们的脸面,我们的形象。作为学会这样一种比较松散的组织形式,更加需要有一个相对稳定的活动平台,这样在两年一届的年会间歇期间,就可以开展经常性的工作。网络可做的事情是很多的,比如历届年会都要求大家把论文打印多少份,然后拎着来开会,这种形式未免给人落伍的感觉。假如我们有专门的网站,事先把论文发在网上,大家互相浏览,留言评论,以文会友,然后再到年会上,网友见面,人如其文,文如其人,一定倍感亲切。甚至过后论文评比工作也可以放在网上来投票进行,这样我们的工作就一定能更有质量,更有效率,更有凝聚力。这些年在大学语文精品课程建设中出现不少好的教学网站,说明这事并不难办。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原来也有自己的网站,可是后来无人维护,终于关闭了。这些年我也做网站,也建有大学语文教师QQ群,每当有教师加入,他们都会说:“终于找到组织了”,“终于找到家了”。希望学会能把这件事情重新做起来,让全国大学语文教师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园。

  四、建立大学语文研究所。任何成熟的学科,都不能没有专门的研究机构。大学语文可能是中国唯一没有研究所的学科。我们上网用“大学语文研究所”检索,唯一的一个“大学语文研究所”,是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的,实际只是一个大学语文教研组,只有四个人的名字,没有任何内容。这是学科建设滞后的表现。大学语文研究任重道远,需要有专人专心来做研究。三十年来,大学语文研究虽说有很大成绩,但是也尚有不少理论盲点,如民国“大一国文”研究,港台“大一国文”研究,世界母语高等教育研究这几个方面,就亟需组织人力专门来做。大学语文教师教学任务很重,很少有整块的时间搞研究;而专家学者们虽然有研究条件,但他们都有各自的专业,也不可能投入很多时间精力。我本人就是选择了提前内退,才换得几年的研究时间,然而这是一种非常态选择,是不宜推广的。学科建设要有正常发展,就必须有常态的保证,大学语文是独立学科,我们期待能建立独立的研究所。

  以上四点都是对我们学会组织的希望,至于每一个大学语文教师,也有我们各自的教学教研任务,今天时间有限,希望我们会后多多交流。

本站链接: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第十三届年会新闻总汇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11528194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