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教图
频  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站长教材 > 人民教材

莫言讲狐狸精怪故事
【时间:2014/5/29 】 【来源:本站 】 【作者: 付帅】 【已经浏览2787 次】

 

莫言很会讲狐狸和精怪的故事,这些故事都是他从老人那里听来的。比如他讲“我大爷爷”讲给他听的故事。

他说,我大爷爷的故事大部分是用第一人称,讲得似乎都是他亲身经历的事,当时我们信以为真,后来才知道他是在随机创作。因为他是乡村医生,经常半夜三更出诊,这就为他创作故事提供了基础。他总是用这样的话开头:前天夜里,我到东村王老五家去给他老婆看病,回来时,路过那座小石桥,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坐在桥上哭泣。我问她,大嫂,深更半夜的,你一个妇道人家,独自一人,在这里哭什么?那个女人抬头来——她可真是美丽极了,走遍天下也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美人了——这个美丽的女人说:“先生,俺的孩子病了,快要死了,你能去给他看看吗?”我大爷爷说,高密东北乡哪有我不认识的女人?这个女人,肯定是个妖精。于是我大爷爷问:“你家住在那里?”那女人指指桥下,说:“在那里。”我大爷爷说:“行了,你别装人了,我知道你是桥下那条白鳝精。”那个女人一看机关被拆穿,合着嘴巴笑笑,说:“又被你看穿了”,然后她一头扎到桥下去了。传说那座石桥下有一条像水桶那样粗的白鳝鱼,就是它变化成人来诱惑我的大爷爷。我们就问:“大爷爷,你为什么不跟她去呢?既然她那样美丽……”我大爷爷说:“傻孩子们,我去了还能回来吗?”接着他又讲了一个故事,他说不久前的一个深夜里,来了一个人,牵着一匹黑色的小毛驴,手里提着一盏红灯笼,说是家里有急产病人。我的大爷爷医德很好,匆忙穿好衣服,跟着那人去了。我大爷爷说月亮出来了,那匹黑色的小驴在月光下像光滑的丝绸一样闪闪发光,那人把我的大爷爷扶到驴上,说:“先生,坐好了没有?”我大爷爷说坐好了。那人就在驴屁股上拍了一掌。我大爷爷说,你们做梦也想不到那头小毛驴跑得有多么快,怎么个快法?只听到耳边的风呼呼地响,路两边的树一起向后倒了。我们感叹不已,这驴是够快了,跟火箭差不多。我大爷爷说,骑在这样的飞驴上,他知道大事不好,肯定又碰到妖精了,但究竟是个什么妖精呢?暂时还不知道。我大爷爷打定了主意要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妖精。很快,毛驴从空中降落下来,落在了一片灯火辉煌的豪宅里,那个人把我大爷爷从驴上扶下来,然后出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把我大爷爷引到病人的房间里,原来是一个产妇要生产。乡村医生都是全活,接生对我大爷爷来说也不是一件难事。于是我大爷爷就挽直袖子,给那个产妇接生。我大爷爷说那个产妇长得也很漂亮,走遍天下也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美人了——这是我大爷爷的习惯句式——这个产妇不但长得美,而且生育的能力惊人,我大爷爷刚接下一个毛茸茸的小孩,又一个小孩子露出头来,我大爷爷想:嗨,是对双胞胎!但又一个毛茸茸的小孩子露出头来,我大爷爷想原来是三胞胎!又有一个毛茸茸的小孩子露出头来,就这样一个一个又一个,一连生了八个,都是毛茸茸的,都拖着一条小尾巴,可爱极了!我大爷爷恍然大悟,大喊一声:“狐狸!”这一声喊不要紧,只听到一阵鬼哭狼嚎,眼前漆黑一片,我大爷爷情急之下,张嘴咬破了自己的中指——据说此法可辟邪——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一座坟墓里,眼前是一堆毛茸茸的小狐狸。大狐狸跑了。

这样的故事我在小时候也听老人们说过,现在总结起来有这样几个特点:一是精怪们大多是女子,而且是极美丽的女子。二是精怪们想法是要害人的,但她们却并不让人感到害怕,多少还透着点可爱。三是精怪们最怕的是道破她们的出处,道破后原形现出就只有逃之夭夭了。

莫言在小说中也多次提到《聊斋》,如《杂感十二篇·雨夜与小狐狸同床共枕》中说:在我的心目中,最佳睡眠环境应该是:夜深人静,潇潇的秋雨或者霏霏的春雨落在窗前的花叶上。近处是细细的雨打花叶声,远处传来狗的朦胧叫声。床上是新晒过的、散发着阳光香气的被褥。桌上一支红烛高烧,照耀着一本打开的线装书。看书到倦时,有体态轻盈、吐气如兰的小狐狸精送来一壶滚烫的绍兴黄酒,外加一碟花生米,再加一碟豆腐干。然后欣赏着小狐狸精的明眸皓齿,不知不觉中把酒喝尽。微醺中,与小狐狸精相扶上床,在薄寒中宽衣解带,然后颠鸾倒凤,耕云播雨。再然后,便相拥相抱,沉沉睡去。这种情景只在《聊斋志异》里读到过,生活中或能一遇,此生无憾矣!爱情也罢,艳遇也罢,人在孤独中寻求慰藉趋乐避苦,这才是最真实的人性。

莫言也谈到了婴宁,他说:“这个小妖精爱笑成癖,动不动就笑得低头弯腰,不可自制。她笑得毫无来由,毫不做作。一片清纯,无比天真。”(《杂感十二篇·人世难逢开口笑》)婴宁是十六七岁的年纪,如果你也曾是十六七岁的少女,你就会明白这毫无来由的笑,毫不做作的笑。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正读高中,晚上九点半下晚自习,十点钟熄灯休息。就在九点半到十点半之间,我和女伴选了一条绕远的路回宿舍,忘记了说什么,就开始大笑起来。突然背后传来一个声音,有什么好笑的?我记得回过头时看到校长长长的黑黑的严肃的脸,吓得呆住了,再也没有了笑的心情。现在想想,也许他真的想知道我们笑的缘由,也同我们一起笑?只是猜测罢了。

在民间,狐狸、黄鼠狼、蛇都是很有灵性的动物,他们常常幻化成人,介入到人的生活中。猫也如此,但总不如狐狸精、蛇精美丽浪漫。莫言也讲了猫成精的故事:是祖母对我说过的,从前,一个女人在案板上切肉,家养的猫伸爪偷肉,女人一刀劈去,斩断了一只猫前腿,那只猫蔫了些日子就死了。女人斩断猫腿时,正怀着孕,后来她生出一子,缺了一只胳膊,此子虽缺一臂,但极善爬树,极善捕鼠。此子乃那猫转胎而生。”这个故事暗含了因果报应和中国人对神秘现象的禁忌。

另一个故事,祖母说,很早很早以前啦,有一个人养了一条猫和一匹狗。主人是开劈柴店的,外出时,就吩咐狗和猫劈柴。狗埋头苦干,猫偷懒耍滑。主人回来,猫就蹦到主人肩头上,把劈柴之功据为己有,然后又说狗如何如何奸滑不卖力气。猫一边说一边用爪子轻轻搔着主人的耳垂——那纤细的小爪子挠着耳垂痒痒的实在是舒服——主人就痛打狗一顿,连分辩都不许。分配饮食时,主人自然就偏着猫。狗只好生闷气。第二次,狗为赎罪,更努力地劳动。主人回来,猫更快地跳到主人肩上——那纤细的小爪子挠着耳垂痒痒的实在是舒服——猫哭诉道:“主人啊,主人啊,主人!你不要表扬我啦!也不要嘉奖我啦!狗今天对我冷嘲热讽,我受不了啦!”主人大怒,打了狗一顿。分配饮食的时候,一丁点儿也不给狗。猫吃食时,狗蹲在一边,生着闷气挨着饿。第三次,狗干脆罢工了,猫更不干。主人回来,一看,一根柴也没劈,便气冲冲地问:“怎么回事?”狗自然不吱声。主人就问猫。猫哆嗦着说:“我不敢说……”主人道:“你说,我给你做主!”猫哭着说:“主人啊,狗今天说我拍马屁,我跟它争了两句,它张嘴就咬我,幸亏我会上树,跳到杏树上才没被它咬死。狗在树下蹲着,我不敢下来。我虽然想下来劈柴,但我怕死。主人啊,我有罪,我没能坚持工作,我错了啊!”主人这一次把狗腿都打断了,分配饮食时,一点也不给狗。猫吃饱了,就把一条剩下的鱼叼到狗面前,说:“狗大哥,你把这条鱼吃了吧!”狗张开嘴,一下就把猫的脖子咬断了。主人一棍就把狗打死了。从此,狗与猫便成了仇家。

猫不会变成美女,所以猫的奸滑让人憎恶,即使做了好事,也不过是它的本能。比如下面祖母讲过的这个故事。

明朝时,有五个千斤重的大耗子成了精,变成人,当了皇帝的宰相一类的大官,他们扰乱朝纲,怂恿着皇帝干坏事。一个大臣,自然是忠臣,自然也是有慧眼的,看破了机关,回家对父亲说了——这又引出了一个故事:相传,古代,为了削减人口,人到了六十岁,不管健康与否,统统要“装窑”的,这“装窑”据祖母说,就是把人背到一个专门的地方去饿死(有点像日本小说《槽山节考》里的情景)。这大臣是个孝子,因为孝,就把父亲放在夹壁墙里藏起来(其实是利用职权破坏皇家的法规,是孝子不是忠臣)。大臣说:爹,朝里那五个重臣是五匹成精的老鼠,每匹有一千斤重,不知可有法子降服没有?大臣爹说:八斤猫可降千斤鼠。大臣说:哪里去寻八斤重的猫?大臣爹说:咱家那匹黑猫差不多就有八斤。大臣唤了猫来用秤一称,只有七斤半重。大臣爹说:不妨事,明日上朝前,你弄半斤猪肉让猫吃了,不就八斤猫了吗?大臣点头称是。次日,那大臣割了九两(旧秤)猪肉喂给猫吃。为什么割九两呢?因为猫吃肉不会不掉渣,余出一两来保险。大臣把原重七斤半吃了九两肉的黑猫揣在袖里胸有成竹地上了朝。文武群臣分列两边,皇帝坐在龙墩上打盹。大臣把藏在袍袖里的猫往外露了露,那猫凄厉地叫了一声,群臣诧异着,皇帝也睁开了睡眼。猫又叫了一声,就见那五个耗子变成的重臣索索地抖起来。大臣一松袍袖,那猫嗖地蹿出,跳到龙墩前的台阶上,竖毛弓腰,扬尾哆须,连连发威呜叫,那五重臣抖抖索索,抖抖索索,瘫倒在堂前。猫继续呜叫发威,五重臣显出原形,袍靴之类尽脱落,就见五匹大鼠一字儿排开,初时都大如黄牛,后来越缩越小,越缩越小,缩得都如拳头般大,猫慢慢踱上去,一爪一个,全给消灭了。皇上翻然醒悟,要重赏那大臣,大臣却跪地叩头,求恕欺君之罪。皇上听他诉说,知道这奇谋出自一该“装窑”而未“装窑”的老人,由此可见,老人还是有用处的,于是就撤销了六十岁“装窑”的命令。

下面这个故事就多少带有喜剧色彩,结局出乎意料,是农民式的幽默。

早年间,东村里一个闲汉,养了一只黑猫,成了精,那闲汉想吃鱼啦,只要心里一想,不用说话,就有一盘煎好的大鱼,从半天空里飘飘悠悠,飘飘悠悠,落在闲汉眼前,酒盅、酒壶、筷子也跟着飘来。那闲汉想吃肉啦,只要一想,就看到一盘切成鸡蛋那么大的红烧猪头肉,喷香喷香,冒着热气,飘飘悠悠,飘飘悠悠,落在闲汉眼前……人吃饱了,就挑口吃了,有一天那闲汉想吃鲤鱼,飘来了一盘鲫鱼,闲汉生了气,把那盘喷香冒热气的鲫鱼给倒进圈(厕所)里了。黑了天,就听到黑猫在窗外说:“张三,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你想吃鲤鱼,全青岛大小饭馆都没有,寻思着鲫鱼也不差,女人生了小孩没有奶都吃鲫鱼,就给你来一盘,一百八十里路,远路风程,给你弄来,你竟倒进圈里!张三,你等着吧,我饶不了你!”张三也不是个省事的,就说:“你能怎么着我?”黑猫说:“你看,着火啦!着火啦!”张三躺在炕上,就看到窗户棂上的纸冒着蓝色的小火苗着起来……打这天起,张三可就跟黑猫斗上了,俩人斗得你死我活,分不出个高低。有一天黑夜,张三坐在炕上吃烟,巴嗒巴嗒的,一袋接着一袋,黑猫在窗外说:“真香!这烟儿真香!”张三也不吱声。黑猫又说:“我吃口烟,好张三!”张三说:“吃口就吃口。”他慢吞吞地把早就装足了药的枪从身后拿过来,把枪筒子伸到窗棂子外边,张三说:“老黑,你含住烟袋嘴。”黑猫说:“好。”“含住了?”张三问。黑猫说:“含住了。”“真含住了?”“真含住了。”“点火啦。”“点吧。”张三一勾枪机子,只听“呼通”一声响,把窗户纸都震破了。张三说:“杂种!叫你吃!”刚要出去看看,就听到黑猫咳嗽着说:“吭吭……这烟好大的劲!”

莫言还给他的哥们讲这类故事。阿城《闲话闲说》里记莫言讲鬼故事:八六年夏天我和莫言在辽宁大连,他讲过有一次他回家乡山东高密,晚上近到村子,村前有个芦苇荡,于是卷起裤腿涉水过去。不料人一搅动,水中立起无数的小红孩儿,连说吵死了吵死了,莫言只好退回岸上,水里复归平静。但这水总是要过的,否则如何回家?家又就近在眼前,于是再蹚到水里,小红孩儿则又从水中立起,连说吵死了吵死了。反复了几次之后,莫言只好在岸上蹲了一夜,天亮这才涉水回家。这是我自小以来听到的最好的一个鬼故事,因此高兴了好久,好像将童年的恐怖洗尽,重为天真。

(付帅整理)

 

【导读】

莫言善于讲故事,他讲故事的天赋可以追溯到作《聊斋志异》的蒲松龄。他说:二百多年前,我的故乡曾出了一个讲故事的伟大天才蒲松龄,我们村里的许多人,包括我,都是他的传人。我在集体劳动的田间地头,在生产队的牛棚马厩,在我爷爷奶奶的热炕头上,甚至在摇摇晃晃地行进着的牛车上,聆听了许许多多神鬼故事、历史传奇、逸闻趣事,这些故事都与当地的自然环境,家庭历史紧密联系在一起,使我产生了强烈的现实感。

我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这些东西会成为我的写作素材,我当时只是一个迷恋故事的孩子,醉心地聆听着人们的讲述。那时我是一个绝对的有神论者,我相信万物都有灵性,我见到一棵大树会肃然起敬,我看到一只鸟会感到它随时会变化成人,我遇到一个陌生人,也会怀疑他是一个动物变化而成。每当夜晚我从生产队的记工房回家时,无边的恐惧便包围了我,为了壮胆,我一边奔跑一边大声歌唱。那时我正处在变声期,嗓音嘶哑,声调难听,我的歌唱,是对我的乡亲们的一种折磨。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在瑞典文学院演讲的题目就是“讲故事的人”,他说: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因为讲故事我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今后的岁月里,我将继续讲我的故事……

 

【思考与练习】

1.你能从莫言讲的这些故事里面看到古代白话小说的影子吗?具体联系一下看(比如某个故事和《聊斋》的某个故事相像)。

2.阅读莫言在瑞典文学院的演讲“讲故事的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5842559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