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百科 > 文章选登

雪路: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些人
【时间:2012/10/17 】 【来源:款冬花 】 【作者: 款冬花】 【已经浏览4052 次】

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些人

 

雪  路

“爷爷,全是雪,路好滑的,你慢一些走,莫摔着了。”

“你也慢些走,莫跑那么快。呵呵,这路啊,爷爷走了半辈子了,不怕。”

“爷爷,每次开学你都送我,每次放寒暑假你都来接我好不好?东西我可以自己搬的,我就是不想开学的时候人家都有爸爸或妈妈送,就我一个人背着个书包、抱着个棉被到处跑。”

 “……好,只要爷爷还活着,彬儿读到哪儿,爷爷就送到哪儿。好不好?就不知道爷爷还有没有那个福气送我们的彬儿上大学啊。”

天灰蒙蒙的像马上就要塌下来了,纷纷扬扬的雪花飘个不停,好像天底下所有的鸟儿都汇集在这一刻、在这一个地方,要抖落全身所有的羽毛。两边是白色的大山,中间是被雪覆盖的看不见的路。死一般沉寂的世界里,不时地传来一阵阵雪从树上、从山崖上滑落的声音。“彬儿,慢点走,莫摔了。”我听见了爷爷的声音,不错,确实是爷爷的声音。一遍、两遍、、、声音虽然有些微弱,但我听得清清楚楚。“爷爷、爷爷、、、”在这只有雪落地的银色世界里,我的叫喊声显得格外的清晰和空旷。但回应我的依旧只有这铺天盖地的雪,和不远处来时自己留下的一排干净的近乎凄凉的脚印。

一觉醒来,窗外夜色正浓。在这大学的校园里,我这还是第二次梦见早已离自己远去的爷爷。第一次是刚刚走进大学校园,那天晚上,爷爷一句话也没说,他还是穿着那件被奶奶洗的干干净净的蓝布衫子,站在不知道是哪儿的一间教室外冲着我笑。好像在说“彬儿,爷爷答应过你,会送你上大学的。你看,这么远,爷爷都找来了。”人们总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下雨下雪的日子里、野菊花开的日子里、一个人静下来的日子里……爷爷的笑总是不自觉的浮现在自己的眼前。可是为什么在梦里相见的日子就这么少呢?难道是我对爷爷的思念还不够吗?难道这一切都是假象吗?

初三毕业的那一年,临近放假,一场大雪封了我回家的路。你接到老师的电话,大冬天的早上五点就从家出门,走了四个多小时到我学校,没吃饭的你还不忘给我买两个我最喜欢的热馒头。在教室外一个人等我下课,要知道,外面可以说是滴水成冰啊。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握着你的手,居然十几分钟过去了,还不能把他给捂热,至今我还难忘那种冷到骨子里的冰凉。接下来的三四个小时,你提着我一学期的书,我背着自己在学校用的衣服、鞋子在没膝的雪里开始了回家的路。我说要不把那些书扔了,太麻烦了。你不高兴了,说不爱惜书的孩子以后读不进去书的。一路上你牵着我的手,不让我滑倒。不时地有雪花飘进衣领,冷的你一颤。我带着你给我买的手套,妈妈从外地寄回来的围巾,而你呢,穿着一件不知道陪你过了多少个冬天的棉衣棉裤,剩下的就是那双10块钱见水就湿的棉鞋。你心疼孙女,怕我冻着,时不时的过来摸摸我的手。可是,彬儿也心疼爷爷啊,每一次触碰到你那冰凉、满是裂缝的手,都有种说不出的痛。倔强的取下自己的围巾套在你的脖子上,将你给我买的袖套包住你那像刀子划满裂缝的手。然后跟着你,走着一条又一条我不知道的小路好早点回家。

高三那年的腊月十五,同样大的雪,同样被雪覆盖的路。可你却丢下我们一家,丢下了奶奶、丢下了我独自一人去了另一个银色的天堂。等我发了疯似的赶回家,只剩下床上奄奄一息的你,奶奶告诉我,你一直在念叨这我。说彬儿怎么还不回来,我是送不了她上大学了?送你上山的那天早上,我和爸爸披着孝布跪在没踝的雪里(这是当地的习俗,亡人上山前孝子送灵),不眠不休的我终于倒在您的棺椁前,他们都劝我就不要送您上山了。怎么可能,爷爷陪彬儿长大,送彬儿上学、接彬儿放学,爷爷的最后一段路,彬儿又岂能不陪爷爷走?同样纷纷扬扬的雪花,竟然像刀子一样割着自己的心和肉。

小时候,爷爷就是我最佩服的人。还记得那段日子,小小的我总是趴在他的腿上,缠着他给我讲那时候他们抗美援朝的的故事,到如今,我都对那种能从我们家打到县城里的大炮好奇不已。他把我抱到他腿上,要我给他拔胡子;他带我去乡里开会,给我买一把把的糖葫芦;到了高中时,他病了,就在家算计着我回家的日子,等着我给他带解馋的零食,然后就笑的像个孩子。就算是到了最后一刻,他手里还握着准备过年给我和妹妹的压岁钱。还有好大一摞一块一块的零钱,那是给妹妹上学时的零花钱。

爷爷,下辈子,我还要做您的孙女,到那时您一定要长命百岁。因为,因为这辈子您疼够了我,我却还没来得及好好孝敬您。

 

玉兰花开的日子里

 

    玉兰花的花语:高洁、芬芳、纯洁

小时候,每当那种白色花开的日子里,总会有一个衣着干净但布满补丁的老人站在花前,许久之后,轻轻地摘下一朵尚未绽放的花,一路上像护卫着珍宝一样,为的是把花完好无损的交给我。然后看着我忙碌的洗花瓶,然后装水,再把刚采回来的花插在里面,放在窗台,微微的笑。

画面里,肯为我摘花逗我笑的老人就是奶奶。奶奶比爷爷小十岁,从十六岁嫁入爷爷家就开始了她一生的劳作。六个孩子熬完了她所有的青春,那大半辈子她甚至没穿过几件新衣服。但奶奶很爱干净,她经常说,衣服旧点儿、破点儿没什么关系,如果整天脏兮兮的就太不像个样子了。她脾气犟,但完全属于刀子嘴豆腐心的那种。要是说谁家出了什么事或是谁遇到了什么难题,那她一定比谁都热心。

奶奶没进过学堂,也没读过什么书,有时一些古老的旧思想还占据着她大部分的思想。比如说重男轻女,在她对我几个姑姑和对我爸爸的身上就不难看出了。但一直让我妈妈他们奇怪的是,奶奶对我和我妹妹那是出奇的疼爱。妈妈告诉我,从小我和妹妹的尿布全都是奶奶做的奶奶洗的。每次洗澡,奶奶怕我们冻着,总是不忘了给我们生盆火。小时候跟着奶奶睡觉,她怕我冻着,一晚上要起好几次来为我盖被子。每次赶集,她自己连颗糖都舍不得吃却还带好吃的回来留给我们。上了初中,她给我买护发素、买好看的皮筋,她说丫头长大了,还是要些简单的打扮的。记得有一次,她出门去赶集,正值中午,还离家好远她就开始叫我“丫头,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我跑出去,外面太阳烤的人睁不开眼,奶奶被满满一背篓的东西压得直不起腰,一顶草帽拿在手里遮着什么东西,脸上的汗就跟那六月的行雨一样又大又急,衣服也被汗沁透了。我忙跑过去接背篓,她却推开我要我去准备水,我还以为是她要喝的。回来后我才发现,是为了那一朵白色的花。她问我这花好看吗?我说好看。我问你怎么想着把这朵花摘回来的,这么远还这么大的太阳。她说:“就看它白白的好看,想着摘回来给你,一路上我赶紧走的,太阳太大,就把草帽给它戴了,呵呵。你知道这是什么花吗?”

不知道。当时我是真的不知道那叫什么花.后来,奶奶为我摘了好多种我叫不出名字的花回来,有白的、红的、粉的、紫的……有好多现在我都还叫不出名字。我知道,那些花儿,不仅仅是为了让我高兴,更重要的是,她采到了那些在她十五六岁的日子里没采到的花、没采到的欢乐。爷爷走的那段日子,是奶奶近乎崩溃的日子。爸爸不放心奶奶,要我一步不离的跟着她,晚上,她跟我讲起这些年和爷爷的点点滴滴,说到最后,她突然抱着我哭的像个孩子。

也许就如同奶奶自己说的那样,一辈子劳累惯了,越老越闲不住了。现在,奶奶腿脚不好了,却还是要整天干活,她说坐在那什么都不干比干活更难受。

奶奶啊奶奶,你不是常说一代不管二代事吗?这句话我听了十八年,可你却掏心掏肉的疼了我十八年。奶奶,爷爷走了,你还有我们啊,还有爸爸、还有我、还有妹妹。我们一样会疼您,就像您疼我们一样。这一次,换成彬儿为你摘花好不好?还有,那种白花叫玉兰花。玉石的玉,兰花的兰。

 

外婆的玉米糖

 

外婆在我们土家族称嘎嘎。小时候,我老喜欢黏在外婆家,我没见过外公,所以也没什么留念。但我知道,外婆对所有人都很好,很好很好的那种。“慈祥”,这两个字,自从知道它以来,我就把它作为我外婆的专有名词了。记得小时候,晚上和外婆睡觉,和所有的儿歌和故事一样,外婆也有一把大蒲扇。每当她用蒲扇拍着我时,我就问她“外婆,你为什么是我的外婆,不是我的奶奶呢?你要是我奶奶的话就好了。”外婆就用她那大蒲扇使劲地拍我一下,你妈妈没告诉你妈妈的妈妈是外婆,爸爸的妈妈才是奶奶吗?再说了,你奶奶哪不疼你了,再说,外婆就告诉你奶奶去。

妈妈是外婆最小的女儿,所以外婆对妈妈的疼爱自然而然的就多一点。爱屋及乌,因此,外婆对我和妹妹的疼爱丝毫没有比她对自己孙子孙女的少,相反,有时候我们得到的爱还更多些。还记得妈妈刚出去打工那会儿,我和妹妹都还小,外婆放心不下我们,每天无论忙到多晚,都会抽时间走到我家来看我们。就这样,她来来回回的跑了半年。外婆教会了我们很多的东西,特别是作为一个女孩应注意的很多个小细节,就像洗衣服、晾衣服的顺序。渐渐地我们长大了,不那么爱往外婆家跑了,每次回家,总是推说时间太短,不愿意去,或推说怕麻烦她老人之类的话。但是每一次,外婆都会来我家来看我,她说,人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了,看一次少一次啊。

最近几年,外婆老的更快了,每一次摸着那粗糙中到处夹杂着裂缝的手,看着她远走的背影,都有一种忍不住哭的冲动。外婆十四岁嫁人,改过一次嫁,如今也可以说是四世同堂的人了,四世,外婆就一辈子,就一颗心,却操了四世、几十口的心。这是何等的重担,却压在了外婆一人柔弱的肩上,问题是,外婆居然去扛了,还把它扛着走了这么远。现在,几个舅舅舅妈都在相互推卸责任,对外婆都不好,外婆她心里承受了多大的苦,只有她自己知道。我只想问一句,他们自己的担子,还要外婆替他们挑多久?外婆还能给他们挑多久?

现在,外婆和奶奶成了最好的伙伴,她们俩每天商量好一起出门、一起赶集。没事的时候一起说说话,出门走走。现在,外婆迷念上了玉米糖,每次赶集自己总不忘了买上一包。屋子里的糖纸屑,她都整整齐齐的收着的,上次回去她给我看,满满当当的装了一大纸箱子。我和她说,别吃这么多糖了,这个吃多了不好的。外婆嘟囔了一会儿,一句话,说的我泪流满面。“没人说话的时候,嘴里含颗糖,能解解闷。再说了,我心里苦啊。”

我的好外婆,最疼我的外婆,老天爷不该这么对你的,对不对?但我知道,风风雨雨都走过来了的外婆是坚强的,她坚持的不屈服于任何的苦难。就像现在,她也从未放弃过对生活的希望,依旧是笑着面对每一天。

 

每一次当自己感到疲惫、想要放弃的时候,想想他们,就会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马牛。”他们自己做儿子做孙子时从未享过一天福,却为了自己的儿子孙子操劳了一辈子。如果说父母抚养子女是一种义务,那老人抚养子孙呢?所以,不管是儿女也好,是孙子孙女也好,都对老人好点儿,他们对你的好,就像是婴儿对你笑一样,不需要任何理由和回报。人活一辈子,真真正正心疼自己的人不多,不对他们好还能对谁好呢?要知道,很多事情迟一步,再大的悔恨与遗憾也到达不了天堂。

    对老人好点,因为他们生养了你;对小孩好点,因为你生下了他们。对自己好点,因为人只能活一辈子;对疼你的人好点,因为只有他们才会在乎你。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9430179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