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专题
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站长教材 > 人民教材

甄嬛传·倚梅雪夜
【时间:2016/2/9 12:05:04 】 【来源:《后宫·甄嬛传》 】 【作者: 流潋紫】 【已经浏览1435 次】

  宫中长街和永巷的积雪已被宫人们清扫干净,只路面冻得有些滑,走起来须加意小心。夜深天寒,嫔妃们皆在正殿与帝后欢宴,各宫房的宫女内监也守在各自宫里畏寒不出。偶有巡夜的羽林护军和内监走过,也是比平日少了几分精神,极容易避过。去倚梅园的路有些远,所幸夜风不大,虽然寒意袭人,身上衣服厚实也耐得过。约莫走了小半个时辰也到了。

  尚未进园,远远便闻得一阵清香,萦萦绕绕,若有似无,只淡淡地引着人靠近,越近越是沁人心脾。倚梅园中的积雪并未有人扫除,刚停了雪,冻得还不严实。小羊羔皮的绣花暖靴踩在雪地上发出轻微的咯吱咯吱的响声。园中一片静寂,只听得我踏雪而行的声音。满园的红梅,开得盛意恣肆,在水银样点点流泻下来的清朗星光下如云蒸霞蔚一般,红得似要燃烧起来。花瓣上尚有点点白雪,晶莹剔透,映着黄玉般的蕊,殷红宝石样的花朵,相得益彰,更添清丽傲骨,也不知是雪衬了梅,还是梅托了雪,真真是一个“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神仙境界!

  我情不自禁走近两步,清冽的梅香似乎要把人的骨髓都要化到一片冰清玉洁。我喜爱得很,挑一枝花朵开得最盛的梅枝把小像挂上,顾不得满地冰雪放下风灯诚心跪下,心中默默祝祷: 甄嬛一愿父母安康,兄妹平安; 二只愿能在宫中平安一世,了此残生;想到此不由得心中黯然,想要不卷入宫中是非保全自身,这一生只得长病下去,在这深宫中埋葬此身,成为白头宫娥,连话说玄宗的往事也没有。这第三愿想要“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更是痴心妄想,永无可期了。想到这,任凭我早已明白此身将要长埋宫中再不见天日,也不由得心中酸楚难言,长叹一声道:“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话音刚落,远远花树之后忽然响起一把低醇的男声:“谁在那里?!”我大大地吃了一惊,这园子里有别人!而且是个男人!我立刻噤声,“呼”地吹熄风灯,闪在一棵梅树后边,那人停了停又问:“是谁?”

  四周万籁俱寂,只闻得风吹落枝上积雪的簌簌轻声,半晌无一人相应。我紧紧用羽缎裹住身体。星光隐隐,雪地浑白,重重花树乱影交杂纷错,像无数珊瑚枝丫,要发现我却也不容易。我屏住呼吸,慢慢地落脚抬步,闪身往外移动,生怕踩重了积雪发出声响。那人的脚步却是渐渐地靠近,隐约可见石青色宝蓝蛟龙出海纹样的靴子,隔着几丛梅树停了脚步再无声息。他的语气颇有严厉之意:“再不出声,我便让人把整个倚梅园翻了过来!”

  我立住不动,双手蜷握,只觉得浑身冻得有些僵住,隔着花影看见一抹银灰色衣角与我相距不远,上面的团龙密纹隐约可见,心中更是惊骇,忽地回头看见园子的小门后闪过一色翠绿的宫女衣装,灵机一动道:“我是倚梅园的宫女,出来祈福的,不想扰了尊驾,请恕罪。”

  那人又问:“你念过书么?叫什么名字?”我心下不由得惶恐,定了定神道:“奴婢贱名,恐污了尊耳。” 听他又近了几步,急声道:“你别过来——我的鞋袜湿了,在换呢。”那人果然止了脚步,久久听不到他再开口说话,过了须臾,听他的脚步声渐渐往别处走了,再无半点动静,这才回神过来,一颗心狂跳得仿佛要蹦出腔子,赶忙拾起风灯摸着黑急急跑了出去,仿佛身后老有人跟着追过来一般惊怕,踩着一路碎冰,折过漫长的永巷,跑回了棠梨宫。

  槿汐、浣碧一干人见我魂不守舍地进来,跑得珠钗松散,鬓发皆乱,不由得惊得面面相觑,连声问:“小主怎么了?”

  浣碧眼疾手快地斟了茶上来,我一口喝下,才缓过气道:“永巷的雪垛旁边窝着两只猫,也不知是谁养的,一下子扑到我身上来,真真是吓坏人!”

  流朱微笑道:“小姐自小就怕猫,一下子见了两只,可不是要受惊吓了。”又扬声唤道:“佩儿,煎一剂浓浓的姜汤来,给贵人祛风压惊。”佩儿一迭声应了下去。

  槿汐道:“宫中女眷素来爱养猫的,那些猫性子又野,小主身子金贵可要小心。”又问:“小主可许下愿了?”

  我点点头:“许了三个呢。可不知满天神佛是否会怪我贪婪?”

  槿汐端端正正行了个大礼,笑容满面地说:“恭喜小主,常言说‘猫带吉运’。小主许完愿便撞见了两只猫,可不是心愿一定得偿的吉兆呢。”

  我微微一笑:“什么不好的到了你们嘴里都是好的。如真能了我这些心愿,被它吓一吓又有何妨呢。”说着让晶青端了水来,重新为我匀面挽髻,换了衣裳坐下打马吊。

  心思一定下来,不免狐疑。今日后宫夜宴,并没有宴请外臣公戚。除了皇上以外再没有别的男子能出入后宫。脑中忽然浮现那双石青色宝蓝蛟龙出海纹样的靴子……银灰色团龙密纹的衣角。心下陡然一惊,团龙密纹乃是上用的图纹,等闲亲王也不得擅用,莫非倚梅园中的那人……万幸自己脱身得快,否则入宫以来这一番韬晦之计便是白费心思了。槿汐和小允子察言观色,见我有些懒懒的,故意连着输了几把哄我开心。我推说身子有些不爽快,先回了房中。槿汐跟了进来为我卸妆。

  我闲闲问道:“今日后宫夜宴,皇上皇后可曾请了他人来?”

  槿汐道:“按惯例,几位王爷也会来。”我轻轻“哦”了一声。

  槿汐口中的王爷是先皇的大皇子岐山王玄洵、三皇子汝南王玄济、六皇子清河王玄清和九皇子平阳王玄汾。先皇七子二女。五皇子、七皇子和八皇女早薨。

  皇帝玄凌排行第四,与二皇女真宁长公主俱是当今太后所出。

  岐山王玄洵乃宜妃也就是现在的钦仁太妃所出,虽是长子,但个性庸懦,碌碌无为,只求做一名安享荣华的亲王。

  襄城王玄济乃玉厄夫人所出,玉厄夫人是博陵侯幼妹,隆庆十年博陵侯谋反,玉厄夫人深受牵连,无宠郁郁而死。玄济天生臂力过人,勇武善战,但是性格狷介,不为先皇所喜,一直到先皇死后才得了襄城王的封号,如今南征北战,立下不少军功,甚得玄凌的倚重。

  清河王玄清聪颖慧捷,又因其母妃舒贵妃的缘故,自幼甚得皇帝钟爱,数次有立他为太子的意思,只因舒贵妃的出身着实为世人所诟病,群臣一齐反对,只好不了了之。先帝驾崩之后舒贵妃自请出家,玄清便由素来与舒贵妃交好的琳妃也就是当今的太后抚养长大,与玄凌如同一母同胞,感情甚是厚密。玄清闲云野鹤,精于六艺,却独独不爱政事,整日与诗书为伴,器乐为伍,笛声更是京中一绝,人称“自在王爷。”

  平阳王玄汾是先皇幼子,如今才满十三岁。生母恩嫔出身卑微,曾是绣院一名针在线的织补宫女,先皇薨逝后虽晋封了顺陈太妃,平阳王却是自小由五皇子的母亲庄和太妃抚养长大。

  我默默听着,心中总是像缺了什么似的不安宁,只得先睡了。众人也散了下去。迷迷糊糊睡到半夜间,我突然惊觉地坐起身来,身体猛然带起的气流激荡起锦帐,我想到了一样让我不安的东西——小像!

  (录自《后宫·甄嬛传》,流潋紫着,浙江文艺出版社2012年1月版。)
  
【资料】

“甄嬛体”原来是“红楼体”

  回放了好几轮,喧嚣了一个多月,《甄嬛传》终于告一段落,除了捧红了新一茬年轻演员外,《甄嬛传》的语言方式也被观众和粉丝们效仿,在微博、博客、短信中戏谑调侃,称作“甄嬛体”。新浪网“郑勇的微博”里这样写道:“方才有人约我吃饭,想必是一个人吃饭没劲,若能一起吃饭那必是极好的饭局,倒也不负恩泽。”下面评论栏里马上有网友评论道“郑大人,民女给您续写一下,‘说人话。’‘一个人吃饭没劲,晚上一起吃饭’”;拥有数万粉丝之众的名博“医生护士那些事”的微博里也转发了“永贝李的微博”:“甄嬛体之医药圈:公司的产品是极好的,学术推广配上客勤关系,原是最好不过的了,虽说运气欠佳,医保未进,成全竞争产品进医院,倒也不负恩泽。”说人话:“今年指标没戏了。”前些天,笔者收到某作者的Email,发件人的名字填写的竟然是“本宫……平身”。这些令人忍俊不禁的微博,让人感叹大家的娱乐天赋和语言可塑性的同时,也让人感慨电视媒体的力量。

  实际在“甄嬛体”出现之前,“凡客体”的“我是……我也是……”和“淘宝体”的“亲……”也风行了一段时间,《甄嬛传》这部虚构的宫廷剧加入了大量古典文化元素,使“甄嬛体”更有演绎的空间和文字游戏的意趣。

  据说,《甄嬛传》原著作者、编剧流潋紫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红楼迷”,从小苦读且精通《红楼梦》的她深受曹雪芹写作技法的影响。

  新浪网记者粱巍有文章评论,在《甄嬛传》中,流潋紫也效仿曹雪芹,将茶道、花艺、香料、饮食等中国传统文化囊括其中。如枫露茶、骨髓汤、夕颜花、玫瑰露、茯苓霜这些在《红楼梦》中所提及的经典名称,都被用在了后宫小主们的身上,而欢宜香、舒痕胶以及后宫的各类珠宝玉器、首饰服饰等,也尽显编剧深厚的文化底蕴。

  有不少观众在看了《甄嬛传》之后觉得似曾相识,翻出了《红楼梦》重新仔细研读,找出了《甄嬛传》和《红楼梦》的相似之处。有观众发现,除了物品器具模仿了《红楼梦》,就连人物性格也和《红楼梦》极为相似。比如甄嬛身上有黛玉的才情和柔弱,后期却有凤姐的杀伐决断,恩威并施的凌厉和决绝;眉庄有宝钗的端庄大方,李纨的温婉守静;安陵容看似如迎春般木讷,其实也有缜密心思,勃勃野心;淳儿则如同史湘云一般爽朗可爱。

  《甄嬛传》中涉及大量古典诗词歌赋,也引发了观众重读经典的热潮。如剧中安陵容为雍正唱的一曲《越人歌》,是摘自《诗经》,曾在电影《夜宴》中为周迅所唱。《诗经·国风·郑风》中的《女曰鸡鸣》、《诗经·大雅》中的《凤凰于飞》、《诗经·邶风》中的《击鼓》、屈原的《九歌·山鬼》、唐玄宗梅妃的《楼东赋》、李白的《长相思》、白居易的《长恨歌》、宋朝张玉娘的《兰雪集》等,都是《甄嬛传》中所提及的诗篇。

  一部虚构的宫斗剧,能够引发观众对古典诗词的兴趣不失为一件好事,这让我想起北京电视台《养生堂》栏目的一位专家讲的一个故事,此专家的孙子是迷恋周杰伦的90后,因为周杰伦的那首连说带唱的《本草纲目》,这个90后的前卫青年竟开始翻看奶奶书架上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了。

  (转自2012年5月7日《北京晚报》,原题为《<甄嬛传>与“甄嬛体”》,作者孙小楠。)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