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汉字文化 > 2017年

高玉林:话说“供给侧”
【时间:2018/4/8 】 【来源:《汉字文化》编辑部 】 【作者: 高玉林】 【已经浏览1489 次】
    提要:2015年11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横空出世,“供给侧”成为中国经济新名词。文章结合时代特色,分析了“供给侧”这一说法的读音(gōngjǐ)、内涵(提升产品质量,做好、做精致)及在语言生活中的意义(说明改革已向纵深和具体方向发展),体现了社会生活对语言发展的影响。
    关键词:供给侧  语言  分析
 
    2015年11月10日,中央财经工作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在会上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说法:“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由此,“供给侧”频频被国家领导人提及,如今已成为中国经济名词“新宠儿”,火到不能再火了。
 
一、“供给侧”的读音
 
    孔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为了研究“供给侧”,我们先从读音上来给它正一正“名分”。
 
    “供给”应读为gōngjǐ,因为“供”“给”二字皆为多音字,读音容易混淆,所以不少人都读错了。笔者在网上查找观看了相关视频,发现很多领导人和主持人都读错了供给的“供”,可谓是有代表性的误读。
 
    “供”是个多音多义字。查《现代汉语词典》得知,“供”有两个读音,一是在表示“准备着东西给需要的人应用”或“提供某种利用的条件给对方利用”的意义时,读一声,如“供电”“供暖”“供应”(“供应”应读ɡōnɡyìnɡ,不能读成ɡònɡyīnɡ,那是两个字都读错了,就像“而且”误读成ěrqiè一样)等;二是在表示“向神佛或死者奉献祭品”或“被审问时在法庭上述说事实”的意义时,读四声,如“上供”“口供”等。
 
    1985年12月12日,国家语委、国家教委(今国家教育部)和广电部联合发布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表中明确指出了“供”的读音。2011年,新中国成立后第三次组建普通话审音委员会,2016年审音委员会组织修订了审音表,修订后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征求意见版)》对“供”的读音也未做改动:
 
    (一)ɡōnɡ  ~给  提~  ~销
    (二)ɡònɡ  口~  翻~  上~
 
这种读音体现着国家的意志和权威,具有法定性质,并通过词典等权威工具书体现出来,应该成为我们自觉遵循的规范读法。
 
    “给”也是多音字。查《广韵》,“给”的注音为“居立切”,折合成今天的读音是jì。《辞源》只收这一个读音。后来,中古的读音完全被保留下来,不论在哪些词语中,读音都一样。现代汉语普通话也基本保留了中古的读音,只不过声调变成了三声。现在常用的ɡěi音,是后起的口语读音。
 
    《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也明确规定了“给”的读音:
 
    (一)ɡěi(语)  单用。
    (二)jǐ(文)  补~  供~  供~制  ~予  配~  自~自足
 
二、“供给侧”的内涵
 
    供给就是把生活中必需的物资、钱财、资料等给需要的人使用。经济增长有“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这“三驾马车”是经济的需求侧,与需求侧对应的自然就是供给侧了。
 
    以前,一提到经济增长,常见的说法是扩大内需、刺激消费,现在则不同了,我们要换一种新的提法:供给侧改革。这充分体现了国家政策的与时俱进。举个例子来说,原来我们想让更多的消费者来买月饼,现在是我们要努力把月饼做得更好、更精致,这样自然就不愁消费者不买月饼了。就像日本的马桶盖、韩国的彩妆、澳大利亚的奶粉等,被海淘一族哄抢,难道是我国没有这些产品吗?当然有,但品质不及人家的。还有一个明显的例子,国内生产的粗钢每斤的价格与“白菜”相差无几,产能过剩成了重大包袱,但精钢、特钢却需要大量进口。
 
    所以,供给侧改革就是针对我国现存的经济问题“对症下药”,是我国经济改革的新方法。一个“供给侧”,明确显示了我国政府应对经济发展的新举措,以及提升自己的产品质量、科技兴国的决心。
 
三、“供给侧”在语言生活中的意义
 
    “侧”是“端”“一端”的意思,供给侧改革也就是从“供给”这一端着手改革,当然,字面上也有“侧重”的意思。一个“侧”字,像曾经的热词“抓手”(指重点工作、重要途径、突破口、切入点等)一样,突出了党和国家当前的工作重点,着力点明确。这是抓主要矛盾,而非眉毛胡子一把抓,也不是捡起芝麻丢了西瓜。知重点才能抓重点,抓住重点才能见成效,“供给侧”说明我国的改革已向纵深和具体方向发展,已触及切实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内容,体现了务实高效的政府形象。
 
    “供给侧”适用范围广,可以适用到各行各业。如:人才也需供给侧改革(《光明日报》)、党建工作也要有“供给侧改革”思维(光明社区)、消费升级促使旅游供给侧改革(新华网)、阅读市场也需要一场“供给侧”改革(华声在线)、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路径选择(《河南日报》)、散文也需要供给侧改革(《辽海散文》)、供给侧的春晚有何不好(《商丘日报》),等等。当然了,我们也要注意“供给侧”的泛化倾向,即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视为无所不包、无所不容的“药铺”,什么都往里装。
另外要说明一点,从语法上讲,“供给侧”不是词,而是一个偏正结构的词组。但是在传播中,“供给侧”往往被称为“热词”(一个时期内使用频率极高的词语),还有许多明显是词组的也被称为“热词”,这表明“热词”一词的意义在使用中得到了扩大和泛化。另外,我们觉得“供给侧”的再生能力很强,所以我们期待以后出现更多的“××侧”的“热词”。
 
    美国的“里根经济学”(Reaganomics)和英国的“撒切尔主义”(Thatcherism)是典型的供给学派,他们主张采取减税、国企改革等举措,使经济走出困境。而我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非简单复制供给学派的“供给管理”。正如《红旗文稿》刊文所说,我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对西方经济学的超越,其本质是一场革命,要用改革的办法推进结构调整,为提高供给质量、激发内生动力营造外部环境。一定要警惕假借“改革”的名义贩卖“新自由主义”的政策主张,不但要在理论上正本清源,澄清认识误区,而且要在实践中准确把握中央精神,从而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达到预期效果。
 
(通信地址:110034 辽宁广播电视大学)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9921594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