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教图
频  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教师 > 大语名师

苏步青在温州大学一九八七年级新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时间:2009/12/20 】 【来源:温大论坛 】 【作者: 苏步青】 【已经浏览4097 次】

本站按:可惜不完整

地点:温州大学任岩松礼堂
时间:一九八七年九月十五日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同志们,同学们:
          
    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温州大学的开学典礼,我首先表示祝贺(鼓掌).温州是一个开放城市,也是我的故乡.今天我能够参加这样一个开学典礼,心情非常激动,我首先要向同学们问好(鼓掌).我当了温州大学的名誉校长,已经三年了.是罗东部长同魏校长跑到我家里来,拿着聘书,把我拉到中间,他们两位站在旁边,拍照相,有这个证据,我逃都逃不了(鼓掌).到今天才能够到这里来同各位同志,各位同学见面,我感觉到很惭愧,欠了温大三年的债(鼓掌).再不来,那个债啊就越欠越多,将来就要构成失职罪.现在有一条叫失职罪,你不履行自己的职务吗,有失职罪吧! (鼓掌)变为不名誉的校长了,那就不行了.当然,迟迟没有能够来,也不是偷懒,有种种因素,但是主观上面未能够争取早一点来也是一个因素.所以,还是请各位同志,各位同学原谅原谅.我这个老头子估计还能够活几年,你们放心了.(鼓掌)

    到了温州大学,听了校领导的介绍,同处级以上干部座谈,昨天搞了一天了.我认为温州大学的方向是正确的,办学是有成绩的.现在有七个专业的设置,把培养四化建设人才摆在第一位,首先为温州地区的经济发展,开放服务,坚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办出了特色.是全校师生员工团结一致,努力工作的结果,在这里我要向校党政领导,全体师生员工,表示感谢.(鼓掌)
         
    温州大学办学之初,几位校长征求过我的意见.我也讲了几条,比方说学校底子薄,经费少,要提倡师生艰苦朴素.艰苦朴素,这是一条;办专业一定要针对社会实际的需要,培养急需人才,也是一条;大学的发展,不要过急,必须尽力而行,还要量力而行.不要太过急,逐步发展,这也是一条;还有一条,任人唯贤,保证质量,宁缺毋滥.这几条,现在看来,还是为大家所接受的,也取得了成效.今后的办学方针,我想还是要按照已定的方针进行.党政一定要合作,分工合作,团结一致,齐心协力,这是我的体会.我自己当过校长,也参加党委常委会.我再讲一遍,党政分工合作,团结一致,齐心协力.党政要分开,党委要管党的工作,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很重要的,党中央的政策是这样的.党的工作也不少,思想政治工作,要党来做.通过什么人来做思想政治工作呢?当然也可以设立专职干部,比方说政治辅导员,班级主任等等.我个人体会,这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呢,顶重要,一定要通过教职员工,特别是教师,教书育人嘛,育人就是要做思想政治工作.我觉得书教得好的老师啊,你们同学最要听他的话.所以党的工作,恐怕要包括这个组成部分,一定要通过教师,身教言教,来对同学进行思想政治工作.这个比较有效果,你们同学也听得进去.不然的话,你们就会觉得教条,听不进去,听不进去就不好.总的一句话,学校办得好,是大家的功劳;出了问题,学校办糟了话呢,校长,包个我这个名誉校长,要负责,要打屁股.(鼓掌).
          
    今天在这里我想讲两个问题.这两个问题是所谓老生常谈,有些同志也听到不少了,但是我想还要讲一讲,苦口婆心,对同学的进步可能有用处.我是一辈子教书的,我是一九三一年到浙江大学,教到一九五二年,院系调整到复旦大学去.从那时候到现在一直在教书,没有一天没教书,当然,"四人帮"横行的时候,给搞下去劳动改造了,劳动改造也教书,我教工人,江南造船厂,上海机械厂,机床厂都教过.教过工人的书,也向工人学习了不少.-直教书没断过,所以教书先生就讲教书的问题,就讲你们同学们怎么样做一个合格的大学生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想谈谈自己对国家,社会主义制度的感受.我是原来平阳县的一个山区的一个人,出生在那个地方,属于穷乡僻壤.我八岁的时候先到平阳县里面读小学.小学念高小一年级,我小学一二三这三年没有读过.我家里穷,我在家里看牛,我写过一首诗,叫做《卧牛山下农家子》.我家是种田的,农家子;卧牛山是我家后面很小的小山,一百多公尺.到十岁时到温州来了,温州人看我不起,叫我山头人.(笑)其他同学都是城里人,城里人看我不起,这个还是小事,看不起我也不要紧.主要那个时候的中国,是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任凭帝国主义恣意宰割,对这个问题我有切身的体会.一九一九年我出国留学了,去日本的时候第一次经过上海,那时候的上海是什么样子,那真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一个典型,一个缩影.有个小公园,在外白渡桥旁边,挂个牌子,写着几个字:"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同学们啊,"华人与狗不得入内"!黄埔江上面停泊的都是英,美,德,法,日所谓五大列强的军舰,军舰上的炮啊,炮口啊都针对着我们祖国的大地.在南京路上,每年冬天都有人冻死,上海并不太冷的,冻死,冻死人.中国人被人家称为东亚病夫,东亚病夫,称我们是病夫.这个话,你们应该听一听.你们年龄太轻了,条件太好了,都是新社会里面生下来的.现在怎么样,情况完全改变了.黄埔江,黄埔公园成为人民娱乐的场所,黄埔江上停泊着我们本国自己制造的万吨轮.

    讲起轮船,我也有很大的感受.我是一九七二年文化大革命时候,"四人帮"把我拉到江南造船厂去劳动改造.老师傅对我很好,那时候,我已经七十岁了,所谓古稀之年.老师傅说,你不要什么劳动,你整天坐坐看看.我这样坐下来总不好吧,我说,老师傅你要什么数学,我来教教你.我教他数学,教他六个月,他懂是懂的.他说,就是这个数学没用,用不上.我带去三个人,七搞八搞搞了三年半,搞出名堂来了.结合实际,搞出名堂来了,原来江南造船厂只能够造一千吨的轮船,七六年的时候已经能够造十万吨的轮船了,现在当然更大了.我们现在轮船是向国外出口了,当然,这个功劳不都是我们几个人的,还有许多人配合.我讲这个问题,就是要做先后的对比.

    第一点:专业学习是必要的.你们现在分开来七个专业了,必要的,但是要有比较广泛的知识.你们要知道,现在我们温州大学办了七个专业,再过十年五年之后,要发展变成系,将来还要分门别类办成这个学院,你看好了,不要认为温州大学是很蹩脚的大学.前几年什么一个人要捐三块钱了,人家说是叫化子大学.温州大学是个叫化子大学,那么我这人名誉校长是叫化子头头了.(鼓掌)我为什么做工作?为人民培养人才,我讨饭就去讨饭,有什么关系啊,死都不怕,还怕讨饭.(鼓掌)专业知识很重要,没有专业不行,特别是我们这个学校有针对性的.现在温州经济发展这么快,这么好,他们需要,迫切需要你们培养人才,为他们所用.我们也应该趁这个机会培养好的人才,来帮助他们发展经济.但是你要看到,过了几年,发展了,你们学的东西不够了,马上就不够了,一定是不够了.象我当时算是呱呱叫的数学家,现在的话数学大部分都不懂了.(笑)这是真的,不是客气的问题.不懂不一定是呆子,事物都要发展的,我同第五,第六代学生都讲的.他们有些学问都比我好了,但是在人家前面都不敢骄傲,有的时候他也骄傲起来,我就同他讲了,你骄傲不了,我这个老头子,你不要看我什么东西不知道,有手你就吃不消,我的语文很好.(鼓掌)这一点不是吹自己,是为了教育我们的下一代.个别骄傲的,我就教育教育.我举个例子,我五六年出国了,到欧洲去,二个月,先到苏联,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捷克都去了.一个人去,代表团团长是我,翻译也是我,什么都是我,什么话都要会讲,你到吃饭的时候,你不会讲,要饿肚子的啊.这一手,你们就没有学到,你们一点点英语,搞来搞去,你到欧洲,有些地方英语听不懂.吃饭,走路,问路,住旅馆啊,样样都要会,法文也要会,德文也要会,意大利文也要会,俄文也要会.你学到了吗?我也不是一下子学起来的,我是几十年学起来的.所以你不能骄傲,千万不要骄傲.总而言之,要有广泛的知识,包括语言在内.现在你们还是处于打基础的阶段,要把基础打好.这是第一点.

    待续……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4163243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