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论坛 > 观点碰撞

大学语文该不该讲政治?818首届大学语文论坛会上的奇妙事件
【时间:2016/1/24 】 【来源:天涯博客 2015-10-22 】 【作者: 不详】 【已经浏览1641 次】

    2015年的夏天,武汉三镇的武昌宝积庵,原湖北大学老校区,召开了第一届全国大学语文论坛。
    会上,听人说“论坛”是比一般的学术研讨会更高级别的会议,不过自己在学术报告厅,在图书馆的一楼的学术大厅里倒也未曾见到什么特别的人事。
    倒是我自己主动揽活,不仅上台发言,而且会下还跟一位接盘的大学语文学界的大佬干了一架。
 
    Part one 烽烟四起,火药味十足的全国大学语文会,这样子就很有“论坛”、高端的味道啦!——
    这位高人,自己办了一个大学语文的网站,还有他担任牵头人的QQ群组。过去我也曾网上看过他的一些帖子,文章。
    对他的总体印象也还不错。但这回的争锋相对,却让我看到了他的另一面:大学语文貌似不能谈政治。
    为什么?
    他的理由是,语文就是语文,跟当今政治有什么关系?“谈政治,搞不好就会殃及语文教育,上头就会把你给关了!”
    我说这个……我从来不怕。
    他说你这样的人,要在我这个群里,是会被T的。
    我当即笑了笑,“您放心,我不会去主动申请加入您的那个组织的……”
 
    争论的导火索是在报告厅旁边的小会议室举办的小组讨论。
    前一天,我在招待所(湖大国际会议中心)参加了一场小组讨论,主持人说我次日还有大会发言,就少说几句吧……
    我一不小心,偏偏多说了几句话。估计主持的领导有点不开心。次日我与室友寻找会议讨论的地方,无意间发现自己走错了地儿,来到了一个综合组的讨论现场。
    那位山东的男老师执意去寻找自己的专业组,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战斗”。
    两个人在主持的模样。照女主持的安排,大家按着座次轮流、顺着来——
    于是一个小时后,话筒忽然就传到了我的身边。
    说吧,虽然昨天我也曾表过态(窃喜这里的听众或许还不知道)。我要谈的就是刚才对面的中英(浸会大学——北京师大)合办的那所院校的国学教育的问题。
    我提到了最近香港学生的“占中”,问她们在讲大学语文(国文)的时候,是怎么处理,譬如说徐中玉的教材“故园情深”、“胸怀天下”的?
    ……
    然后我说到了大学语文不要怕杂,不要极力维护自己的学科地位,除了某大牛(刚才提到的那位)说的没有自己特定内容的内容(天文地理、古今中外)都可以讲之外,政治我们该讲的,还是不应该逃避……
    我们只有兼收并蓄,把政治、经济、自然、社会(学)等等的领域都兼容并包,“海纳百川”了之后,我们的大学语文才会真正让各个专业、学科觉得有用,才会有广大的发展空间。
    这当口,那位大牛就开始插话,表达对我的不同意见了。
 
    这是上面的争论的导火索。虽然当时被女主持掐灭了火花。但在后来小组散会,我们走进大会堂,正式会议没有开始之前,他老人家站在中间的走道上,还是意犹未尽地,要接着跟我“理论”——好吧,我就跟他再激烈辩论,一直到台上又宣布“大会开始”……
 
    下午,我亲自在会上讲了大学语文中与政治有关的论题。

    大牛与我的谈论随着大会的到来而暂告终止。上午的大会发言中,伊人曾被请上了讲坛,介绍了他的大学语文在民国大学的状况(大一国文)的见地。为了节省时间,这位专家没有脱稿讲。

    下午,在同一个地点,我虽然也有发言,但安排上不是第一个讲。
    无奈规定的发言人没有到场,我就第一个登台,讲了林纾是大学语文意欲培养的人文人才的标竿。
    我把自己上午谈到的政治要素,巧妙地熔铸到对林纾的人格构成的分析之中。
    如果不讲政治,林纾能够成为近代福建三大巨人,中国十大文化名人麽?
    林纾爱国爱乡,关心民族振兴大业,用他的文字与翻译,唤醒了广大民众、热血青年,成为屈辱年代的真正男儿——“叫旦之鸡”。
    说到近代最富成果的大翻译家,我们首推的译坛泰斗就是林纾,还有他享誉天下的林译小说。
    “译才并世树严林”——康有为对当时翻译界影响最大的人物做了形象的概括,这种与留英的严复在译坛并驾齐驱的现象,简直是文坛的一桩奇迹。
    而背后支撑林纾从事翻译,就是他的血诚报国的政治意识。
    我们虽然反对中小学、大学教育上的完全功利主义,纯粹政治灌输、洗脑……但是我们总也不能物极必反,走向完全不过问她(politics)的另一个极端。
    孙中山说过,政治是中国的每一位公民自己的事。
    如果动辄像网上论坛、网页上警告的“莫谈政治”那样,中国靠谁来建议?
    我们民族的天敌,强大的外族大肆入侵之际,“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的难道会是那一帮不让我们过问政治的“肉食者”?
    除了它们“过问政治”之外,大难关头,还会有谁(人民?匹夫?)愿意过问政治、国家的兴亡?


    【本站按】

    看到天涯博客上的这篇文字,本想直接在下面留言,但是又要注册登录什么的,我弄不成,只好搬回自己网站。我和该作者在武汉论坛的争论,源于小组讨论时他谈及香港占中事件说了一些有失分寸的话,我当即善意劝诫,后又和他私下交流,特别提示这类话不能在课堂上讲(因为他是结合课堂教学讲的)。不料他完全听不进,反而越说越过分。至于具体说的什么,这里他自己不说,我也不给他复述了。不过也说明他知道自己这些话不能随便说的。其实我以为在个人博客上倒不妨直说的,不必“莫谈政治”的,因为那是你个人行为,出了事也是文责自负,自己一个人担着。倒是课堂上绝对不能说这些过激的话,万一影响到学生,就害了他们。现在这个教师完全搞颠倒了,该说话的地方不敢说,不该说话的地方又乱说,还自诩为社会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不是这样不负责任,不是这样畏畏缩缩的。(何二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6662581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