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站长教材 > 教案导读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教案
【时间:2011/6/26 】 【来源:本站 】 【作者: 何二元】 【已经浏览7515 次】

【作家作品】
   
    孔子(前551~前479)中国春秋后期思想家,教育家,儒家的创始人。名丘,字仲尼。鲁国人。
    先世为宋国贵族,因避内乱移居鲁国。父叔梁纥,母颜氏。鲁襄公二十二年(前551)生于鲁国陬邑(今山东曲阜)。鲁国是周公儿子伯禽的封地,素有礼乐之邦之称 。至春秋末,礼乐仍保持完好。鲁国根深蒂固的礼乐传统对孔子有深刻的影响。孔子幼时常以陈俎豆、设礼容为戏。早年丧父,家境中落,年轻时曾做过管粮仓、管放牧的小官。30余岁时开始授徒讲学。鲁昭公二十六年(前516),鲁国内乱,孔子不满季氏为首的三桓擅权,一度离鲁至齐 ,不久返回。开始整理诗、书、礼、乐,招收弟子日多,影响愈大。鲁定公九年(前501),出任中都宰,颇有政绩 。后升为司空和大司寇。定公十年齐鲁夹谷之会,孔子相礼,鲁国兵礼并用,收回被齐国侵占的郓、灌及龟阴之田。定公十三年,孔子为维护公室,建议毁季孙氏、叔孙氏、孟孙氏等三家都邑,季孙氏、叔孙氏的邱、费被毁后,孟孙氏以武力对抗,孔子计划失败。以后鲁国政局有变,孔子见理想难以实现,遂带领弟子离开鲁国 ,开始了周游列国的飘泊生涯,时孔子55岁。孔子14年中先后到过卫、陈、宋、蔡、楚等国,向各诸侯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但均不见用。鲁哀公十一年(前484),季康子以币迎孔子,孔子归鲁,时年68岁。鲁哀公和季康子虽常向孔子问政,但终不起用。孔子晚年致力于教育,整理《诗》、《书》等古代典籍,删修《春秋》。其学生将其思想言行记载在《论语》中。
    (《中国大百科全书·孔子》)
   
    《论语》,孔子与弟子的语录结集。儒家经典之一。结集工作是由孔子门人及再传弟子所做的。孔子(公元前551—前479),春秋后期鲁国昌平乡陬邑(现在山东曲阜)人。姓孔名丘字仲尼。是中国古代思想家和教育家,《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其行事。《论语》名称的来由,班固《汉书·艺文志》说:“《论语》者,孔子应答弟子时人及弟子相与言而接闻于夫子之语也。当时弟子各有所记。夫子既卒,门人相与辑而论纂,故谓之《论语》。”这一说法,大体可信。原始记录杂出于众手,最后编定当在战国初期,以曾参门人为主。
    现在通行的《论语》20篇,内容以伦理、教育为主。它虽非文学著作,但由于历来为士人诵习,对文学的影响极为深远。《论语》多三言两语为章,言简意赅,发人深省。如论为政,说“足食、足兵,民信之矣”(《颜渊》);论教育,说“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述而》),“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为政》);论为人,说“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子罕》),“当仁不让於师”(《卫灵公》),“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子罕》),等等。比起《尚书》来,《论语》语言流畅通达,活泼生动,大量运用语气词、多叠句、排比、对偶,感情色彩颇浓。如孔子知冉求为季氏聚敛,就说:“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先进》)表现出激愤深恶之情。又如“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子罕》)说得雍容和雅,表现出孔子的自强不息的精神。子路听到孔子说为政“必也正乎名”之后,率而便说:“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写出了子路的直率;孔子被围于匡,颜渊后到,“子曰:‘吾以女(汝)为死矣。’曰:‘子在,回何敢死!’”可见颜渊的敬顺老师。这些都表现了人物的个性。言语之外,《论语》中还有不少关于神情态度的描写,《乡党》中的孔子,《微子》中的隐者,都形象具体。“季氏将伐颛臾”章(《季氏》)、“子路等侍坐”章(《先进》)等,略具情节,可以视作魏晋轶事小说的滥觞。
    《论语》在汉代有《鲁论》《齐论》与《古论》等不同本子流传,后来统一于郑玄。现存旧注有魏何晏注、宋邢昺疏《论语注疏》、宋朱熹《论语集注》及清刘宝楠《论语正义》等,今注本有杨伯峻《论语译注》。(周本淳)
    (摘自《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
   
【课文讲解】

    第一步,朗读。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shì)坐。
    子曰:“以吾一日长(zhǎng)乎尔,毋(wú)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
    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shèng)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bì)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夫子哂(shěn)之。
    “求!尔何如?”
    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
    “赤!尔何如?”
    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xiàng)焉。”
    “点!尔何如?”
    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zuò),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
    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mù)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yí),风乎舞雩(yú),咏而归。”
    夫子喟(kuì)然叹曰:“吾与点也!”
    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曰:“夫子何哂由也?”
    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
    “唯求则非邦也与?”
    “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
    “唯赤则非邦也与?”
    “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注:如不需要给学生提供注音,教师可以自行删除)

    第二步,课文译注。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子路:姓仲,名由,字子路;曾皙:名点,字皙;冉有:名求,字子有;公西华:复姓公西,名赤,字子华。他们四人都是孔子的学生。侍(shì):侍奉。此处指执弟子之礼,侍奉老师而坐。
    参考译文: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陪孔子坐着。(录自杨伯峻《论语译注》,北京,中华书局,1963,后同。)
   
    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
    “以吾”句:以,因为。长:年长。因为我比你们年长一日(一点)。毋吾以:以,已的假借字,止的意思。不要因为我(比你们年长一点)就不发表意见。一说“毋吾以”是人家(因为我老)不要用我了(杨伯峻语)。“不吾知”,“知”为知遇。“毋吾以”、“不吾知”,都是否定句式中宾语后置的现象。
    参考译文:孔子说:“因为我比你们年纪都大,(老了)人家不要用我了(一说“你们不要因为我比你们大就不说了”,“毋吾以”即“毋以吾老”)。你们平日闲居,就说:‘没有人知道我呀!’假若有人知道你们,(要请你们出去)那么你们怎么办呢?”
   
    子路率尔而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
    率尔:轻率貌,但也有直率、爽快的意思。千乘之国:有一千辆兵车的诸侯国,在春秋后期,是中等国家。摄:通慑,受到威慑。加:施加;强加。之:千乘之国。加之:就是那些大国把战争强加给千乘之国。因之以:继之以。比(bì)及:等到。方:方正;知方:知礼仪。可使(人人)有勇气,有正义感。
    参考译文:子路不假思索地回答说:“一千辆兵车的国家,夹在大国之间,局促地处于几个大国的中间,外面呢,有军队侵犯它,国内又加以灾荒。我去治理,等到三年的光景,可以使人人有勇气,而且还懂得一些大道理。”
   
    夫子哂之。
    哂(shěn):微笑,略带轻嘲的意思,但是绝没有恶意。据说某处弥勒像宝座上的对联就是: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善颜哂笑笑天下可笑之人。
    参考译文:孔子微微一笑。
   
    “求!尔何如?”
    冉有名求,字子有,古人有名有字,名往往是应该避讳的东西,相称时也只能称字而不称名。但是长者对晚辈,或老师对学生可以称名,比如这一篇里孔子都是称学生的名(求、赤、点),但是学生绝不可能称孔子为“丘”,甚至连字都不行,学生一般称孔子为“夫子”,也就是老师。
    参考译文:又问:“冉求!你怎么样?”
   
    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
    方六七十:方圆六七十里。按古人的计算方法,是每边长六七十里。这是比较小的国家。接着又说只能使民富足,至于礼乐,只能等待更高明的君子了。冉求的回答相对于子路的气盛,处处显得更加谦虚。两个“如”,第一个是“或者”,第二个是“至于”。
    参考译文:冉求回答说:“国土纵横六七十里或者五六十里的小国家,我去治理,等到三年光景,可以使人人富足。至于修明礼乐,那只有等待贤明君子了。
   
    “赤!尔何如?”
    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
    公西赤又比冉求更加谦逊,说不能说自己能够致礼国家,只能学习着治理国家。宗庙之事:宗庙祭祀之事。如会同:或者诸侯会盟。此皆为国之大事。端:一种礼服。章甫:一种礼帽。相(xiàng):在宗庙祭祀或诸侯会盟时替国君主持赞礼和司仪的官,分为卿、大夫、士三个等级,小相指最低的士这一级。
    参考译文:孔子又问:“公西赤!你怎么样?”公西赤回答说:“不是说我已经很有本领了,只是说我愿意这样学习:祭祀的工作中或者同外国盟会,我愿意穿着礼服,戴着礼帽,做一个小的司仪者。”

    “点!尔何如?”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
    希,同“稀”。瑟的声音渐渐稀疏,“铿”的一声停止了演奏。作:起,起身。按古人坐姿,当为挺身而跪。撰:撰述,所言。
    参考译文:孔子又问:“曾点!你怎么样?”曾点弹瑟正近尾声。铿的一声把瑟放下,站了起来答道:“我的志向和他们三位所讲的不同。”
   
    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
    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莫:暮的本字。初春季节,咋暖还寒,至于暮春,其后方才稳定,故曰“春服既成”,成,定也,不必换上换下了。又有人认为春服是春天的祭祀之服,所以曾点所言不是普通的春游。冠者,成人。古时男子20岁行冠礼,即成人仪式。浴:祓濯。古代消灾祛邪的仪式,常在阴历三月三日在水边举行。沂(yí):水名,在今山东省中部。舞雩(yú):台名,是鲁国求雨的坛,求雨时,常由巫在坛上作舞以求神。风,一说歌,如国风就是各国民歌,亦可理解为祭祀的歌舞。
    “克己复礼”是孔子终身的追求,把这段话和上古祭祀活动联系起来,就能理解孔子为什么说“吾与点也”。朱熹说:“孔子与点,盖与圣人之志同,便是尧舜气象也。”
    参考译文:孔子道:“那有什么妨碍呢?正是要各人说出自己的志向呵!”曾点说:“暮春三月,春天的衣服都穿定了。我陪同五六位成年人,六七个小孩,在沂水旁边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一路唱着歌,一路走回来。”

    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
    喟(kuì):感叹,叹息。与:与同,同意。
    此句历来意见不同,有以为孔子周游列国,四处碰壁,此时已萌生退居山林之意。汪曾祺也认为“这种超功利的生活态度,接近庄子思想的率性自然”。但是只要弄清楚曾晳所言并非普通的春游,而是接近古代的礼治境界,因而赢得孔子的共鸣。
    参考译文:孔子长叹一声道:“我同意曾点的主张呀!”
   
    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
    全文高潮已经过去,以下只是尾声,得到老师赞誉的曾晳,还想知道其他三个同学的成绩,孔子批评了子路的骄傲,对冉求和公西赤则都加以肯定。
    参考译文:子路、冉有、公西华三个人都出来了,曾皙后走。曾皙问道:“三位同学的话怎样?”
   
    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曰:“夫子何哂由也?”
    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
    “唯求则非邦也与?”
    “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
    “唯赤则非邦也与?”
    “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

    (讲解略)
    参考译文:孔子说:“也不过是各人说说自己的志向罢了。”曾皙说:“您为什么对仲由微笑呢?”孔子说:“治理国家应该讲究礼让,可是他的话却一点不谦虚,所以笑笑他。”曾皙(误会了孔子的意思)又问:“难道冉求所讲的就不是国家吗?”孔子道:“怎样见得纵横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的土地就不够是一个国家呢?”曾皙又问:“公西赤所讲的不是国家吗?”孔子道:“有宗庙,有国家间的盟会,不是国家是什么?(我笑仲由的不是说他不能治理国家,关键不在是不是国家,而是笑他说话的内容和态度不够谦虚。譬如公西赤,他是个十分懂得礼仪的人,但他只说愿意学着做一个小司仪者。)如果他只做一个小司仪者,又有谁来做大司仪者呢?”
   
【思考练习】

    1、假如要闭卷考试,那么本课译注的内容应该掌握,出题的范围仅限于此。
    2、尝试记“语录体”笔记。(重点作业)
   
    作业步骤:
   
    第一步:让同学们回忆本堂课中老师讲课你觉得最精彩或印象最深的话(语录),请几个同学说说,其他同学做记录。
   
    第二步:根据课文导读,讲解什么是语录体式的课堂笔记,这将是本学期每一次课的课堂笔记形式,期中进行一次检查,期末上交课堂笔记本,作为成绩之一。
    注:语录体课堂笔记,不但可以记录老师的讲课,还可以记录师生课堂互动,还可以记录自己的感想(尤其是自己在听课中灵光一闪的灵感)。
   
    第三步:如果有时间,可以继续介绍《论语》中其孔子与弟子教学互动的其它一些精彩段落,教师不拘泥于字词讲解,可以大致疏通文意,并作即兴发挥,让学生重点记录教师精彩的语录。
   
    1.15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子贡说:“贫穷却不巴结奉承,有钱却不骄傲自大,怎么样?”孔子说:“可以了;但是还不如虽贫穷却乐于道,纵有钱却谦虚好礼哩。”子贡说:“诗经上说:‘要像对待骨、角、象牙、玉石一样,先开料,再糙锉,细刻,然后磨光。’那就是这样的意思吧?”孔子道:“赐呀,现在可以同你讨论诗经了,告诉你一件,你能有所发挥,举一反三了。”
   
    3.8 子夏问曰:“‘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子曰:“绘事后素。”曰:“礼后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已矣。”
    子夏问道:“‘有酒涡的脸笑得美呀,黑白分明的眼流转得媚呀,洁白的底子上画着花卉呀。’这几句诗是什么意思?”孔子道:“先有白色底子,然后画花。”子夏道:“那么,是不是礼乐的产生在[仁义]以后呢?”孔子道:“卜商呀,你真是能啓发我的人。现在可以同你讨论诗经了。”
   
    5.26 颜渊、季路侍。子曰:“盍各言尔志。”子路曰:“原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颜渊曰:“愿无伐善,无施劳。”子路曰:“愿闻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孔子坐着,颜渊、季路两人站在孔子身边。孔子道:“何不各人说说自己的志向?”子路道:“愿意把我的车马衣服同朋友共同使用坏了也没有什么不满。”颜渊道:“愿意不夸耀自己的好处,不表白自己的功劳。”子路向孔子道:“希望听到您的志向。”孔子道:“[我的志向是,]老者使他安逸,朋友使他信任我,年青人使他怀念我。”
   
    7.15 冉有曰:“夫子为卫君乎?”子贡曰:“诺,吾将问之。”入,曰:“伯夷、叔齐何人也?”曰:“古之贤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为也。”
    冉有道:“老师赞成卫君吗?”子贡道:“好罢;我去问问他。”子贡进到孔子屋里,道:“伯夷、叔齐是什么样的人?”孔子道:“是古代的贤人。”子贡道:“[他们两人互相推让,都不肯做孤竹国的国君,结果都跑到国外,]是不是后来又怨悔呢?”孔子道:“他们求仁德,便得到了仁德,又怨悔什么呢?”子贡走出,答覆冉有道:“老师不赞成卫君。”
   
    11.22 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子路问:“听到就干起来吗?”孔子道:“有爸爸哥哥活着,怎么能听到就干起来?”冉有问:“听到就干起来吗?”孔子道:“听到就干起来。”公西华道:“仲由问听到就干起来吗,您说‘有爸爸哥哥活着,[不能这样做;]’冉求问听到就干起来吗,您说‘听到就干起来。’[两个人问题相同,而您的答覆相反,]我有些糊涂,大胆地来问问。”孔子道:“冉求平日做事退缩,所以我给他壮胆;仲由的胆量却有两个人的大,勇于作爲,所以我要压压他。”
   
    12.22 樊迟问仁。子曰:“爱人。”问知。子曰:“知人。”樊迟未达。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樊迟退,见子夏曰:“乡也吾见于夫子而问知,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何谓也?”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选于众,举皋陶,不仁者远矣。汤有天下,选于众,举伊尹,不仁者远矣。”
    樊迟问仁。孔子道:“爱人。”又问智。孔子道:“善于鑑别人物。”樊迟还不透澈瞭解。孔子道:“把正直人提拔出来,位置在邪恶人之上,能够使邪恶人正直。”樊迟退了出来,找着子夏,说道:“刚才我去见老师向他问智,他说,‘把正直人提拔出来,位置在邪恶人之上’,这是什么意思?”子夏道:“意义多么丰富的话呀!舜有了天下,在众人之中挑选,把皋陶提拔出来,坏人就难以存在了。汤有了天下,在众人之中挑选,把伊尹提拔出来,坏人也就难以存在了。”
   
    13.3 子路曰:“卫君待子为政,子将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不知,盖阙如也。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
    子路对孔子说:“卫君等着您去治理国政,您准备首先干什么?”孔子道:“那一定是纠正名分上的用词不当罢!”子路道:“您的迂腐竟到如此地步吗!这又何必纠正?”孔子道:“你怎么这样卤莽!君子对于他所不懂的,大概採取保留态度,[你怎么能乱说呢?]用词不当,言语就不能顺理成章;言语不顺理成章,工作就不可能搞好;工作搞不好,国家的礼乐制度也就举办不起来;礼乐制度举办不起来,刑罚也就不会得当;刑罚不得当,百姓就会[惶惶不安,]连手脚都不晓得摆在哪里才好。所以君子用一个词,一定[有它一定的理由,]可以说得出来;而顺理成章的话也一定行得通。君子对于措词说话要没有一点马虎的地方才罢了。”
   
    17.4 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夫子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
    孔子到了[子游作县长]的武城,听到了弹琴瑟唱诗歌的声音。孔子微微笑着,说道:“宰鸡,何必用宰牛的刀?[治理这个小地方,用得着教育吗?]”子游答道:“以前我听老师说过,做官的学习了,就会有仁爱之心;老百姓学习了,就容易听指挥,听使唤。[教育总是有用的。]”孔子便向学生们道:“二三子!言偃的这话是正确的。我刚才那句话不过同他开顽笑吧了。”
   
    (注:老师备课时如果想对这些语录了解得更清楚,可以到教学网下载杨伯峻的《论语译注》)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6911493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