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站长教材 > 教案导读

《冷板凳会缘起》详注
【时间:2011/8/17 】 【来源:本站 】 【作者: 何二元】 【已经浏览2258 次】

本站按:教材提供13条注释,作为学生阅读课文本也就够了。这里再为老师提供一份41条的详注,其实还可以更详,即下划线部分都是可以加注的。但是这些详注即使不加也不影响课文阅读理解,当然若能知道就更好。这样可详可略的注释情况说明了两点:

1、确实存在着一大批“活着的古词语”;

2、作者使用古词语和典故,到了“化用”的最高境界。

 

 

不负十年寒窗苦读,我终于赢得一个“洋翰林”的尊号,在一个国立大学的中文系毕业了。当我穿上黑袈裟样的学士服,戴上吊须绦①的学士方帽,走上台去,从我们的校长手里领来一张金光灿烂的毕业证书,真是趾高气扬得意忘形,以为从此以后,摆在我面前的就是青云直路鹏程万里了。我虽说不能如理工科的学士那样出去“立行”,贡献出振兴实业、济世救穷的良策;也不能如政法科的学士那样出去“立德”,站在庙堂之上,贡献出治国平天下的大计;我是文科学士,总可以出去“立言”②,忝列③名流,挥如椽的大笔,为匡正世道人心,主持公理正义说话吧。至少可以著书立说,藏之名山,传诸后世吧。

我越想越得意。我捧着那张金字毕业证书,以为是捧的一只金饭碗,洋洋得意地走出校门,走进社会,等待着别人给我奉献牛奶、面包和荣誉。谁知竟应了在大学里早已听说却总不肯相信的话:“毕业即失业!”我四处奔走了几个月,风里来雨里去,看了不少的马脸,挨了不少的白眼,说了几大箩好话,天地之大,竟然找不到一个我落脚的地方。还谈得上什么大展抱负,立言立行?还说得上什么著书立说,传之后世?

我也曾经在街上碰到过几个同学,都是那么西装笔挺,油头粉面,出入于大机关、大公司之门。问起来,他们或是在大学上的经济系,学会了陶朱之术④,会做生意买卖;或是在大学上的政治系,学会了苏秦、张仪那套舌辩之术⑤,专会给人出谋划策、打烂条儿。他们问起我学的专业,知道我不过是一个”书蠹”,只够到三家村去做个老学究,连去当个舞文弄墨刀笔吏,当个师爷也不够格。他们对我叫一声爱莫能助,便挥手告别了。我还是每天在街上奔走,真是惶惶然如丧家之犬

有一天,我忽然在街上碰到一个学化工的同学,在那里摆了一个地摊,卖些雪花膏、香粉、发油之类的化妆品。他虽然在求业的竞争中失败了,却还能靠自己的一点手艺,做个小本买卖糊口。他谈起来虽不免有几分伤感,我却羡慕他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比那些低三下四、向人乞讨生活的人还高尚些。可惜我连这点本事也没有。不过这却激发了我的灵感。难道我不可以在街上也摆一个摊子?虽说我不会测字算命,但是替人写家信,写状子,写请帖、对联、喜幛、讣告、祭文以及买卖的文书关约⑾,总可以的吧?实在没有办法了,我看测字、算命那一套骗人的玩意儿,也不是不可以无师自通的。

于是我去买了一本《应用文大全》和《万事不求人》来,仔细研读。我找一个不太热闹也不太冷僻的街头巷尾,摆好桌子、板凳,立好遮阳伞,摆开文房四宝,开张营业。我并不感到可羞,甚至有几分自豪,我到底自食其力,不去朱门乞讨残汤冷饭了。

可是有一天,大学里中文系一位教授,我的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在街头发现了我,他说他没有想到大学里的高材生,竟然落到这么斯文扫地的境地。于是他热心地把我介绍给他的一个朋友,一位新放外县去的县太爷,跟他去在他的衙门里做一名文书科员。

我到了那个县衙门,随即去上班办公。过了几天,我就发现,其实无公可办。县太爷根本不来办公,科长们也很少露面,于是科员们便乐得喝茶、看报、摆龙门阵⑿过日子,倒也自在。科员中大半是四、五十岁年纪的人,也有年逾花甲的。至于风华正茂年富力强、三十岁上下的人实在不多,要说才二十岁出头的恐怕只有我一个人了。有一个科员开玩笑说:”我们这里可以算是三代同堂了。”

最老的科员姓李,看他那须眉皆白的样子,大概年近古稀⒀吧。大家都尊敬他,叫他一声李老。他自己却老是自称科员,老说“我李科员”怎样怎样,倒好像这是一个值得他夸耀的什么官衔一样。他是我们这个衙门里资格最老的科员,他自己却说是这个衙门里最没有出息的科员。他说他在这种衙门里坐冷板凳已经坐了几十年了,朝代都换了几个,别的科员能高升的都高升了,能找到别的有出息的活路的也干别的去了,惟独他还是当他的科员,死守着他的办公桌,靠他说的”砚耕”,过了几十年不算不太平也不算很太平的日子。

他的科员当久了,就象产生了一种“职业优越感”似的,向我们大讲科员之重要和当科员之舒服。他说:“科员对于任何一个衙门都是不可缺少的,就象那车子一样,没有轮子,就玩不转了。或者说象老爷们坐的轿子,没有抬轿子的人,老爷的威风也就抖不成了。因此无论是南军打北军,赵大老爷打王大老爷;一会儿放爆竹,张县长到任了,一会儿一个姓李的、姓赵的,或无论姓什么的,反正长着鼻子眼睛的人,拿一封公文进衙门,宣布张县长‘劣迹昭著,革职查办’,于是这位李县长又上台了。李县长的屁股在太师椅上还没有坐热,忽然又被当兵的来抓走了,于是那位穿二尺五⒁的军官又弃武从文,来当县太爷了。不管是谁,就是那些师爷、科长,以致贴身马弁⒂,随房丫头,都可以换来换去,反正科员是不换的。这科员象铁打的饭碗,总没有被打破过。没有人来夺取我这个宝座。过这种与世无争的舒服日子,岂不快哉!”

我才二十岁出头,又是大学毕业生,本该有雄心壮志,出去干一番大事业的,可是李老这一席话,却把我说动了心。我又何必蝇营狗苟⒃,去宦场争名逐利陶渊明还不肯为五斗米折腰,李白还不愿”摧眉折腰事权贵”呢,我学不到他们那样,总可以学到李科员这样安分守己,过几天开心日子吧。

我们每天吃罢晚饭,没有事,喜欢串门子。或三个两个,或这家那家,无非是坐在板凳上,喝一壶酽茶⒄,天南地北古今中外七嘴八舌地摆起“乱谭”⒅来。我们去得最多的是李老科员家。他的家座落在衙门后街,其实不过两三间破平房带一个小庭院,李老却把他的这座“公馆”取名叫做“心远居”。我知道他是取的陶渊明那两句诗“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的典故。我们到了那里,李老照例拖出几条板凳和几只小竹椅,抱出一壶早已泡好的酽茶来,让大家喝冷茶,摆龙门阵,每次总要摆到深夜才散。有时哪个热心的科员,带来一瓶烧酒,李老及时端出几盘盐黄豆来,让我们细细地酌,慢慢地摆,就更有意思了。梆子已经敲了三更⒆,大家还拖拖拉拉,不肯散去。

这些科员都是在这个衙门或者那个公署里混过十年二十年事的人,哪个没有见到过或听到过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呢?我的阅历最浅,没有我插嘴的余地,但是我听到那么多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奇闻怪事,真是大开脑筋,原来这个社会是这么绚丽多彩的呢。因此我一晚上也不拉下。从此,听科员们“说禅书” ⒇,是我的生活中最有色彩的一部分了。当然我也私下心中暗想,这不是我写文章的好材料吗?

就这样,我们的日子过得很平顺,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在我们这里一切都是老样子。大大小小的老爷们、少爷们还是那么安然自在地收租要利,抽烟打牌,坐享清福。老百姓还是那么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上粮纳税,当壮丁,充公差,去为那谁也没有见过的”三民主义”快乐世界卖命,去剿灭那些听说是杀人放火的共产党。我们的县大老爷还是那么坐大堂问官司,打板子。收税的还是那么照见十抽一的老规矩办事。鸦片烟馆里还是那么人头攒挤,烟雾缭绕;茶楼酒肆还是那么划拳行令,呼五喝十;卖唱的还是那么在深夜的街头流落,唱着凄凉的“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野狗还是那么在深巷狂吠……甚至太阳还是那么每天从东山树林顶上升起来,从西山山坳边落下去。天没有塌下来,地没有陷下去,地球照老样子旋转着。我们也还是照老样子在“心远居”里坐冷板凳,喝冷茶,摆些无稽之谈

有一回,李老说:”我们这些穷科员既没有资格上酒楼去吃得酒醉饭饱,也没有本钱进赌场去呼幺喝六,也没有兴趣到烟馆去吞云吐雾,作缥缈仙人,更不屑去青楼寻花问柳拥红抱绿,我们只能这么喝冷茶,扯乱谭,自寻其乐,我们何不索性来起一个会、结一个社呢?不是听说当今圣上蒋委员长下决心要还政于民,要恩赐给我们集会结社的自由了吗?”

“对头。”已经过了花甲之年的张科员欣然赞成,他说:“我们从天涯海角,到这个冷衙门里来讨生活,碰在一起,也算是前生有缘。我们都在这里坐冷板凳,同命相怜,何不就把我们结的社叫‘冷板凳会’呢?”

“赞成。”一致的声音,数了一下,整整十人。

蛇无头不行,鸟无头不飞,冷板凳会当然要有一个龙头。大家一致推举李老当冷板凳会的会长。他既是发起人,又年高德劭(21)众望所归。李老觉得当之无愧,也就当仁不让了。他当时就指定我这个年龄最小的”秀才”——这是他给我取的光荣称号——作跑腿打杂的干事。我也欣然从命

于是大家在李会长的领导下,七嘴八舌地议论起会规来。大家一致赞成每月的初二和十六这两天(22),也就是给灶王爷上供的吉利日子,晚上上灯时刻,按各人年龄的大小顺序,依次到各家去作清客。主人家只要拖出几条冷板凳,泡一大壶茶就行了。至于哪个好客的主人,还想招待一壶冷“烧老二”(23),几盘盐黄豆,以助谈兴,也不反对。每次集会,拈一回阄(24)。哪个拈着了,就归哪个摆一个龙门阵。不过李老是会长,不参加拈阄,由他第一个摆,我是干事,最后一个摆。各人摆的龙门阵,可长可短,一次摆不完,下次接着摆。不摆的就勒令退会。

李老告诫大家说:“虽然听说要恩赐言论自由了,可是祸从口出的明训,不可不守。我们坐冷板凳,喝冷茶,说牛皮酢(25),扯野狐禅(26),或是耳闻目睹,或是亲身经历,或采自街谈巷议,或搜于野老乡妪,或奇闻异事,或野史秘谭,都不过是一些无稽之谈,摆出来可以让大家去胀化食,理经通气,混时光、消永夜罢了。我们本来不想言之于口笔之于文藏之名山传之后世。更不敢去针砭时弊(27)妄断是非。至于发聋振聩(28)犯上作乱,更不是我们的旨意。因此,我们冷板凳会要有所谈有所不谈。”

大家觉得李会长说的也在理。明哲保身,古今如此嘛。于是大家议论哪些不可谈。结果由会长归纳出”十不谈”来,订出一个”十不谈”公约:一不谈圣贤之训;二不谈大人之言;三不谈党国大事;四不谈红楼艳史;五不谈儒佛上帝;六不谈怪力乱神;七不谈洋场轶闻;八不谈海外奇观;九不谈玄;十不谈机(29)。大家都赞成。

会长李老,兴致很高,又说话了:“冷板凳会是一个雅会,何不效法古人写《兰亭集序》的先例,请哪位大手笔写一个《冷板凳会缘起》呢?”

“秀才!”张老才出口,大家一致举手赞成。

我很惶恐,连忙推辞:“不可,不可!小子不才岂敢班门弄斧另请高明吧。”

李老说:“要说写等因奉此(30)的滥调公文,你不如我们,要说写一篇读来有板有眼的《缘起》,非你不行。你是不第的秀才,大学生,洋翰林,肚里的墨水比我们的多。现在我是会长,你是干事了,我这个会长叫你干事干这件事,你不能不干。”

我还能说什么呢?

平常不大开口的王科员,出人意料地又出一个主意说:“既是雅会,我们都算是雅人了。雅人不可没有雅号,何不各人给自己取一个雅号呢?”

“好主意。我们都自取一个雅号,权且冒充一回风雅吧。”张老第一个赞成。并且马上报出自己的雅号叫“巴陵野老”,他说因为他是巴州乡野的老人。

李老也自报叫“峨眉山人”,他说他是苏东坡的老乡,眉山人,隔峨眉山不远。黄科员说他是重庆山城的人,他大半辈子在山城给人当“帮帮匠”,自号“山城走卒”吧。吴科员说他是郭沫若的老乡,生长在青衣江畔,青衣江古名羌江,他就自号“羌江钓徒”。王科员平常霉秋秋的,大家说他象个老学究,于是奉送给他一个雅号:“三家村夫”,他还挺满意呢。周科员说他的祖辈人没有出息,家里无田无地,只传下来一支笔、一块砚盘,靠这个谋生,因此自号“砚耕斋主”。童科员是一个道地的山里人,一头乱发,象个穷而无告的杂毛老道,所以他自号“穷通道士”。孙科员出身缙绅之家(31),早已破落,可是他还念念不忘他家的花园里有一个“无是楼”,因此他自号“无是楼主”。赵科员还没有想出自己的雅号,李老却已替他想好了,说:“你就叫‘野狐禅师’吧。”大家都觉得好,因为他是一个摆龙门阵的天才,平常爱给大家摆些没经没传的龙门阵,大家说他摆的是“野狐禅”,叫他“野狐禅师”,再恰当也没有了。最后轮到我了,大家本来就叫我秀才,李老说我是一个没有来得及赶考及第的秀才,叫我自号“不第秀才”吧。

李老批准了大家的雅号,说:“以后再不要叫张科员、李科员了,只叫雅号。”

当然谁也不反对。

过了半月,我写的《冷板凳会缘起》写好了。我们的会长李老——哦,现在要叫他峨眉山人了——通知大家一个黄道吉日(32),那一天各人都要斋戒沐浴(33),到会长家里去举行典礼。

这一天,我们都到了“心远居”。会长已经安排好了神位,点上大蜡,中间插上升起袅袅青烟的一炷香,桌上摆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大茶壶,一溜摆着十只已经倒满茶水的陶茶杯,桌前散放着几条木板凳。会长率领大家一字站开,面向茶壶。大家跟会长学,举起茶杯,用指头蘸起一滴茶水,弹向空间,这表示献给在天上巡游值班的过往神灵,然后把茶杯里的茶水倒一点在地上,这表示献给当值的土地公土地婆。会长口中念念有词,大概是祝告上苍和过往神灵、土地公婆,保佑我们人在家中坐,不要祸从天上落吧。然后会长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我们都照办了。他叫我读我写的《冷板凳会缘起》。

我充分发挥了我作为一个秀才的本领,摇头晃脑,按着韵拍,抑扬顿挫地读了起来。这虽然算不得是一篇震古烁今的妙文,总算得是一件荡气回肠的小品吧。我念道:

 

(34)无可奈何之年,不死不活之月,凄风苦雨之夕,于残山剩水之国,地老天荒之城,心远地偏之居,我峨眉山人、三家村夫、巴陵野老、野狐禅师、山城走卒、羌江钓徒、无是楼主、穷通道士、砚耕斋主,不第秀才等十人,立于冷板凳之旁,拜于冷茶壶之前,诚惶诚恐,祝告天地而言曰:

“呜呼!嗟(35)我小子,炎黄遗脉,生不逢辰,命途坎坷。既无田园之可归,又乏青云之可托。苟活于乱世,逃命于干戈。挣扎泥涂,转徙沟壑。乞食冷衙,岁月蹉跎。安身于冷板凳之上,等因奉此;耗神思于纸笔之间,按律宣科(36)。戚然不知所虑,愀然(37)不知何乐。生活苦寂,情绪萧索。我辈既无钱财,呼幺喝六;又无兴致,看戏听歌。寻花问柳,非君子之可许;屠门大嚼,更非小子之所乐。至于徜徉街头,颐指气使(38),横行里巷,提劲打靶(39),更非我辈之所能,亦非世情之所可。老而弥怪,穷且益酸,奈何奈何?

“然则涸辙之鲋,尚知相濡以沫(40);我辈同命之身,岂可视同水火?人生苦短,去日苦多。乃应长者之邀,践冷板凳之约。于是出冷衙,转冷巷,入冷室,坐冷板凳,喝冷茶,说牛皮酢,扯野狐禅,横生枝节,妄加穿凿。或耳闻目睹,或亲身经过;或采自街谈巷议,或搜于野老乡婆;或奇闻怪事,或野史妄说。要能言之栩栩如生,听之津津有味,顺理成章,自圆其果。虽不如老窖大曲,令人陶醉;亦强似市井浊醪(41),聊解干渴。嗟我十子,皆标准良民,从来安分守己,得过且过。所以结盟夜谭,不过穷极无聊,苦中寻乐。非敢犯上作乱,妖言蛊惑。过往神灵,土地公婆,幸垂察焉。”

 

(注:这一段几乎都是了,就不下划线了)

 

我念完了《缘起》,会长峨眉山人正要宣布礼成,我们的老学究三家村夫,忽然诗兴大发,要求念一首他作的《礼赞冷板凳会》的七言律诗。会长只好等他念完,才宣布礼成。赞诗云

 

你来海角我天涯,

乞食八方入冷衙。

忍看青天飞魑魅,

何嫌大地走龙蛇。

白天无事翻陈报,

夜晚有闲喝冷茶。

同病相怜冷板凳,

管他娘的国和家。

 

《夜谭十记》,马识途著,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11月版

 

tāo:用丝线编织成的带子。

② 立行、立德、立言:我国伦理思想史上所谓“三不朽”的命题。春秋时鲁国大夫叔孙豹说tài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三不朽。”立德,即树立高尚的道德;立功,即为国为民建立功绩;立言,即提出具有真知灼见的言论。

③ 忝tiǎn,是谦辞,表示辱没他人,自己有愧。 就是有愧于排列在那中间

④ 陶朱之术:指经商之道,陶朱公就是春秋时期越国的范蠡,辅佐越王勾践灭吴后弃政从商,与美女西施乘舟泛海而去,后来定居陶地,自称朱公,善于经商,后人尊称为商圣。

⑤ 战国晚期合纵连横策略的代表性人物,靠口舌之利游说诸侯,建功立业。

⑥ 北方方言的出馊主意”“使坏”“出坏点子等。

⑦ 蠹:书虫。

⑧ 三家村原来是指人很少的农村,因为人少所以肯定有知识有学问的人更少,三家村学究其实就是一个谦辞,说自己是小地方来的,只是在小地方算是个有学问的人。

⑨ 在古代,人们又往往特将讼师幕僚称作刀笔吏,顾名思义就是谓其深谙法律之规则,文笔犀利,用笔如刀。

⑩ 古代将帅出征,治无常处,以幕为府,故称幕府,其佐治人员则统称幕僚。师爷就是应聘帮助军政大员办理各类事务之文人学士,也就获得幕僚。

⑾ 合同。

⑿ 龙门阵就是聊天的意思。“摆这个字,原本就有铺排陈列之意。比如摆摊、摆席、摆谱、摆阔、摆架子、摆擂台,都非铺陈排比不可。据说还和蜀人司马相如和扬雄的铺陈排比有关,所以成都人特别会摆龙门阵。

70岁,典出杜甫诗“人生七十古来稀”,前面的“花甲”也是用于指年龄,即60岁,古人计数采用天干地支,六十年甲子循环一周,因期间经过了天干地支名号错综参互,故曰“花”。

⒁ 据说国民党时候的军上衣不分大小号码,长度一律“二尺五,故以“二尺五”指代当兵的。

⒂ 弁bìan:古代男子戴的一种帽子,旧时称低级武官为马弁,后指当官的身边带的随从,特别是骑马时,叫马弁。这个称呼一直沿用到民国时期。

⒃ 营营,形容往来频繁之状,苟:苟且,这里指为了追逐名利,不择手段不顾羞耻。蝇营狗苟:像苍蝇一样飞来飞去,像狗一样的不识羞耻。

⒄ 酽 yàn,指汁液浓,味厚,亦引申未颜色的浓。

⒅ 同谈。

⒆ 三更,夜里11点至凌晨1点,敲三更是11点。

⒇ 禅,佛教用语;指通过默想领会佛理的修行方法。禅本不可说,又不能不说,所以就是乱谭。

(21) shào:美好,高尚。

(22) 和红楼梦一样也就是给灶王爷上供的吉利日子。

(23) 重庆的一种地方酒(24) niān jiū,相当于抽签,但多用小纸条。

(25) 酢即醋,牛皮酢,重庆方言,吹牛的意思。

(26) 在禅宗中,流入邪僻、未悟而妄称开悟,禅家一概斥之为“野狐禅。此指不入流的闲谈。

(27) biān:古代治病的石针。

(28) kuì:耳聋。声音很大,连耳聋的人也听得见。比喻用语言文字唤醒麻木的众人。

(29) 机,机密之事。

(30) 等因奉此,旧时公文中常用语。

(31) 缙绅jìn shēn,原意是插笏(古代朝会时官宦所执的手板,有事就写在上面,以备遗忘)于带,旧时官宦的装束,转用为官宦的代称。缙,也写作“搢”,插。绅,束在衣服外面的大带子。

(32) 旧时以星象来推算吉凶,谓青龙、明堂等六个星宿是吉神,六辰值日之时,诸事皆宜,不避凶忌,称为“黄道吉日。泛指宜于 办事的好日子。

(33) 佛教中清除心的不净叫做“斋,禁止身的过非叫做“戒,斋戒就是守戒以杜绝一切嗜欲的意思。也指古人在祭祀前沐浴更衣、整洁身心,以示虔诚。

(34) 惟,用于句首,,有古义,无实义。

(35) 嗟,文言叹词。

(36) 科:法令;刑律。亦作照本宣科。比喻不能随意发挥;死板地照现成文章或书本宣读。

(37) qiǎo,悲伤。赤壁赋:苏子愀然。

(38) 颐:腮帮子;指:指挥;气:神气;使:指使。用腮帮子来指挥人;用神气来支使人。

(39) 四川话,到处惹事的意思。据说,这句四川人的口头禅最早出自司马相如之口。当年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私奔来到成都,文君当垆卖酒。一日,一街娃儿无事生非,硬说文君卖的酒是酸的,那不过是喝了酒想不给钱。文君见状,只一脸笑意,却不吱声。谁知那街娃儿口出狂言,说:“晓不晓得我幺婶的大舅子他妈的干儿子的朋友是县令夫人的亲家?”这时司马相如走近前来,怒不可遏地大喝一声:你龟儿子提劲打靶!后来,“提劲打靶”这个词便在四川盆地流行开来,成为一个形容二流子、街娃儿、豁皮、二杆子、操哥的专用词汇。

(40) 庄子典故,鲋,鲫鱼。涸辙之鲋,相濡以沫,即在干涸了的车辙沟里的鲫鱼,吐沫互相润湿。

(41) láo,本义即浊酒。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6925469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