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专题
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高职大语 > 高职研究

张红梅:五四文学革命对高职大专生人文素质的影响
【时间:2015/9/1 】 【来源:《时代教育》2013年第11期 】 【作者: 南通市广播电视大学 张红梅】 【已经浏览1121 次】

    摘要:五四文学革命是一场伟大的文学革新与思想启蒙运动,它带来了文学的全面革新与解放,使中国文学由古典走向现代。但是,在当代高等职业教育的大学语文教材中已经鲜见五四文学革命的介绍。其实,学习五四文学革命对丰富高职大专生的母语文学史知识、开发学生思维、塑造健康人格都有积极影响。大学语文应该重视五四文学革命的教学与研究。
  关键词:五四文学革命 高等职业教育 人文素质 影响

  五四文学革命已经过去九十余年,但对中国现代文学影响深远。它是中国现代文学的起点,它所倡导的思想启蒙推动着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它确立了白话文学的正宗地位,汲取欧美文艺创作的丰富经验,使中国文学由古典走向现代,由封闭转向开放,融入世界文学的潮流。领导五四文学革命的先驱们大多是十九世纪的八零后、九零后青年才俊,他们的思想与作品对二十世纪的九零后大学生是否还有积极影响?笔者通过校园调查,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在当代高等职业教育的大学语文教材中已经鲜见五四文学革命的介绍,本文将论述五四文学革命对当代高职大专生的积极影响,以亟引起高职大学语文对五四文学革命教学与研究的重视。

  1 校园调查:高职大专生对五四文学革命的了解与兴趣

  每年的五四青年节,各个大学校园都会有许多纪念五四的活动。笔者借此东风,在2013年的五四青年节前夕,抽取187名大二的高职生展开有关五四文学革命知识的调查。这187名高职生来自不同专业,有市场营销、财会的,有艺术设计的,还有计算机技术专业的。无论是哪个专业的学生,他们所学的中学语文抑或大学语文,都没有对五四文学革命知识的系统介绍,所以他们不知道何谓“五四文学革命”。但是,聪明的大学生会联想起五四运动,所以大多数学生猜测这场革命大概发生在1919年的五四运动前后,而且内容与反封建相关。调查中提到语言革命时,绝大多数学生是一头雾水,想不到白话文运动。但是问及第一篇白话小说时,38%的学生能正确回答是鲁迅的《狂人日记》,并且有45%的学生能举出五四文学革命的一些倡导者,如胡适、陈独秀、鲁迅、李大钊等,还能说出一些文学作品,如《狂人日记》《孔乙己》《药》《阿Q正传》等。这些调查结果表明高职生对五四文学革命虽有一点了解,但是很多重要的知识点是空白的,如五四文学革命的发生原因,它的旗帜口号,这场革命的内涵、功绩和意义等,当然,高职生更谈不上站在历史的高度上去客观评价、反思五四文学革命了。尽管这个调查结果令从事大学语文教学的笔者失望,但并不绝望。因为近80%的高职生有兴趣了解五四文学革命历史,而且在笔者宣传相关知识之后,绝大多数学生认为有必要在大学语文中讲授这些内容。显然,九十余年后的五四文学革命依然熠熠生辉,它的伟大功绩,它的青春激进,都吸引着大学生想靠近它,并且这场革命的文艺革新和思想革新都对高职生产生了积极影响。

  2 五四文学革命对高职生人文素质培养的影响

  2.1 了解中国现代文学的起始,加深高职生对母语文学史的认识

  五四文学革命最显著的成绩是白话文运动的胜利。1917年胡适在《新青年》上发表文章《文学改良刍议》,这是白话文运动开始的信号。胡适在文章中提出“白话文学为正宗”的观念,这很快得到了陈独秀、钱玄同、刘半农、蔡元培、鲁迅等人的热烈响应和积极支持。1918年5月鲁迅在《新青年》上发表了中国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标志着白话文运动首先在文艺方面取得了突破。随后出现了许多白话报刊,以白话创作的诗歌、小说、散文也大量涌现。1920年,北洋政府教育部命令小学教科书改用白话文,这是白话文运动取得的显著成果。白话文运动就是一场语言革命,它要废弃文言,启用白话。1917年至1926年,白话文与文言文的论争就从未间断。“国粹派”林纾、严复,“学衡派”胡先[马肃]、梅光迪,“甲寅派”章士钊等人都激烈反对白话文,维护文言文。文言与白话的对立,实质是贵族与平民的对立。白话文运动反对的是贵族文人所垄断的文言,要把平民口语作为书面语言、文学语言,使书面语言与口头语言相统一,如此方能启蒙民众,加快中国进入现代社会的步伐。正因如此,才遭到林纾耻笑白话文为“引车卖浆者言”。当然,这种攻击终究抵挡不住中国迈进现代社会的洪流,顺应历史发展趋势的白话最终取代文言,正式成为中国现代文学的语言形式。

  五四文学革命的另一突出成绩在于建立了“人的文学”。什么是“人的文学”?胡适在《文学改良刍议》中提出文章要“言之有物”、“不摹仿古人”、“不作无病之呻吟”,其实已经包含了“人的文学”内容。陈独秀则在《文学革命论》里鲜明地突出“人的文学”精神:推倒贵族文学,建设国民文学;推倒古典文学,建设写实文学;推倒山林文学,建设社会文学。后来,周作人进一步阐述“人的文学”是以人道主义为本,对人生诸多问题加以记录研究,以真挚的文体,记真挚的思想与事实,表现世间普通男女的悲欢成败。这种“人的文学”观念实质是反对清末民国初期“鸳鸯派”小说。“鸳鸯派”小说主要有三类:一是专门揭人隐私的黑幕小说,二是无病呻吟的言情小说,三是胡编乱造、不食人间烟火的武侠小说,这些小说充斥着清末民初的中国文坛,陷中国文学于困顿之中。五四文学革命所提倡的“人的文学”“平民的文学”以高度的文学责任感、强烈的时代精神,健康清新的形式和内容打垮了“鸳鸯派”小说。当代高职生熟悉的《狂人日记》《孔乙己》《药》《阿Q正传》《多收了三五斗》《天狗》《寄小读者》等作品均是“人的文学”“平民的文学”的精神体现,而作家代表如鲁迅、郁达夫、叶绍钧、胡适、刘半农、郭沫若、沈尹默、周作人、陈学昭、冰心等人的白话小说、诗歌、散文,都是“人的文学”的优秀实践。

  白话取代文言的语言革命,“人的文学”的建立,这些都标志着中国文学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现代文学。

  最接近我们的现代文学史却是当代高职生印象模糊的一段,相对而言,古典文学倒印象深刻一些。高职生的整体文化素质不高,但是他们能说出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的一些名家名篇。原因何在?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语文教学的缺失,二是追求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的学习观念。当代高职生更关心的是学技能考证书,以求在将来的职业竞争中胜人一筹。这种急功近利的心态不仅学生有,高校领导教师也有,这种心态导致高职生很少花时间和功夫去培养自己的人文素质。而时代和社会发展的趋势表明,更需要综合型人才,不仅要具备专项专能,而且要有良好的人文素质。有的高职生不知道中国古典文学与现代文学的区别,还以为古人平时讲普通话,作诗文用文言文。还有甚者除了知道鲁迅,别的现代作家一概不知。这种状况堪忧!一个连自己的母语文学常识都不懂的大学生谈何良好的人文素质呢?这种无知不仅会闹笑话、犯错误,甚至会损伤国家的荣誉及形象。所以,让高职生了解五四文学革命,了解现代文学的发端,对于丰富高职生的母语文学史知识是非常有必要的,对于提高学生的人文素质是非常有益的。

    2.2 理解五四文学革命的革新思想,有利高职生开发思维、塑造健康人格
 
  清末民初的中国政治出现了几件大事:一是废除科举制度;二是辛亥革命推翻封建皇帝;三是袁世凯称帝破灭。旧的封建王朝倾覆,新的政治局面并未给中国带来希望。北洋政府执政后腐败无能,社会危机日益严重,许多有识之士渴望用进步的外来文化启蒙民众,以改变国家民族的命运。适逢一批海外留学生归国,如胡适、陈独秀、鲁迅、李大钊等人,他们带来了全新的西方思想,意图通过文艺革新批判封建专制、启蒙大众走向科学民主的现代社会。社会变革与思想启蒙促成了五四文学革命的发生。

  没有中国社会变革的内因就不会有文学革命,同样,没有外来文艺思潮的影响的外因,也不会有文学革命。因此,我们理解文学革命的革新思想是文艺革新与思想革新、社会革新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文艺革新首先表现在语言工具的革新上,即废止文言,启用白话。白话论文在表现新思想、批判旧思想上,发挥了巨大的威力,为传播科学民主思想做出了巨大贡献。文艺革新还表现在文学观念、创作方法、艺术风格方面,比如“人的文学”的建立,现实主义、浪漫主义手法在白话小说、诗歌、散文上的体现,而这些方面又深受外来文艺思潮的影响。

  五四文学革命对外国文艺创作的借鉴,主要表现在吸收欧洲人文主义文学,以及包括批判现实主义、积极浪漫主义在内的十九世纪文学,特别是俄罗斯的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如五四文学对封建礼教的大力批判,就深受欧洲人文主义影响,具有强烈的启蒙主义色彩。吴虞提出“打倒孔家店”,鲁迅批判“吃人”的五千年历史和呐喊“救救孩子”,都是对封建礼教的猛烈抨击,旨在破旧迎新,开创一个光明的新时代。又如鲁迅的《狂人日记》《孔乙己》《药》等作品受到俄罗斯批判现实主义的影响,冰心的《斯人独憔悴》得到俄罗斯问题小说的启发。郭沫若深受积极浪漫主义诗人泰戈尔、惠特曼、雪莱、歌德的启发,他的《凤凰涅》感情奔放、旋律急促、语言富有哲理性,这种风格就有惠特曼与歌德的影子。曹禺受到希腊悲剧、易卜生与奥尼尔的影响,他的名作《雷雨》就与易卜生的《群鬼》相近。

  五四文学革命的这种革新精神对培养高职生的创新思维是十分有利的。笔者在校园调查中问到“文学革命的发动者们主要借鉴外国文艺运动与创作的经验来建设中国的新文学,这对你有何启发”,95%的学生认为现代文学应该是开放的,是不拘泥于传统、面向世界的;60%的学生认为要改革创造,就须借鉴外来的先进经验来突破自己;还有25%的学生认为不仅要借鉴,还要有创新,要取其精华、弃其糟粕。高职生能作这样的思考,实际上是在拓展思维、创新思维。他们联系古今,将他人的经验与自己的实际融会贯通,这种思维具有一定的深刻性、批判性和灵活性,是一种有开创意义的思维。当代高职生面临的是全球经济不景气、国内企事业单位深化改革、大学生就业困难、职场竞争激烈的严峻形势,如何在工作生活中开拓自己的一片天地?此时多一些创造性思维也许就多一份解决问题的希望。

  五四时期“人的文学”个性高涨,强烈地反抗社会文化对个性与人性的压抑,大胆抒发切身的生命感受与个性追求。笔者不免担心本已活得很自我的九零后高职生能否正确接受五四文学的个人主义,于是笔者选取鲁迅的《伤逝》来诠释五四时期的个人主义。1918年6月,《新青年》推出《易卜生》号,因为易卜生突出地表现了个性解放,敢于攻击社会敢于独战多数,所以在中国文坛上马上兴起一股易卜生热,不仅翻译易卜生的作品很多,而且易卜生式的戏剧与小说纷纷出现。如胡适的《终身大事》、田汉的《获虎之夜》、欧阳予倩的《泼妇》等,其主人公多是娜拉式的个性解放者。鲁迅的《伤逝》也明显受到易卜生的影响,但是又超越了易卜生。小说的主人公涓生与子君对恋爱与婚姻自由追求,尽管遇到来自家庭和社会的各种阻挠,但他们无所畏惧,毫不退缩,实现了婚姻自主的理想。但还是以涓生抛弃子君和子君之死的悲剧结尾,悲剧的根本原因是社会的迫害。鲁迅深刻地指出娜拉走后或者堕落,或者回去,妇女解放要依靠社会经济制度的改革。通过教学,笔者再调查高职生对五四文学的个人主义的感想时,95%的回答是:要有独立的人格,要追求进步、不畏强权;65%的人还认为“追求个人幸福的前提是国家民族的进步民主和强盛”“个人还要有社会责任感”,有15%的人强调“个性不应受别人拘束”。从调查结果看,学生吸取了五四个人主义、个性解放的正能量,他们张扬的是健康的个性。正确理解历史让高职生没有忘记个人身后必须要有国家、社会的支撑,过度膨胀的自我只能陷自己与他人、与社会、与国家不利,甚至于危险境地。我们应从塑造高职生健康人格出发,帮助他们正确领悟五四的人文主义精神,让他们认识到当代中国的“以人为本”,应体现出“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价值观。
 
  2.3 客观评价五四文学革命,培养学生辩证思维

  五四文学革命创造了光辉伟绩,也存在一些失误。历史过去九十余年,我们在学习这段文学史时,有必要反思它的不足,客观评价历史。
 
  白话文运动中,陈独秀面对白话文与文言文的论争时,革命态度非常决绝,坚持打倒文言文,白话文必须取而代之。这种你死我活的不可调和的斗争态度可以理解为反封建的需要和陈独秀的果敢魄力,但今天看来完全否定文言文是过分了。钱玄同更加过分,他批判汉文,主张废弃汉文,要汉字走拼音化的道路。显然,这种见解是不客观的,不能为人所接受的。

  在建立新文学时,五四文学革命反对传统的古典文学,主张“人的文学”“平民文学”。胡适曾这样说:“死文字决不能产生活文学,所以中国这二千年只有些死文学,只有些没有价值的死文学”。还说:“中国文学史没有生气则已,稍有生气者皆自民间文学而来”。鲁迅对古典文学也持基本否定态度,甚至主张青年不看中国书。现在我们认为这些观念是不当的。胡适、鲁迅在五四时期受西方进化论的影响,认为文学是按照一定的阶段递进的,犹如欧洲文学发展路程,新文学提倡的“人的文学”“平民文学”充满人文主义、现实主义精神,比古典文学先进高级。但是,胡适、鲁迅这种说法抹煞了文学的共时性,古典文学在向现代文学发展过程中并不会失去自身的审美价值。今天我们不是还觉得古诗词很美吗?排除中国传统的古典文学,要以民间文学、平民文学独存于文坛,最终会造成文学的单一性,失去文学的民族性和活力。而周作人、钱玄同、傅斯年对中国传统的批判,甚至偏激到要取消中国戏曲,今天看来实在是荒诞。

  五四文学革命提倡平民文学,却又排斥大众通俗文学。五四提倡的平民文学是用以启蒙民众,具有浓厚的教化、政治意味。因此五四文学革命不接受文学的娱乐消遣功能,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文学的生动趣味性。所以五四文学的受众其实是知识分子,它并没有启蒙普通劳动大众,倒是启蒙了知识分子。
 
  五四文学革命高举科学民主大旗,彻底批判、否定整个封建制度及其思想文化体系,这在历史上是有进步意义的。但是提出“打倒孔家店”,全面否定孔孟之道就属偏激。当代人对此早已反思,现在我们不还在学习汲取孔孟的一些优秀精神文明吗?

  我们在反思五四文学革命时,其实是以变化发展视角去认识它,这是一种辩证思维。培养高职生的辩证思维是有重要意义的。一个人能坚持用辩证思维去认识世界,他就能从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就能客观地对待世界,能看明白事物的本来面目,揭露事物内部的深层次矛盾,从而突破困难,找到解决问题的有效途径。

  3 结语
 
  五四文学革命是一场伟大的文学革新与思想启蒙运动,它带来了文学的全面革新与解放,使中国文学告别古典,走向现代。五四文学革命不仅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其作品还具有文学经典的丰富意蕴和艺术价值。它不应只存在于大学生每年“五四”的一瞬回眸,它应是大学生人文素质教育里常年浇灌、常开不败的鲜花,莘莘学子应在它的芬芳里熏陶人文情怀。我们的大学语文不该遗忘五四文学革命,应该重视它、研究它、传播它。

  参考文献:
  [1]谢应光.“科学”“民主”“革命”:语言学视野中的五四文学精神[J].西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4,(9).
  [2]马英群.浅析五四文学革命中的激进主义[J].作家杂志,2009,(3).
  [3]秦弓.关于五四文学的“国家”话语问题[J].天津社会科学,2010,(4).
  [4]洪峻峰.五四文学革命的启蒙意义[J].厦门大学学报,1991,(1).
  [5]侯景娟.文学经典阅读与当代大学生人文素质培养研究[J].九江学院学报,2012,(3).
  [6]魏绍馨.“为公众的福利自由发展个人”――对五四“个性解放”思潮的再认识[J].齐鲁学刊,1999,(3).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地址: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杭州师范大学   联系电话:18611703659 15858199491(QQ:363764865)   联系人:魏老师 何二元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4044132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