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全国学会 > 历届年会

西北大学吴宝玲老师在年会上的发言
【时间:2010/11/8 】 【来源:本站 】 【作者: 不详】 【已经浏览3278 次】

有作为就有地位
有活动就有活力
有思路就有出路

    各位老师,下午好,我代表我们军队院校、西南地区院校和西北地区院校来作发言。

    首先汇报一下我们组的讨论。可以说我们小组的讨论气氛是非常好的。全军大学语文学术组织负责人何静老师比较全面的介绍了军队院校语文三十年的风雨历程。她告诉我们军队院校大学语文课程建设与我们地方院校一样命运是起伏波折,但走到今天,围绕军事人才素质教育,他们创造出的教学协作活动的模式,那是一条新路子,而且成为军队院校改革的一大亮点。这个我们地方院校非常的羡慕,觉得军权若使用在学科课程建设方面,确实显示出了它的威力。接着是西南交通大学徐行言教授,他介绍了他们大学语文教学团队的课程理念、他们的具体做法、以及他们的成效,给我们与会者很大的启示。

  我们这个组,各个学校的课程建设总体的发展,目前趋势还是令人有些欣慰的,我们还是普遍认为大学语文课程目前已经走出了前一阶段的低迷状态,这个是让人很高兴的。但是发展不平衡非常突出,说一个不太合适的词语,真的在目前的形势下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比较有代表性的,比如说像云南地区高校,近年以来的形势,我们04年在云南大学那个研究会,那个时候他们地区的院校大学语文的建设真的还是给我们带来了很多鼓舞。然而今天他们那儿有几个大点的院校都取消了这门课,这就影响了其他院校对这门课程的建设,把必修课变成了选修课,甚至还有准备取消的势头。再比如据新疆石河子大学的徐老师说,他们的形势也不容乐观,课时也是在减少,他们的语文老师出来开会是很不容易的。这个我非常理解,这些教师呢,可以说是多年参加我们大学语文教学学术活动,一直坚持在一线的这些老师,那种坚持的精神令我们都非常感动。

    那么我们也认为出现这样一种不平衡发展趋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个是思想观念的原因,尤其是地域教育的官员和学校管理者对语文学科存在价值认识是不一致的。其二是还有目前硬性的国家的本科教学计划的设置,那么对语文要再次挤入这个计划里面造成了很多的困境。其三是学术交流的不对等,西南、西北确实是经济情况不太好。这里顺便我还要向我们会长说声对不起,因为今年我们陕西来参会的高校不如往年乐观,其中一个原因是我们刚刚开过省级的大学语文研讨会,由于很多老师参加了省级研讨会,学校领导就不会批准再参加全国的研讨会,所以很多老师就没有办法,来不了,那影响了他们的交流,也影响了我们全国会的氛围,我觉得还有点不好意思哦。确实是一种实际情况,领导说没有钱。因为很多学校都是以项目为基础去参加学术会议的,没有项目那你就不要去,没项目要申请,申请上去批就比较困难了。这可以说是我们今天上午小组讨论的整个这么一个话题。尽管有不容乐观的一方面,但是我们还都是信心非常的十足的,因为我们老师都坚信,我们老师反复讲就是坚持做事,这是汇报的第一件。

  汇报的第二件就是我们陕西大学语文情况。我们陕西大学语文从2007年到2010年已经召开过三次学术研讨会,其中一次是西北地区大学语文研讨会,当时新疆还有学校过来参加。把我们这几年的研讨会情况做一梳理的话,我们仍然是觉得,到今年为止,这个课程在我们西北开设形势也是还比较好,尤其是在陕西比较好。它表现的第一个是必修课在增加,我们突然一年有好几个学校把语文课变成必修课,比如说陕西师范大学现在是全校必修;再比如说西安科技大学,一届本科生五千人左右,也是全校必修;再比如说我们西北大学,也是从去年开始,把我们的测试及选修结合的这种模式也变为全校必修课。这些信息都是令人非常高兴的。另外一个就是陕西专升本语文这块开的可以说是热火朝天,因为专升本是二次高考,凡是有专科的学校必开这门课,最大学时都要开到100学时,最小学时不能低于70学时。甚至有些学校开了基础班和冲刺班两个层次,这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思考。

    第二个方面就是师资队伍,师资队伍学历明显提升,别的不讲,陕西独立院校现在已经对硕士毕业的教师基本是一种拒绝状态了,一个硕士毕业生名校的硕士毕业生要进独立院校、进三本民办的院校很困难,那就更不用说重点大学了。像我们学校现在来上大学语文课的学历都是博士,除了老同志以外,年轻老师都是博士毕业。

    第三个方面就是,最主要是我们教师主体对课程建设是非常有热情,我这里只举一个例子,因为这个老师没来,西安医学院的李美歌老师,她也获得我们这次教学设计的三等奖,她没来原因就是她没钱了。但是她这个课程——我就说一下老师怎么热情——她这类的学校对语文老师申报任何项目都是有第一个前提限制,就是首先你要接受学校的淘汰,学校首先保证其它重点的学科,那么语文绝对是边缘的,因此他们的项目根本就进不了,在学校里评项目都非常困难,那么她为了争取这个项目真的是多年坚持不懈的努力,因此在去年申报精品课的时候,她的表填出来以后,那是令专业的、核心的那样一些专家们刮目相看,所有要求的栏目,核心期刊论文、教学奖项、教材、个人奖励、课程完成的总学时、学生评价,每个栏目填的满满当当的。然后她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她说各位专家,咱们学校重点学科精品课建设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成熟的地步,很多了,那么我们这些处在边缘学科,平时感觉不到存在,我们就像空气和水,既然你们这些重点学科都有了,那现在你们还需要空气和水,我认为这次我们应该成为精品课程。她的话感动了评审专家,最后她拿下了这个项目,她介绍的这个经验让我们全场的老师真的很感动,而且受到了很大的启示。

    不平衡确实是存在的,我们项目上经费少,我们的交流难,这也是个事实,但是就像何静老师今天给我们说的,我们大家都非常认同这一点:有作为就有地位,有活动就有活力,有思路就有出路。我们都引起强烈共鸣,那就是坚持和做事,也就是我们现在存在的天空也可能是晴天,也可能是多云,也可能是多云转阴天,我们个人可能无力,甚至一个学校老师无力改变我们天空的颜色,但是我们还要脚踩我们的三分土地进行耕耘,这是我们生存发展的基础,那么大学语文课题应该回归到我们自身的问题,这是第二个方面。

    就这个话题我再说两句,就是从这样一个理念出发,我自己个人对大学语文这三十年来也做过一个回顾,我也是伴随着大学语文的成长而成长起来的,那么三十年来再回看这段时候,有一点想法。我非常认同刚才彭(书雄)老师关于学科建设方面他的构想和他的努力,我们现在的研究在不断深入,研究的问题也覆盖着与大学语文有关的方方面面,但是我们研究的面有失重的一个现象,也就是说语文教育的研究和语文教学的研究在起码的数量上我们就看到它是失衡的。我是随机查了从1980年到2010年8月,我们中文期刊全部数据库所载的大学语文为关键词的文献,我没有何二元老师得到的数据多,他总结的更多了,两千七百篇,还有四千多篇,我这里查见将近两千七百篇。两千七百篇二分之一就是教学研究,那么关于语文的深层的理论,它的语文的思想、教育的思想,它的学科建设这一方面的研究相对来讲可以说是被忽略掉了,或者说是比较薄弱的一点。那么我个人觉得,我们如果从高等教育的这个思想体制的角度,从我们社会文化这样一个变化的角度来考察大学语文存在的这样一种历史的话,那么也许我们会发现有两种高等教育和文化思想的观念,它在博弈过程中造成我们大学语文今天这么一个命运现状,所以不管是重理轻文这样一个提法,还是我们今天忽而被重视忽而被忽视,其实都与这种观念有着扯不断,甚至是在这个观念下的一个必然结果。另外一个方面,我们比较难以判断就是我们语文其实并不是这30年才如此存在的,应该说从古代近现代这个语文方面的这样一种思想信息,同我们当代语文也是血脉相连的。如果我们把这样一个学习层面的、深度理论层面的东西梳理的不够到位,恐怕对于我们今天的存在也会还是难以认清的。也就是我觉得这个方面可能值得我们同仁们共同来努力。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自身,我一直强调我们自身无法改变天空,但是首先改变自己。我这次向大会提交的论文是《大学语文教师专业发展的问题》,我基本的看法就是几句话,认为我们大学语文教师还得抓紧发展目标,应该是以自己原有的学科优势为背景,而把成为语文教育专家作为自己发展的一个比较高的境界。我认为目前存在的问题比较多,一个是我们首先有一个专业发展的现实障碍,就是从深层焦虑开始的,因为学科建设是我们大家非常明白的,我们刚才一致认为我们现在没有学科,由于没有学科归属,我们在评价方面,我们在任何方面都产生了程度不同的焦虑,乃至可以说是人在曹营心在汉,这样一种情况比较严重。第二个方面也就是说实际上目前大学语文岗位对我们的要求,或者专业发展目标对我们大学语文教师的专业素质要求是非常高的,我们素质准备从知识结构来讲是不能那么自信的。我是从我们现在培养的这个角度来看,一类是师范院校,一类是我们综合院校,这两类尤其是综合院校,我们在大学所受的所有的教育和实践能力锻炼都不是为大学语文而设置的。而师范院校也有现实,很多学校为了努力向综合院校方面发展,对教育这一方面的忽略也应该是有目共睹的。那么这样的准备不足可能也导致了我们在教学方面或者说是在研究方面都造成的一些困境。第三个方面个人发展目标定位和专业发展要求错位,尤其我们现在一些年轻的博士学历的这样一些教师,可以说是没有以原本的学科优势为背景为基础,然后把语文做为自己专营的事业,而是以语文当岗位为自己活着的一个基地,然后以他原有的学科的优势作为发展目标,那就造成了教学和研究严重的一种背离。我们可以去做一个调查,现在在教大学语文,尤其是一些重点大学或综合性大学,很多的老师有多少篇文章写的是跟大学语文有关的?我们有多少个项目是围着语文教育的项目来做的?这个方面是不容乐观的。如此以来,我们自然很难达到我们期望的一个境界。

    我今天突然想说二十多年前我们有一批二十多岁的语文老师进入,我们那时也是有抱怨、有忧虑,我们甚至有不安心,我们可能也想跳槽,可是跳了几十年我们大部分人没有跳出去,还在语文岗位上,结果我们既不是古代文学、现代文学的专家,我们也还不是语文教育的称得上的专家。那我相信在语文这个公共环境里的确有人他可以打通专业的壁垒,在行行都可以说有杰出贡献,但我们绝大专业设置还是应该以我们比较神圣的这个语文做最高目标,那么面临这一问题解决起来,外部条件的储备可能是个艰难的过程,更主要我看重我们自己的主观能力,我们从自己开始做起,可能会为大学语文这棵树成为参天大树做一点贡献,到我们退出那天我们说我们是无悔的,以上所谈有不妥之处,请各位专家批评指正。

    (根据会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定)

    全国大学语文教师与编辑QQ群制作
        广东工业大学曹凤霞录音
        山西财经大学李慧文字整理
        杭州师范大学何二元校对
        人民出版社田洪江摄影

本站链接: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第十三届年会新闻总汇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9430033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