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专题
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教学 > 教参资料

梁淋淋:苏轼与三任妻子(一)——“十年生死两茫茫”
【时间:2008/11/28 】 【来源:国学资讯 】 【作者: 梁淋淋】 【已经浏览22443 次】

  苏轼的第一任妻子是王弗,四川眉州青神乡贡进士王方之女。“生十有六岁,而归于轼。”
  
  王弗生于书香门第之家,受到传统文化的熏染,十分聪慧,但个性内敛,不嗜浮夸。“其始,未尝自言其知书也。见轼读书,则终日不去,亦不知其能通也。其后轼有所忘,君辄能记之,问其他书,则皆略知之。由是始知其敏而静也。”刚开始时,并没有夸饰自己能知书,但苏轼在读书时,她一直陪伴在旁,苏轼看书遇到遗忘的地方,王弗倒是能够记起。苏轼问她其他书,她大概都能知道一些。
  
  苏轼赤子童心,性情浪漫,“觉天下无一个坏人”,他刚到凤翔上任时,凡处于外,王弗都要问个详细,她对人事的认识是比苏轼更加透彻和务实的,她说“子去亲远,不可以不慎”。王弗能察言,并能由此识人,《亡妻王氏墓志铭》中还记载着这样的故事:
  
  轼与客言于外,君立屏间听之,退必反覆其言曰:“某人也,言辄持两端,惟子意之所向,子何用与是人言?”有来求与轼亲厚甚者,君曰:“恐不能久。其与人锐,其去人必速。”已而果然。
  
  苏轼和客人在外间说话,王弗会在屏间“偷听”,等苏轼回来了便会提醒苏轼要对那些首鼠两端、见风使舵之人要有所戒备。有些人有求而来,表现得甚为亲厚,但王弗对他说,这种人怕是不能长久,来得快,去得也快。虽然苏轼没有在墓志铭中明确指出有何许人也,但事实确如王弗所料,像张、章惇这两个在凤翔时与苏轼往来频繁的“朋友”,后来都对苏轼严加迫害。王弗在陪伴苏轼的11年间,多是做为苏轼的建议人和监督人的,在《苏轼文集》卷七十三《先夫人不发宿藏》中,苏轼记道:
  
  某官于岐下,所居大柳下,雪方尺不积;雪晴,地坟起数寸。轼疑是古人藏丹药处,欲发之。亡妻崇德君曰:“使吾先姑在,必不发也。”轼愧而止。
  
  从秦朝就有方士为求长生修炼不老仙丹,到北宋,长生不死之梦也还是大行其道的,当时的刘敞便挖掘青铜器,欲得古人所藏的仙丹。苏轼甚至也要掘坟探丹,王弗就说,如果婆婆在的话,肯定不会让你去挖坟的。苏轼顿然惭愧而止。十分迷恋仙道仙丹之事的苏轼,对于王弗,显然是敬重大于自我的纵度,“愧而止”,也从侧面可以窥见苏轼对王弗的尊重和平等意识。
  
  治平二年五月(1065年),年仅二十七岁的王弗去世,苏轼在王弗迁墓与苏母合葬时所写的墓志铭中哀叹说,“君得从先夫人于九原,余不能。呜呼哀哉!余永无所依怙。君虽没,其有与为妇何伤乎?呜呼哀哉!”
  
  王弗死后,苏轼的政治生活发生很大的变化,个中原因虽然比较复杂,但如若有王弗的警戒和规劝,苏轼或许就能较少地遭受言辞之罪了吧?
  
  熙宁八月,苏轼已因与当权者政见不和,被转迁至密州任知州,生活上的漂泊,政治上的失意,更兼夜梦与亡妻相遇,十年间的感情积溢,催发出了这首断人肝肠的《江城子·乙卯正月十二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何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的词一向被看作是开豪放派的先河,人称须关西大汉,绰铁板,大喝“大江东去”才得况味。明人张綖甚至在《诗余图谱》“凡例”之后直接以苏轼词为豪放附识,“婉约者欲其词情蕴藉,豪放者欲其气象恢宏。盖亦存乎其人。如秦少游之作,多是婉约;苏子赡之作,多是豪放。”然而,这首为亡妻王弗所写的《江城子》,情到深处,是典型的婉约词,而且是婉约词上的高峰。词的上片先写相思情深,接着联想到自己十年来坎坷的境遇,作了奇特的假设和想象:十年的风风雨雨,已使我灰尘满面,鬓发如霜,纵使是亡妻能相见,大约也是“相逢应不识”吧!是政治道路的坎坷,还是思念之情的煎熬,使诗人容颜变化如此之大?上片留给人以无尽的余响,并为下片写梦作了铺垫。下片写梦中幽会之景:“小轩窗,正梳妆”,既是梦中所见,也是十年前夫妻恩爱生活的再现。接着笔锋一转,既无当年的欢乐,也无“相逢应不识”的惊讶,而是“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无言而泪,千般感慨、万种风情尽在其中了。结末三句写梦后冥想:此后岁月里,使他肝肠寸断的,只有那朦胧的月夜,那小松成林的山冈,那遥隔千里的孤坟!这用泪水挥染而成的幽暗画面,凝聚了诗人无限凄凉之情,“词情蕴藉”、“含思凄婉”的婉约风格达到了高峰。


  
  
  本站按:《苏轼与三任妻子》,“国学”网仅见其一,下以“历史风云网”上《苏轼与他的三位红颜》且为补之。

苏轼与他的三位红颜

  苏轼共有三任妻子,第一任:王弗,年轻貌美,知书达礼,16岁嫁给苏轼。她堪称苏轼的得力助手,有“幕后听言”的故事。苏轼为人旷达,待人接物相对疏忽,于是王弗便在屏风后静听,并将自己的建议告知于苏轼。第二任:王润之.是王弗的堂妹,在王弗逝世后第三年嫁给了苏轼。她比苏轼小十一岁,自小对苏轼崇拜有加,生性温柔,处处依着苏轼。王闰之伴随苏轼走过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25年,历经乌台诗案,黄州贬谪.第三任:王朝云,原是他的侍妾,比苏轼小二十六岁。在苏轼最困顿的时候,王朝云一直陪伴其左右。王朝云是苏轼的红颜知己,苏轼写给王朝云的诗歌最多,称其为“天女维摩”。但不幸的是,朝云被扶正后过了十一年,即先于苏轼病逝。朝云逝后,苏轼一直鳏居,再未婚娶。
  
  1.王弗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江城子·记梦》
  
  在四川眉州青神县的岷江畔,有一片苍翠挺秀的山岭,这就是被南宋范成大称为“西川林泉最佳处”的中岩山。进入山中不久,就可以看到一方由山泉汇集而成的清池。表面上,除了池水较深较冷之外,并无任何独特之处。但奇怪的是,如果你临池拍手,池中游鱼就会循声游到岸边。此时再看池边石壁上的“唤鱼池”三个大字,才知道这个名字是如此贴切而富有灵性。而这三个字正是苏轼所题。
  
  当年进士王方召集乡贤名士在池边聚会,想为这个水池取名。正在山中读书的少年苏轼以“唤鱼池”中选,并即席挥毫写下这三个潇洒的大字。苏轼的才华赢得了王方的喜爱,几经周折,王方将爱女王弗嫁给了苏轼。仙山清池,佳人才子,这个美丽的故事为本来就美丽的山川增色不少,让壁上的清泉至今每每低语不止。
  
  王弗性格“敏而静”,作为进士之女的她开始并没有告诉苏轼自己知书。每当苏轼读书的时候,她则在旁边终日不去。后来苏轼有遗忘的地方,她反倒给予提醒。好奇的苏轼问她别的书里的问题,她都能答上来,顿时让苏轼又惊又喜刮目相看。在苏轼与访客交往的时候,王弗经常立在屏风后面倾听谈话,事后告诉苏轼她对某人性情为人的总结和看法,结果无不言中,可谓苏轼绝佳的贤内助。
  
  然而好景不长,情深不寿,王弗年仅二十七岁就病逝于京师,让苏轼悲痛万分。此时苏轼母亲程氏已经去世。苏洵对苏轼说:“王弗跟着你很不容易,将来要将她安葬于她婆婆的墓边。”谁知未及一年,苏洵又卒于京师。于是苏轼兄弟护丧回家,将王弗也葬于其翁姑墓侧。
  
  十年之后的一个夜晚,苏轼又在梦中见到了王弗,醒来伤感不已,于是写下了著名的《江城子·记梦》,这是近千年以来写夫妻之情最成功、最动人的词章之一。全词用白描的手法,写出了夫妻之间生离死别最撼人心魄的一幕。据说用词来写悼亡,苏轼是首创,这一首创,却成了后世难以企及的高峰,这固然是因为苏轼才高学深,但更因为他和王弗之间有着真挚的感情。只是鲜有人知道,这份感情的最初,却是那隐藏在山林深处神秘的唤鱼池。
  
  王弗随翁姑葬于眉州安镇乡可龙里的山中。据说附近有一泓山泉,经常有一个白发老翁卧于泉上,只能远看,人一走近,他就隐身于泉里,所以泉水又叫老翁泉。苏辙晚年写诗:“老人寄东岩,萧然四无邻。八尺清冷泉,中有白发人。婆娑弄明月,松间夜相宾。”就是指的此事。
  
  苏轼有诗句:“老翁山下玉渊回,手植青松三万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种树很多的缘故,这一片山林中的苏家墓地到了后来竟怎么也找不到了。明代广东人许仁到眉州做太守,多次率人按图索骥去山里寻找苏洵墓,却一度次次徒劳而返,让他慨叹:“青山难觅先贤墓,白发重逢此寺僧。”到了清代康熙年间,眉州太守金一凤也带着士绅遍寻山野,最后进入一片寸步难行的荆棘林,当他们斩去杂草丛荆时,苏洵等人的坟墓终于显现在眼前,只是早已碑志剥蚀苔封叶积。金一凤感伤世间博学闻达之人,身后却落得如此光景。于是他捐囊封土,筑墓建祠,即今所存的“苏坟山”。这里是苏轼“更听潇潇风雨哀”的地方,也是让他在异乡“无处话凄凉” 的地方。可为凭吊者识。
  
  2.王润之
  
  泛泛东风初破五。
  江柳微黄,万万千千缕。
  佳气郁葱来绣户,
  当年江上生奇女。
  
  一盏寿觞谁与举。
  三个明珠,膝上王文度。
  放尽穷鳞看圉圉,
  天公为下曼陀雨。
  
  ——《蝶恋花》
  
  苏轼的第二个妻子王闰之是王弗的堂妹,比起王弗和朝云来,王闰之的名气最小。她的才干见识也许比不上王弗,但也是一个贤淑的妻子。王闰之也先于苏轼去世,让苏轼再遭打击,“泪尽目干”。
  
  王闰之是一个典型的传统家庭妇女。苏轼“乌台诗案”被捕入狱,王润之惊怖之下,担心那帮小人还会从诗文中找出苏轼的罪状,于是把苏轼的诗稿焚毁。这件事也成了千百年来喜欢苏轼的人们心中一个永难弥补的遗憾。
  
  尽管如此,王闰之也并非没有艺术细胞。苏轼一家在汝阴的时候,一天晚上,堂前梅花盛开,月色鲜霁,王润之叫苏轼请朋友到花下饮酒,她说:“春月胜如秋月,秋月令人凄惨,春月令人和悦。”苏轼大喜说:“我还真不知道你会诗。刚才你说的话,真是诗家语言。”所谓真诗在民间,并不会写诗的王闰之不经意间却说出了富有诗意的语言,给了苏轼灵感,让他写了一首《减字木兰花》:
  
  春庭月午,摇荡香醪光欲舞。
  步转回廊,半落梅花婉娩香。
  
  轻云薄雾,总是少年行乐处。
  不似秋光,只与离人照断肠。
  
  王闰之性格柔顺贤惠。在黄州的时候,苏轼心情郁闷,而小孩还在他面前牵衣哭闹,苏轼要发火,王闰之开导苏轼说:“你怎么比小孩还痴,为什么不开心点呢?” 苏轼听后正有所感愧,王闰之又洗涤好酒杯放在他面前。这件事被苏轼写进了诗里。在黄州苦涩艰辛的岁月中,有贤妻如此,对苏轼来说是一种大安慰。
  
  在王闰之过生日之际,苏轼放生鱼为她资福,并作上述的《蝶恋花》纪事。词中“三个明珠,膝上王文度”,是赞美她对三个儿子都一视同仁,疼爱不分彼此。王闰之和王弗的家乡都是眉州青神,那里江山秀美,岷江穿境而过。在漫天曼陀花雨中,山岭青翠,碧水孱湲,佳气葱郁,生于江畔人家的王闰之,在苏轼眼里,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
  
  3.王朝云
  
  一
  
  王朝云生于钱塘,葬于惠州;生于西湖,也葬于西湖。惠州西湖的六如亭就是她的墓址所在。据说亭里有一副对联:
  
  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
  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
  
  上联说的是一个著名的故事:苏轼曾拍着肚子问侍女里面是什么,有的说是文章,有的说是机关,惟有王朝云说是一肚子不合时宜。下联则写尽了苏轼独自听雨怀人的凄清。于是有古人牵强附会,根据这个对联生造出一段笔记,说苏轼有“朝云”“暮雨”两妾。其实对联中的“暮雨”并不是人名,而且苏轼大概也不会给女人取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名字。
  
  “朝云”才是一个美丽的名字,只是这份美丽却带有一种好景易逝的无奈。白居易曾经很煞风景地说:“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苏轼很欣赏白居易的这句诗,也写诗说:“彩云知易散,鷤鴃忧先吟。”殊不知,“彩云易散”竟成了朝云命运的谶语。不仅仅是因为名字类似,而且苏轼甚至无意间还把朝云说成彩云,如他曾为朝云写过一首《南歌子》:
  
  云鬓裁新绿,霞衣曳晓红。
  待歌凝立翠筵中。
  一朵彩云何事、下巫峰。
  
  趁拍鸾飞镜,回身燕漾空。
  莫翻红袖过帘栊。
  怕被杨花勾引、嫁东风。
  
  绿鬓霞衣,燕姿鸾影,苏轼确实写出了王朝云无与伦比的美,然而又把她比作巫山彩云,倏然而来,倏然而去,流转不息,飘忽不止,注定不能在人间常驻。
  
  不仅如此,秦观也为朝云写过一首《南歌子》:
  
  霭霭迷春态,溶溶媚晓光。
  不应容易下巫阳。
  只恐翰林前世、是襄王。 
  
  暂为清歌驻,还因暮雨忙。
  瞥然飞去断人肠。
  空使兰台公子、赋高唐。
  
  两首词都写得非常漂亮,苏词空灵飘逸,秦词婉媚缠绵。但他们不约而同地都用巫山飘云来比喻朝云,肯定就是因为其名字给他们灵感。相比苏词而言,秦词中的“暂为清歌驻,还因暮雨忙”,在事后联想起朝云的命运,更是让人触目惊心!清歌是难以停驻的,而“暮雨”虽然来源于巫阳,却也最终成为六如亭上那绵绵不尽的思念!
  
  朝云之所以取名朝云,也许就是因为当初她青春年少,但这样的名字,“瞥然飞去断人肠”的“朝云”,却没能陪伴苏轼度过最后的海外生涯,带走了苏轼最后的爱,留给了他永远的痛。
  
  二
  
  苏轼曾多次拿自己和白居易比较,说:“我甚似乐天,但无素与蛮。”尽管他确实不像白居易那样坐拥“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但身边朝云的风采,又何尝稍逊于樊素与小蛮?朝云之所以取这个名字,很可能还就是来自白居易《花非花》里的句子:
  
  “来如春梦不多时,去如朝云无觅处!”
  
  熙宁七年(1074),时在杭州的苏轼夫人王闰之把王朝云从歌舞班中买出,收为侍女,当时王朝云年仅十二岁。她长大后,大约是在黄州,被苏轼收为侍妾。夫人的侍女转变为侍妾,这是古代最平常的事。但苏轼和朝云却演绎了一段不平常的真情人生。
  
  王朝云一开始并不识字,然而她却是真正读懂苏轼的人。熙宁九年,苏轼在密州曾写过一首著名的《蝶恋花》:
  
  花褪残红青杏小。
  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
  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
  多情却被无情恼。
  
  王士祯《花草蒙拾》中说:“‘枝上柳绵’,恐屯田(柳永)缘情绮靡,未必能过。孰谓坡但解‘大江东去’耶?”实际上,这确实也是词史上最著名、最出色的《蝶恋花》之一。写这首词的时候,王朝云还是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多年后的一个秋天,层林尽染,落木萧萧。朝云唱起这首老歌,竟突然泪流满面。苏轼问她何故,朝云说:“唱到‘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就再也唱不下去了。”苏轼大笑:“我正悲秋,而你又开始伤春了!”
  
  古人认为,芳草为柳绵所化,所以枝上柳绵吹遍天涯,芳草也就随风而生。这首词也暗喻了苏轼“身行万里半天下,僧卧一庵初白头”的命运。在政敌的迫害下,他生涯类转蓬,一次比一次贬得远,一次比一次遭受的打击大。朝云唱到那两句时,想起苏轼宦海的浮沉、命运的无奈,于是泪下如雨,不能自已。
  
  朝云去世后,苏轼“终生不复听此词”。
  
  在黄州,朝云曾经生过一个儿子,取名遯生,小名干儿。满月后浴儿,苏轼写了一首诗:
  
  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
  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这当然是苏轼随意调侃的一首诗,并非用心之作,但千百年来却一直为人所津津乐道,引起了广泛的共鸣,因为“聪明反被聪明误”是历经沧桑的人共同的体会。
  
  但干儿后来夭亡了,苏轼和朝云都很悲痛。苏轼专门有《哭干儿诗》:“吾年四十九,羁旅失幼子。幼子真吾儿,眉角生已似。……吾老常鲜欢,赖此一笑喜。忽然遭夺去,恶业我累尔。……我泪犹可拭,日远当日忘。母哭不可闻,欲与汝俱亡。故衣尚悬架,涨乳已流床。……”
  
  苏轼和朝云,就是这样相依相扶度过人生中一次又一次的凄风苦雨、惊涛骇浪。
  
  三
  
  被流放到惠州之前,苏轼夫人王闰之已经去世。而当时的岭南是人们心目中是蛮风蜑雨、毒雾瘴气的地方。苏轼为此遣散了家里的姬妾。但朝云不肯离开,坚持跟随苏轼去了惠州。
  
  以前电视剧《苏东坡》里演到这段故事时,苏轼是佯装不要朝云,把她赶走,而朝云却躲在附近,一直跟随他,结果被发现后,两人抱头痛哭,朝云犹自喊到:“我不走!我不走!”可惜电视剧里最后苏轼在朝云墓前徜徉时,播放的歌曲却是苏轼写给王弗的《江城子》。其实,苏轼曾为朝云写过不少诗词的,比如关于朝云不肯离他而去,后来他曾有一首诗记述甚详:
  
  长春如稚女,飘飘倚轻飔。卯酒晕玉颊,红绡卷生衣。
  低颜香自敛,含睇意颇微。宁当娣黄菊,未肯似戎葵。
  谁言此弱质,阅岁观盛衰。頩然疑薄怒,沃盥未可挥。
  瘴雨吹蛮风,凋零岂容迟。老人不解饮,短句余清悲。
  
  从诗里可以看出,朝云不怕蛮烟瘴雾,万里追随苏轼,要她离开,反倒让她生气。最终是两人到了惠州后相依为命,患难与共。苏轼想起白居易曾有一个爱妾杨柳枝,在白居易老病的时候离开了他。现在苏轼不仅老病,而且被贬南荒,境遇比白居易差得多,但朝云却不离不弃,无怨无悔。为此苏轼专门写了一首《朝云诗》:
  
  不似杨枝别乐天,恰如通德伴伶玄。
  阿奴络秀不同老,天女维摩总解禅。
  经卷药炉新活计,舞衫歌扇旧因缘。
  丹成逐我三山去,不作巫阳云雨仙。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击赏其“诗意绝佳”。饱经忧患的苏轼已看尽了尘世的污浊和无奈,只想带着朝云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远离险恶的人心,共赴三山仙境,去追求无拘无束的生活。所以在惠州朝云洗去铅华,抛下了舞衫歌扇,伴随苏轼平静地度过谪居生涯。
  
  此时苏轼已五十有九,朝云才三十有二,苏轼在诗里把朝云称作天女,把自己比作维摩诘。古代文人都很喜欢《维摩经》,上面说:“佛告文殊师利,汝诣维摩诘问病时,维摩室有一天女,见诸大人,闻所说法,便现其身,以天花散诸菩萨大弟子上,而为供养。”朝云便如散花天女,陪伴在多病的苏轼身边,两人的感情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升华。
  
  苏轼多次把朝云比如天女,并且着力描绘了她的美丽,如《三部乐》:
  
  美人如月,乍见掩暮云,更增妍绝。
  算应无恨,安用阴晴圆缺。
  娇甚空只成愁,待下床又懒,未语先咽。
  数日不来,落尽一庭红叶。 
  
  今朝置酒强起,问为谁减动,一分香雪?
  何事散花却病,维摩无疾?
  却低眉、惨然不答,唱金缕、一声怨切。
  堪折便折,且惜取、少年花发。
  
  曾经有一本苏轼的词集注释称“美人如月”,意思是美人的脸如满月,显然不对。这里苏轼是用月亮的阴晴圆缺,来描写心情的变化;用暮云掩月,来刻画惆怅倦怠的美人形象。在寂寥冷清的环境中,朝云依然那么美丽动人,甚至更增妍绝。
  
  还有一首《殢人娇》:
  
  白发苍颜,正是维摩境界。
  空方丈、散花何碍。
  朱唇箸点,更髻鬟生彩。
  这些个、千生万生只在。 
  
  好事心肠,著人情态。
  闲窗下、敛云凝黛。
  明朝端午,学纫兰为佩。
  寻一首好诗,要书裙带。
  
  白发苍颜的苏轼,和敛云凝黛的朝云,确实和维摩天女那样相得益彰,远离京师是非之地,反倒生活得相对宁静怡然。“朱唇箸点,更髻鬟生彩”,朝云在苏轼笔下,是如此的光彩照人,圣洁无比!
  
  词里说,要在端午的时候,为朝云写首好诗。于是苏轼很快又写了一首《浣溪沙·端午》:
  
  轻汗微微透碧纨,
  明朝端午浴芳兰。
  流香涨腻满晴川。
  
  彩线轻缠红玉臂,
  小符斜挂绿云鬟。
  佳人相见一千年。
  
  词中描写了端午沐浴的场景,彩线缠臂,可以不病湿;小符配身,可以辟五兵。“流香涨腻满晴川”,脂香粉腻顺水流淌,是一幅多么美丽而热闹的画面。而“佳人相见一千年”,则表现了两人希望一直这样相依相扶生活下去的愿望。在老迈之年谪居南荒,朝云已成了苏轼最后的慰藉和感情归宿。
  
  四
  
  朝云就是在惠州病逝的。朝云本不识字,跟着苏轼耳熏目染,已粗有楷法。她还对佛学很有兴趣,跟着老尼学习佛法,苏轼称其也对佛理也粗识大意,“诵《金刚经》四句偈而绝”。
  
  苏轼将朝云安葬于惠州西湖畔的栖禅寺松林中,并和以前为朝云写的诗以自解:
  
  苗而不秀岂其天,不使童乌与我玄。
  驻景恨无千岁药,赠行惟有小乘禅。
  伤心一念偿前债,弹指三生断后缘。
  归卧竹根无远近,夜灯勤礼塔中仙。
  
  在诗中可以体会到苏轼对朝云深厚的眷恋之情。“伤心一念偿前债,弹指三生断后缘”,比之当年他对王闰之“泪尽目干”来又更进一层,三生盟约,来世无凭,朝云的离去,使垂暮之年的苏轼对人生的态度更加冷寂淡然。
  
  这年十月,惠州梅花开放,山野湖畔千树竞发,暗香浮动。宋人都很喜欢梅花,苏轼也不例外,刚到岭南的时候,他就连写了几首梅花诗,使罗浮山的梅花盛名远播。此时的苏轼睹梅思人,以梅喻人,又写了一首《西江月》:
  
  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
  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么凤。
  
  素面常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
  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惠州有一种珍禽倒挂子,貌似绿毛凤但形体更小,所以苏轼称之为“绿毛么凤”。它们经常倒挂在梅花树上,这是岭南梅花特有的奇特美景。
  
  “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幺凤”,让晁补之读到后感叹不已:“此老须过海,只为古今人不能道及,应罚教去。”“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被《红楼梦》化用在薛宝琴的词里:“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有的版本又是“明月梨花一梦”,都和苏轼词有着渊源关系。
  
  明朝杨慎在《词品》里几乎不假思索地说:“古今梅词,以坡仙绿毛幺凤为第一。”这首《西江月》能否算咏梅词第一,肯定会有争议,杨慎那样说,也许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和苏轼是同乡。但论意境的高洁空灵、感情的蕴藉深沉,别的咏梅词确实是无出其右的。
  
  绍圣四年四月,苏轼又被贬为琼州别驾,从惠州移昌化军安置。这下要渡海而去了,在当时已经是天涯的尽头了。苏辙也贬到雷州,两兄弟正好从藤州一起走到雷州,能在贬谪岁月中相聚一段时间,也是不幸中之大幸。苏轼《和陶止酒》诗中记述了因为身体的原因,苏辙劝他戒酒的事,并写他对苏辙感叹:“萧然两别驾,各携一稚子。子室有孟光,我室惟法喜。”苏辙的妻子史氏出自眉州名门,几十年来和苏辙相濡以沫,举案齐眉。而苏轼则自朝云去后,只闻佛法,不再另娶了。
  
  在到达藤州之前,途经广西梧州的时候,苏轼听江边父老说苏辙刚刚经过,于是赶紧去追,并写了一首长诗给苏辙看,诗中安慰他:“莫嫌琼雷隔云海,圣恩尚许遥相望。”其实背地里,苏轼对自己被赶到海外孤岛绝非那么乐观,他固然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只是这份洒脱的背后,却是勘破世事的空寂和无可奈何的悲凉。
  
  在梧州,面对茫茫烟水,苏轼写了一首怀念朝云的《江城子》:
  
  银涛无际卷蓬瀛。
  落霞明,暮云平。
  曾见青鸾紫凤、下层城。
  二十五弦弹不尽,空感慨,惜离情。
  
  苍梧烟水断归程。
  卷霓旌,为谁迎?
  空有千行流泪、寄幽贞。
  舞罢鱼龙云海晚,千古恨,入江声。
  
  当初和朝云“曾见青鸾紫凤、下层城”,如今却只剩下苏轼孑然一身。人世间的一切名利追逐,一切悲欢扰攘,都如古时的大型魔幻杂耍游戏鱼龙曼延一样,热闹之后,喧腾之后,一切都灰飞烟灭,留下来的,只有那充斥于天地间的无边无际的寂寞:
  
  “千古恨,入江声”!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4044170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