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站长文存 > 政论杂文

抵抗谁?(何二元)
【时间:2007/6/30 】 【来源:本站 】 【作者: 何二元】 【已经浏览4079 次】

 

    我以为今天的所谓“文坛第一事”(见9月15日《文论报》《九五文坛第一事》),也极有可能变成“第一糊涂事”的。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个以“抵抗”为旗帜的“第一事”,似乎连抵抗的对象也并不甚了然。

 

    当然,张承志们自以为是有抵抗对象的,这就是“进入90年代以来知识分子大规模、大范围的媚俗投降现象”。这里的“知识分子”是指“中国作家”。但是,我们如果没有忘记中国已经开始进入市场经济体制,那么就应该知道今天“中国作家”其实已没有制造“文坛第一事”的能量了,只有消费者才是市场的上帝,同样,也只有读者才是“文坛”的上帝,所以,文坛若是出了问题,抵抗的对象当是读者才对。比如,同一张《文论报》上,就有一篇题为《读者也有责任》的文章。

 

    然而,市场经济条件下,这“读者”二字又该定义为“口袋里有钱的读书人”才对,否则,任你如何高雅,也奈何不了文坛之事。所以文坛雅俗之争,其实应归结为是让雅读者有钱呢,还是让俗读者有钱,假如一方面默认俗读者有钱的现状,一方面却奢谈“抵抗媚俗”,那是不是有点违背市场经济规律呢?

 

    文坛之事,其实极小,所谓“文坛第一事”也不过尔尔,不会发生什么“轰动效应”,不值得大惊小怪。暴发户们有了钱,感觉良好,需要调侃搞笑,以嘲弄昔日的贵族,于是就有王朔们应运而出,如此而已。所以,我以为王蒙的理解王朔(但我不赞成其“欣赏”王朔)是深刻的。其实,暴发户们的需求,又岂在区区文坛,君不见,文坛之外,那满世界的宾馆饭店、歌厅舞楼、卡拉OK、异性按摩,又有哪一件不“媚俗”,哪一处少得了王朔们呢(这些场所正是王朔作品人物的用武之地)?岂止于此,按照马克思的理论,掌握经济实权的阶级,最终还必将提出政权要求呢,这又岂是张承志们手中的一枝笔所能“抵抗”?

 

    所以,鲁迅是清醒的,当年他就把自己的抵抗称为“绝望的抗战”。然而这么一来,他不但行不得医,也弄不成文,因为他绝写不出所谓“纯文学”。当年就有不少人不承认他的杂文是文学,而今天中国大陆的畅销周作人们的“美文”,其实也正含有鄙视鲁迅这一层意思在内。

 

    鲁迅没有成为纯文学家,然而他是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这是谁都不能否认的,毛泽东说鲁迅后期学会了辩证法,便是于此立论。我觉得今天的中国“文坛”,所缺的并不是什么“文学”,倒是很缺少一点唯物主义。精神(加之“文明”二字也无济于事)从来都只能是第二性的,因此,“抵抗”精神而不“抵抗”其物质环境,最终只能是唐·吉科德与风车的一场混战。

 

    这“物质环境”是什么呢?“抵抗”二字火药味太浓,让我换一个说法吧:就是要“反思”改革开放以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

 

1995年10月9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7191862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