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全国学会 > 历届年会

吕叔湘:谈谈大学语文课的重要性和教学的艰巨性
【时间:2010/1/6 】 【来源:无 】 【作者: 吕叔湘】 【已经浏览5067 次】

——1986年11月21日在全国大学语文教学研究会三届年会上的讲话

各位同志:

    中玉会长邀我参加这次全国大学语文教学研究会三届年会,我很高兴。我没有教大学语文课的经验,大学语文也并不等于中文系里的某一门课程,有它的特殊性质和意义。我今天的讲话只能说是姑妄言之,请诸位姑妄听之。

    我看了一些《大学语文通讯》,其中对大学语文这门课的意义作用发表了许多很好的意见。我对这门课有个总的感觉:从各方面提出的要求来看,这门课承担的任务比较重。课程的内容要讲现代汉语,现代文学,包括外国文学,也还要讲一点文艺理论。另一方面要讲较多的古代文学作品,连带要讲点古代汉语和古代的文化、艺术、哲学以至宗教,内容可谓十分丰富。这样在教学上就有一个怎样安排的问题。这只是语文知识方面的内容,此外写文章当然也包括在大学语文教学内,也是其中很重要的方面。写文章的事儿,本来在中学里应可以解决,实际上现在中学里未能解决这个问题。目前在大学里,不仅中文系以外系科学生在写文章上存在不少问题,即是中文系的学生,写文章也仍不同程度存在问题。文章有短文,长文,一般性的文章,专业性的文章,还有各行各业的文章,写好这些文章都要训练。专业性的文章不只写论文,工业技术部门生产的机器、仪器要写一个说明书,写说明书看上去很简单,要写的给人家一看就懂,也并不容易。我常常看到本国共创出产的商品所写的说明书,对这个产品怎样使用往往并未写清楚,只有那些夸奖的话,四字句儿一连串,讲得怎么个好。我看到国外一些商品的说明书,有的就写得很好,还画上图解箭头,一看以后就知道怎样使用。再如法院里当法官的审理案件,最后的写一份判决书,听说有很多法官不会写判决书,有些还是政法学院法律系毕业的。这样看来,大学语文训练学生写好各类文章是必不可少的。关于怎样写好一般性的文章,我看有个办法,就是写了以后找一个外行看看,听听他的意见,不要先请内行看,如学生写了给老师看,老师当然可以看得懂,因为老师是内行。光内行看懂不够,要能是外行看懂才行。我认为大学语文这门课还应当注意学生的阅读训练。现在小学、中学以至大学,都没有很好重视对学生的阅读训练。从小学起学生阅读书本,习惯于一个字一个字地念下去,读得很慢。有的人还有这么个习惯,看书时嘴里念念有词,不念就看不下去,已成了一种习惯,连看报也得念。放声念在小学阶段是需要的,渐渐地应该改掉,要不念就能看下去,而且要快,能一目十行。所谓一目十行,不是这十行有五百字一眼都看到记住,这是不可能的,而是对这十行字大概讲些什么,一下子能把主要内容抓住,这个功夫就得训练。中国的同学到国外去留学,首先碰到的问题,就是看书看不过来。无论是学文科或是理工医农专业,参考书一大堆。中国同学看书,只有一行一行看下去的习惯,没有较快的阅读速度,不能对一本书花上半天的时间就把全书的基本内容抓住。语文课应当包括这样一个内容,就是训练学生快读,善于抓出书中的要点。大学语文教学要完成这么多的任务。外语中有个成语叫“一石二鸟”,掷一块石头可以打下两只鸟,我们叫做“一箭双雕”。想,在大学语文的任务不是两只鸟而是十只鸟,我看就得用鸟枪,把子弹一下子分散打出去,才能打得下这么多鸟。当然这只是个比方。那么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一个办法就是减少任务,减少什么呢?好多内容都是有连带关系的,如学古代文学,就得学点古代汉语知识;学古文还得了解古代文化、历史、哲学等等。如果说减少作文,大学语文课一篇文章都不做,也不符合教学要求和不能满足学生的需要,看来减少哪一方内容都不好办。另一个办法就是在编教材上想办法,把要讲的内容都尽可能压缩在教材里面,搞“压缩饼干”,营养成分都有了,体积不大。但压缩饼干据吃过的人说是食之无味,不大爱吃,食之也不易消化。目前编写教材还有一种思想,要毕其功于一役,什么东西都放到教材里去,好像教材教完就什么都学到了。毕其功于一役的做法会是教材的分量越来越大。前天《北京晚报》上登载了北京电大文科教研室呼吁要改变电大教材不适应教学的现状的报导,全文如下:“北京电大文科教研室在前不久所召开的京津沪三市电大第三次协作会议上说:电大中文专业教材不适应于教学的现状,必须尽快改变,否则将会严重影响电大教学质量的进一步提高。这位负责人对电大中文专业八二年所使用的教材,略作分析以后指出,种类多、分量重、内容多偏深,没有很好体现大专层次培养目标和规格的要求,是中文教材最大的缺陷之一。他举例说:‘中央电大开设十一门课程,要求学生必备的教材共有二十五种,五十三本,外国文学开设八十个课时,制定必备的教材有四种九本,计三百五十多万字。另外中央电大开设的课程教材,几乎都是请名牌大学的教授副教授、主讲教师编写的,他们编写的教材虽然专业知识的系统性比较强,学术价值比较高,但不是从大专的培养目标出发,电大学生的实际水平出发,因而内容偏多偏深’。”

    以上讲的是电大,其实全日制正规大学的教材也是偏多,至于对教材的使用,我间接听到一些情况,教师讲得基本上是教材上写的,学生看了这本教材也可不必听讲了,因为讲的和书上写的出入不大。这样编写和使用教材都不理想。我认为教材的编写要区别对待,要有一种引导学生入门的教材,分量不宜重,内容不要烦琐,要突出重点要害,让学生看了感兴趣,看完了确实能入其门。另外要有分量比较多的参考书,学生对哪一门有兴趣就去找那一本参考书来看,不要样样都编入一本教材里,不能毕其功于一役。一个大的战役,是要分头打几仗的。我认为大学语文课的教学,问题不在于减任务或浓缩教材,应侧重在发动学生的自学积极性。学生的兴趣发动起来了,就会自觉自愿地学。目前有一部分同学是很乐意学这门课的,也有些同学则出于不得已,学校规定了不得不学。针对这两种情况,就要教师能把原来感兴趣的使之兴趣更浓,原来不感兴趣的使之变成感兴趣。发动学习积极性很重要。学习任何一门课,首先要引起学生的学习兴趣,英语里有个成语,你可以把一匹马牵到河边让它喝水,它就是不喝,你也没有办法。一辆汽车,要把它的发动机发动起来才行,用人来拉它走或是推动它走则推不动,把发动机一发动,问题就很简单,你坐在那里手握方向盘就行,它自己会动起来向前走了。积极性不只用于学习上,其他方面也一样,喜欢唱歌的人要他不唱不行,喜欢跳舞的人要他不跳不行,一个人的积极性发动起来,太行山都可以把它搬走。

    发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容易不容易呢?当老师的很重要,我感到要解决大学语文课承担任务比较重的问题,要有三个条件。第一个是教师,第二个是教材,第三个是时间。教材问题上面谈了,时间也是个问题,目前这门课的教学课时,估计不超过一百小时,或稍超过些,有的学校可能不到一百小时,要解决这么多内容确实很紧张。需要占用学生课外的时间,可有的学校教学安排的很紧,学生没有自由支配的时间,如果学生有兴趣的话,只有靠学生自己挤时间来学。教师的问题,按照我的想法,要求教师不只是讲课,一到课堂打开教材,滔滔不绝地讲到下课,学生只是你讲我记,这样的方式很难完成现有这本教材(徐编修订三版)的任务。教师不只是讲,要诱导学生对这门课程发生兴趣自觉地学,跟学生们讨论,回答学生提出的问题,指导学生去阅读某种书籍,对一些问题自找答案。教师的主要任务是回答学生的咨询,这样的教师怕还不容易找到,因为大多数教师都习惯于讲,不怕讲得多,你要他少讲,多回答学生咨询的问题就不习惯了。对这门课的教师配备也存在问题,大学语文课在有些理工医农等大学里,可惜还没被视为主要的课程,聘请教师尚较困难,即使在有中文系的文理科综合大学里,在中文系之外各系开设大学语文课,聘请教师也有一定困难。因为有些专家不肯教这门课,认为自己是什么文字专家,文艺评论专家,语言学等等专家了,好像教大学语文会失身份,被有些人瞧不起,其实真要让这些专家来教这门课,不一定教得成功,因为他们即便很专,但只专到一个东西里面去了,对别的知识往往不太了然。学生问的并不只是他专门研究的问题,对这些问题他往往迟疑,回答不出来,因为只有问他的专门,才能回答如流,所以教大学语文课,其实很不容易,真正的专家也不一定能教好。可惜现在的风气就是这样,认为专家吃香。一般基础课教师虽然不太专,可是知识面很广,哪方面都有点知识,教课也有办法,能够教得好,学生深受其益。这样的教师反而不大吃香,评职称时就主要问你有多少著作,却不大问课教的怎么样,这种风气之在不太好。我们站在整个社会作用的立场上来评论教师,请问究竟谁的贡献大呢?一个好的教师教出来的学生将来的发展前途很远大,学生得益多在于大学一二年级时,学习基础课有很好的教师教他。有些专家在某门学科上真正作出成绩,当然很有贡献,可是有的“专家”不过徒有其名,并没有作出什么贡献。

    今天我的话就讲到这里为止,姑妄言之,大家就姑妄听之吧!谢谢大家。

    (据录音整理,未及请吕先生审阅,题目为编者所加)

    (何二元输入)

    (原载《中文自学指导》1987年第2期,转见《吕叔湘全集》第11卷,189-194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9234472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