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站长教材 > 人民教材

陈源:在语词的密林里
【时间:2014/5/28 】 【来源:本站 】 【作者: 不详】 【已经浏览2493 次】

在语词的密林里

 

 

 

尘元,即陈原(1918-2004),著名语言学学者、出版家、翻译家。曾任商务印书馆总编辑、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首任所长、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主任。在商务印书馆期间,主持出版汉译世界名著和一系列辞书,为出版事业做出过重大贡献。围绕语言、音乐、书与生活,他还有学术著作、译著、散文和随笔集三十余种。

 

 

 

源出英语T-hirt(或写作teeshirt),是一种男人穿的短袖衬衣(女人穿的衬衣有时也用这个词),有趣的是,T像形:上面一横表两边短袖,下面一竖表衬衣身。“恤”,shirt的音译(广州方言),流行于广东不下百年了——有时称“恤衫”。“恤”(音译)加上“衫”(语义,表所属类别),正如“啤”(音译)加上“酒”(类别语义),成为现代汉语接受外来语的一种特征。

 

三人成众

 

三个相同的汉字(或者汉字的三个相同的“部件”),组成一个新的汉字,这新的汉字往往是那三个组成部件的总和或超总和。三人成众——“众”是简化字,却是合规律的,众=人+人+人。或者:众=Σ人(人的集合体),集合体比三个成分之和要大得多。

 

三口成品,三木成森,三日成晶,三火成焱,三耳成聶,三水成淼,三金成鑫,三女成姦,三直成矗。三手为掱,即扒手也。

 

或以此为例,证明汉字取蕴藏的信息量大,不一定。

 

 

这个字见于简化字总表,一般释义为“尘土”,等于不释,可是这个简化字已有上千年的历史,这一点恐怕很多人没有意识到。

古人造字表示尘埃这种事物时,最初用三只鹿扬起土来——那就是尘土。

这个字见于镌刻在金属器皿上的铭文,三只鹿在土路上奔驰,必定扬起叫做“尘”的微小土粒来。那时肯定还没有高速公路,否则一百只鹿飞奔也扬不起那些微粒子来。这个字,恐怕我们的祖先在公元前(秦朝)就已觉得它难写(可不难认),太费事,后来聪明人说,用不着三只鹿,只一只鹿在土路上奔驰也能扬起这么一大把微粒的。为了方便,人们就改写作“塵”——那是简化字了,真是罪该万死。一只鹿奔跑了约一千年,到宋朝时,就有人觉得连这么一只鹿写起来也费事,聪明人想,不就是土路上扬起的那些小小的土粒么?索性写作“尘”算了。这又是一个该死的简化字,所以宋朝丁度编《集韵》(公元一○三九)时在相关的条目下注明:“俗作尘,非是”,可见十世纪前后“尘”字在民间流行,故称“俗”字。被宫书这么“非是”一下,即不承认它的规范性,从此“尘”字打落冷宫,直到一千年后又为人“挖”出来加以赏识。小孩最赏识,因为它易写易认;像我这种中等文化水平的人更赏识,可省几笔。这么一个字的发展史或进化史,证明了语言学大师赵元任教授说的“其实有史以来中国字是一直总在简化着呐,只是有时快有时慢就是了。碰巧现在这时候有很多的大批的简化提议就是了。”(《通字方案》)

 

 

 

由于汉字是一方块一方块的图形,所以对联(几个方块对几个方块)是汉语一种独特的装饰物——用文字组成既有语义,又带着美感的装饰物。

因鸦片战争抗击英国侵略者而闻名的广东虎门——有这么一副被人津津乐道的对联:

烟锁池塘柳  炮镇海城楼

请注意上下联五个汉字都嵌有五行(金木水火土)“因子”:

火金水土木  火金水土木

而五个汉字联成一气,又有豪迈的诗意。

 

网语也有颜

              

有趣的是,无颜网语其实也有颜。同期杂志的专栏《世相语散步》中举例说,无颜网语的基本“颜”是:

^-^

笑起来的时候变成:

^O^

有点像笑得嘴巴合不拢似的。哭起来则是:

(;- ;)

难道是泪下如雨吗?抑或表达啜泣的声音?

日本的网民还有表示“万岁”的新创造:

\^O^/

这个图像太可怕了,叫人立刻想起六十年前日本军国主义攻陷我们的城镇,屠杀我们的父老兄弟时,被欺骗的狂热的“皇军”三呼万岁万岁万岁的情景。我不喜欢这个图像。历史是不能忘记的。

别以为朝前看就应当忘记甚至改编历史啊!

 

汉字却有“颜”

              

网语无颜,汉字却有颜!

汉字是一种有脸面表情的符号,即使是楷书(许多字离开原来的形象已经不知多远矣),有时也看得见那表情。

笑——可不是好像一副眉开眼笑的样子?

哭——哭丧着脸,两只眼睛仿佛哭得惹人心痛。

有些成对的汉字(语词)的表情,也很有趣:

耄耋(màodié):按部首排列的现代汉语字典:“老”字部没几个字。耄耋之年,就是平常口语说的七老八十的意思。好像前一字指老一点,八九十岁,后一字指七八十,总之,老就是。一看这两个字,年轻人仿佛感觉到满脸皱纹,手脚不灵,两眼凝视却蕴藏着人世间风风雨雨,略带几分痴呆的模样;上了年纪的人看见这两个方块,泛起一阵忧伤,毕竟人到黄昏,无可奈何花落去,虽问心无愧,但朝霞只好让给年轻一代去欣赏了。

忐忑(tǎntè):忐忑不安。心,一上一下的,不知如何是好。

旮旯(gālá):角落(粤方言,“角落头”),引申为偏僻的处所,例如“山旮旯”。

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这一类语词,是先有语音,然后制作两个符号来记录它呢,还是先造出有颜的两个符号表达这个观念,然后赋予它读音呢,我不知道。

这—对一对的单字,不能倒过来写,不能作耋耄,忑忐,旯旮,虽则看起来也差不多。而这一对一对的字,随便哪一个都不能单独使用,你不能说“我很忐”或“我真忑”。

这难道是它们有“颜”的缘故吗?

 

科学家不忌讳屁

               

吴大猷一生淡泊,全部精力奉献给科学,可以说得上是一个伟大的科学家。据说这位科学家游览名胜古迹时发现到处都有游人用笔用刀写下“某某到此一游”,愤而写了一首“歪诗”,诗云:

               

如此放大屁

为何墙不倒

这面也有屁

把墙顶住了

               

科学家把“某某到此一游”喻之为放屁,妙绝!因而报上有人提出,不如在名胜古迹的某处修建一堵墙,名之曰“屁墙”,让所有过往骚人雅士都留下他的大屁,岂不两全其美?或如现今所谓,岂不“双赢”哉?

 

(课文录自《在语词的密林里》,三联书店1991年版;《重返语词的密林》,辽宁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

 

 

【本站链接】

 

《在语词的密林里》导读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6697536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