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站长教材 > 教案导读

“笔记体知识”补充资料
【时间:2014/5/29 】 【来源:本站 】 【作者: 本站】 【已经浏览1827 次】

 

《阅微草堂笔记》一则

 

爱堂先生言,闻有老学究夜行,忽遇其亡友。学究素刚直,亦不怖畏,问君何往。曰:吾为冥吏,至南村有所勾摄。适同路耳。因并行,至一破屋。鬼曰:此文士庐也。问何以知之?曰:凡人白昼营营,性灵汩没。唯睡时一念不生,元神朗沏,胸中所读之书,字字皆吐光芒,自百窍而出。其状缥渺缤纷,烂如锦绣。学如郑孔、文如屈宋班马者,上烛霄汉,与星月争辉,次者数丈,次者数尺,以渐而差,极下者亦萤萤如一灯,照映户牖。人不能见,唯鬼神见之耳,此室上光芒高七八尺,以是而知。学究问:我读书一生,睡中光芒当几许?鬼嗫嚅良久曰:昨过君塾,君方昼寝。见君胸中高头讲章一部、墨卷五六百篇、经文七八十篇、策略三四十篇,字字化为黑烟,笼罩屋上。诸生诵读之声,如在浓云密雾中,实未见光芒,不敢妄语。学究怒斥之,鬼大笑而去。

[译文]

爱堂先生说,听说有一位老学究在夜里赶路,忽然遇到了他死去的朋友。老学究性情刚直,也不害怕,便问亡友上哪儿去。亡友答:“我在阴间当差,到南村去勾人,恰好与你同路。”于是两人一起走。到了一间破房子前,鬼说:“这是文人的家。”老学究说你怎么知道?鬼说:“一般人在白天都忙于生计,以致掩没了本来性灵。只有到了睡着时,什么也不想,性灵才清朗明沏,所读过的书,字字都在心中射出光芒,透过人的全身窍孔照射出来。那样子缥缥缈缈,色彩缤纷,灿烂如锦锈。学问像郑玄、孔颖达,文章像屈原、宋玉、班超、司马迁的人,所发出的光芒直冲云霄,与星星、月亮争辉;不如他们的,光芒有几丈高,或者几尺高,依次递减。最次的人也有一点微弱的光,像一盏小油灯,能照见门窗。这种光芒人看不到,只有鬼能看见。这间破屋上,光芒高达七八尺,因此知道是文人的家。”老学究问:“我读了一辈子书,睡着时光芒有多高?”鬼欲言又止,沉吟了好久才说:“昨天到你的私塾去,你正在午睡。我看见你胸中有一部高头讲章、五六百篇墨卷、七八十篇经文、三四十篇策略,字字都化成黑烟,笼罩在屋顶上。那些学生的朗读声,好似密封在浓云迷雾之中。实在没看到一丝光芒,我不说假话。”老学究听了怒斥鬼,鬼大笑着走了。

 

《西京杂记》一则

 

元帝后宫既多。不得常见。乃使画工图形。案图召幸之。诸宫人皆赂画工,多者十万,少者亦不减五万。独王嫱不肯。遂不得见。匈奴入朝,求美人为阏氏。于是上案图以昭君行。及去,召见,貌为后宫第一,善应对,举止闲雅,帝悔之。而名籍巳定,帝重信于外国,故不复更人。乃穷案其事,画工皆弃市,籍其家,资皆巨万。画工有杜陵毛延寿,为人形,丑好老少必得其真。安陵陈敞,新丰刘白、龚宽,并工为牛马飞鸟众势。人形好丑不逮延寿。下杜阳望亦善画,尤善布色。樊育亦善布色。同日弃市。京师画师于是差稀。

[译文]

汉元帝的宫女已经很多,不能经常召见她们,就命令画师把宫女们的长相画下来,再依据画像来召幸宫女。宫女们全都贿赂画师,多的十万铜钱,少的也不下五万铜钱,只有王嫱不肯行贿,因而不被元帝召幸。匈奴王到中原来朝觐皇上,想找一个美女作匈奴王后。于是皇上根据宫女们的画像,决定让王昭君出塞和亲。临行时,召见了昭君,昭君的相貌在后宫数第一,对答得体,风度娴静优雅,元帝后悔了。可是名单已经定下来了,元帝觉得与外国来往要注重信用,所以不再换人。过后就穷根究底地追查这件事,宫中的画师全部被杀,弃尸于市。抄没了画师的家,家财都不计其数。画师中有一个杜陵县人毛延寿,他善于画人像,无论长相美丑岁数大小,都画得十分逼真。安陵县的陈敞、新丰县的刘白、龚宽都精于画牛马飞鸟的各种姿态,但画人像美丑不如毛延寿逼真。下杜县的阳望也善于绘画,尤其善于画面着色。樊育也善于画面的着色。这些人同一天被杀,陈尸示众。京城里的画师因此少了不少。

 

《梦溪笔谈》一则

 

钧石之石,五权之名,石重百二十斤。后人以一斛为一石,自汉已如此 ,“饮酒一石不乱”是也。挽蹶弓弩,古人以钧石率之。今人乃以粳米一斛之重为一石。凡石者以九十二斤半为法,乃汉秤三百四十一斤也。今之武卒蹶弩有及九石者,计其力乃古之二十五石,比魏之武卒人当二人有余;弓有挽三石者,乃古之三十四钧,比颜高之弓人当五人有余。此皆近岁教养所成,以至击刺驰射皆尽夷夏之术,器仗铠胄极今古之工巧,武备之盛前世未有其比。

(颜高:春秋时人,《左传·定公八年》云:‘“颜高之弓六钧。”挽撅jué弓弩:拉开弓弩。厥是借助足力张并弩弦,这种弩古代称为“厥张弩”。)

[译文]

钧石的石,是重量单位的名称,一石重一百二十斤。后人把一斛作为一石,在汉代已经如此,所谓饮酒一石不乱就是。开弓张弩,古人用钧石来计算,现在人以一斛粳米的重量为一石,这种石相当于九十二斤半,就是汉代的三百四十一斤。现在的士兵张弩有达到九石的,计算他的力量是古代的二十五石,与魏国的武卒比较,相当二个多人;弓有开到三石的人,是古代的三十四钧,与颜高的弓比较,一个人相当五个多人。这都是近年训练培养的结果,以至格斗、骑射都掌握了中原和蛮夷的技艺,兵器、铠甲都极尽现世与古代的精巧,武备兴盛的程度前代没有一个能比得上。

 

周作人笔记体散文一则

 

《雕丘杂录》六云,“君尝侍赵忠毅公,公教以读字书最为有益。余见有名能文章而于字音读尚多讹者,甚矣识奇字为学者第一义也。”《輶轩语》二云,解经宜先识字,注有云,“《说文》初看无味,稍解一二便觉趣妙无穷。”今人钱氏《课余闲笔补》云,“每有天下人趋之若狂,而余竟莫名其妙者。葱蒜何味,而世人群以为美。烟草鸦片何物,而供人群以为香。《说文》琐屑,有何意义,而世人尊而敬之,几欲置之四子五经之上。余于此唯有谢不敏而已。”读字书,看《说文》,都很有意思,就只是入门为难耳。君谓《说文》琐屑,此正是初看无味,或者如人说磊落人不能注《尔稚》,却不知在草木虫鱼间亦自有趣妙无穷,但如不入便无可奈何也。鄙人常喜人家看字典文法,不但能识字,亦复可以通史。英国有人著书,曰《英语里的历史》,此意亦妙。但是《”说文解字”》未足以任此,须有人集合甲骨钟鼎大小篆文,自写一册新文字蒙求,庶乎其可,而新的大字典亦是必要。如能悠悠然待之数十年,或可有成,但亦或不然,此事正极难言也。(《书房一角·读字书》)

 

余世存《非常道》三则

 

清末殿试,有贡士名叫王国钧,名字含义本不错,国钧者,国家和重任也。王国钧在殿试中名列前茅,慈禧念了王的姓名却说:“好难听。”因为这三个字与“亡君”相谐,实在太不吉利,王国钧固此被抑置三甲,蹉跎以终。

 

周善培对梁启超说:“中国长久睡梦的人心被你一支笔惊醒了,这不待我来恭维你。但是,作文章有两个境界,第一个是能动人,读你的文章,没有不感动的。第一步你已经做到了。第二个是能留人。司马迁死了快两千年,至今《史记》里有许多文章还是使人不厌百回读的。你这几十年中,作了若干文章,你试想想,不说百回读不容易,就是使人读两回三回的能有几篇文章?”

 

  沈从文第一次登台授课,慕名而来的学生甚众,教室里挤得满满的。他抬眼望去,只见黑压压一片人头,心里陡然一惊,竟呆呆地站了近10 分钟。好不容易开了口,一面急促地讲述,一面在黑板上抄写授课提纲。预定1 小时的授课内容,在忙迫中10 多分钟便全讲完了。他再次陷入窘迫,无奈,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道:“我第一次上课,见你们人多,怕了。”下课后,学生议论纷纷:“沈从文这样的人也来中公上课,半个小时讲不出一句话来。”议论传到胡适耳里,胡适微笑着说:“上课讲不出话来,学生不轰他,这就是成功。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6902530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