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教图
频  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站长教材 > 人民教材

赵朴初:某公三哭
【时间:2014/5/29 】 【来源:本站 】 【作者: 何二元】 【已经浏览2420 次】

 

赵朴初(19072000),著名诗人、书法家和佛教人士,安徽太湖人。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长期从事佛学研究,擅长诗词、书法,著有《滴水集》、《片石集》、《佛教常识答问》。

 

【秃厮儿带过哭相思】哭西尼

 

我为你勤傍妆台,浓施粉黛,讨你笑颜开。我为你赔折家财,抛离骨肉,卖掉祖宗牌。可怜我衣裳颠倒把相思害,才盼到一些影儿来,又谁知命蹇事多乖。    真奇怪,明智人,马能赛,狗能赛,为啥总统不能来个和平赛?你的灾压根儿是我的灾。上帝啊!教我三魂七魄飞天外。真个是如丧考妣,昏迷苫块。我带头为你默哀,我下令向你膜拜。血泪儿染不红你的坟台,黄金儿还不尽我的相思债。我这一片痴情呵,且付与你的后来人,我这里打叠精神,再把风流卖。

一九六三年十一月

 

【哭皇天带过乌夜啼】哭东尼

       

掐指儿日子才过半年几,谁料到西尼哭罢哭东尼?上帝啊,你不知俺攀亲花力气,交友不便宜,狠心肠一双拖去阴间里。下本钱万万千,没捞到丝毫利。实指望有一天,有一天你争一口气。谁知道你啊你,灰溜溜跟着那个尼去矣。教我暗地心惊,想到了自己。    “人生有情泪沾臆”。难怪我狐悲兔死,痛彻心脾。而今而后真无计。收拾我的米格飞机,排练你的喇嘛猴戏,还可以合伙儿做一笔投机生意。你留下的破皮球,我将狠命地打气。伟大的、真挚的朋友啊,你且安眠地下,看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呜呼噫嘻。

一九六四年五月

 

【哭途穷】哭自己

       

孤好比白帝城里的刘先帝,哭老二,哭老三,如今轮到哭自己。上帝啊,俺费了多少心机,才爬上这把交椅,忍叫我一筋斗翻进阴沟里。哎哟啊咦,辜负了成百吨黄金,一锦囊妙计。许多事儿还没来得及:西柏林的交易,十二月的会议,太太的妇联主席,姑爷的农业书记。实指望,卖一批,捞一批,算盘儿错不了千分一。那料到,光头儿顶不住羊毫笔,土豆儿垫不满砂锅底,伙伴儿演出了逼宫戏。这真是从哪儿啊说起,从哪儿啊说起。    说起也稀奇,接二连三出问题。四顾知心余几个?谁知同命有三尼?一声霹雳惊天地,蘑菇云升起红戈壁。俺算是休矣啊休矣。泪眼儿望着取下像的宫墙,嘶声儿喊着新当家的老弟,咱们本是同根,何苦相煎太急?分明是招牌换记,硬说我寡人有疾。货色儿卖的还不是旧东西?俺这里尚存一息,心有灵犀。同志们啊,还望努力加餐,加餐努力。指挥棒儿全靠你、你、你,耍到底,没有我的我的主义。

一九六四年十一月

 

【导读】

196311月,美国总统肯尼迪遇刺身亡时,学者兼诗人赵朴初即兴命笔,戏作一支散曲,讽刺尼基塔·赫鲁晓夫怎样向肯尼迪致哀。19645月,印度总理尼赫鲁逝世,赵朴初写了《尼又哭尼》。196410月,赫鲁晓夫下台,赵朴初又写了《尼自哭》。这三支散曲即兴成歌,笑谈戏说,寓庄于谐,文采风流,传诵一时。

赵朴初曾和人说,毛泽东曾讲过改革诗是最难的事,起码要50年的时间,才可能看到变化。我当时对之颇有些存疑。后来我在诗词创作中也感到以通俗文字和事物入旧体诗词格律确实很困难,不那么浑然一体,这才感到毛泽东关于诗词改革的预言颇有见地。然而散曲、套曲与诗词不尽相同。曲这个东西,可俗可雅,可以融入白话,依然不失韵味,你看《某公三哭》中的“你的灾压根儿是我的灾”、“从哪儿啊说起”、“说起也希奇”等语,不就是很普通的白话吗,却不显得与形式、与整体有什么冲突和不融洽。所以,我喜欢写散曲,并通过写这种雅俗得体的曲,来探索旧体诗词的改革。

 

【思考与练习】

1.赵朴初这三首散曲,原来的标题是《尼哭尼》、《尼又哭尼》、《尼自哭》,1965年发表时,毛泽东将它们分别改为《哭西尼》、《哭东尼》、《哭自己》,又写了“某公三哭”四个大字作为总标题。想想这样改有什么妙处。

2.赵朴初说:传统的诗词曲中,曲更容易进行现代改革,你看《某公三哭》中的“你的灾压根儿是我的灾”、“从哪儿啊说起”、“说起也希奇”等语,不就是很普通的白话吗,却不显得与形式、与整体有什么冲突和不融洽。

读读这三支散曲,找找还有哪些句子是这样成功的例子。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5841590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