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站长文存 > 我论大语

何二元:大学语文的教学理念与教学方法(下)
【时间:2018/10/25 】 【来源:本站 】 【作者: 何二元】 【已经浏览1524 次】
济南会议讲话 2018.10.20
 
代表会议接受山东劳动职业技术学院基础部主任周永向大会赠送的墨宝
 
  第二个问题:怎样学白话文?一般以为白话文比文言文容易,事实上白话文教学要比文言文更难。当年西南联大大学国文课,教师都组成教学小组,一般是一个教授加一个助教,助教教文言文,教授教白话文,由此知道白话文教学难度更大。
 
  道理很简单,文言文学生不懂,老师可以一句一句讲解,白话文学生看得懂,老师还讲什么?所以只好另辟蹊径,譬如1919年,北京大学文学硕士孙本文设计了阅读教学“十五段”:1.预习;2.板书;3.分段指名直读;4.令质问疑字句;5.发问难字句;6.分段指名讲;7.推究语句文法;8.指名串讲;9.令分段落;10.演述各段意义;11.撮举全文大要;12.指示佳句;13.指名分段朗读;14.指名全文朗读;15.作文。
 
  这样老师就有的讲了,然而也就把白话文教学弄得比文言文还难。我们现在都说“不忘初衷方得始终”,我们不能忘记推广白话文的初衷是什么?是因为文言文太难,学习太费时间,所以当教育部决定让白话文进教材时,胡适非常高兴,他设想学习白话文的效率要比学文言文高十倍,学生从此可以大量阅读,譬如拿整本整本的小说当教材。可是事与愿违,白话文的教学比文言文还难,不是真的难,而是人为设置的难,不是为了学生,而是为了让老师有的讲,一百年前北大孙本文的设计是这样,今天我们引进文学教学的几大块的方法也是同样。所以直到今天,我们的语文教学仍然只能用一本薄薄的教材,比当年文言文教学厚不多少,胡适设想的大量阅读更是落空。
 
  那么白话文究竟应该如何教学?虽说学生自己看得懂,但是老师总不能不讲课,学校领导或督导来检查也是不让的。这是一个难题,说实话我也还没有成熟的想法,我只能讲一下自己不成熟的设想,供大家参考。
 
  先说阅读教学。我主张白话文的阅读教学不要搞得那么繁琐,只需要从以下两个方面入手:第一,读完一篇课文,能说出课文的主旨是什么。第二,能说出课文的细节,老师备课时要设计一些问题,不要脱离课文,就问课文中的细节,检查学生是否细读。一篇课文,能说出主旨,能说出细节,那就够了。现在这样的课文分析,我称之为“伪阅读”,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老师自己阅读文学作品,就不是这样读的,将来学生毕业工作,除了极少数从事文学批评工作的同学,绝大多数也不会这样阅读,只有在我们的语文课堂上我们这样阅读,这难道不是“伪阅读”吗?假如学生真的学会了这样的阅读方法,那就糟了,他一辈子也没有几本书好读了!
 
  所以我最反对老师滔滔不绝的分析讲解,我们的课文都是一流作家的作品,我们却用二三流的语言转述这些作品(注:“二三流”在这里不是贬义词,而是褒义词,语文老师如果能有“二三流”的语言,已经很了不起了,很多课堂讲解恐怕还都是不入流的语言),难怪学生自己读一篇课文会很喜欢,被老师一分析讲解,就不喜欢了。
 
  读一篇课文是这样,读整本的书也是这样,我看2017年新版的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发现已经非常强调读整本的书了,假如我们大学语文还只是限于单篇的课文,那恐怕连“高四语文”的资格也没有了。
 
  关于引导学生读整本的书,有非常好的设计,譬如金庸先生在浙江大学招博士生,他设计的招考题目都是这样的:
 
  ■郭靖第一次请黄蓉吃饭共花了(   )两银子。
  ■下列人物与段誉没有血缘关系的是:A. 阿朱 B.阿紫 C.阿离 D.本相
  ■对男友最温柔体贴的是:A.木婉清 B.阿紫 C.建宁公主 D.东方不败
  ■以下毒物中最毒的是:A.情花之毒 B.冰魄银针 C.三尸脑神丹 D.七星海棠
 
考生如果不细读金庸的小说,真的回答不出来。
 
 
  我在《母语高等教育研究》一书中还举过一个国外的例子,即纳博科夫的《文学讲稿》,王小波曾大力推荐,认为大学的文学课要这样讲才对。我觉得我们大学语文课也可以借鉴。这本书设计的《包法利夫人》的阅读题目都是这样的:
 
  1.郝麦对爱玛的服毒是怎样说的?描述这个事件。
  2.简要描述福楼拜在农村集市一场中使用的多声部配合法。
  3.分析福楼拜在农业展览会一章中使用的手法(人物的组合,主题的互相影响)。
  4.回答下列五个问题:
  ①《基督教真谛》的作者是谁?②赖昂对爱玛的第一眼印象是怎样的?③罗道耳弗对爱玛的第一眼印象是怎样的?④布朗皆是如何将他的最后一封信转给爱玛的?⑤费利西?朗普勒是什么人?
  5.《包法利夫人》中有诸多条主线,例如“马”,“石膏牧师”,“声音”,“三个医生”等。简要描述一下这四个主题。
  6.举出下列场景中“多声部配合法”的主题的细节:①金狮,②农业展览会,③歌剧,④大教堂。
  7.讨论福楼拜对“以及”(and)这个词的使用。
  8.《包法利夫人》中的哪个人物在有些相似的情况下,与《荒凉山庄》中的一个人物采取极为相同的行动?主题线索是“献身”。
  9.在福楼拜对白尔特的孩提及童年时代的描写中,是否有狄更斯式的气氛?(具体描写。)
  10.范妮?普赖斯和埃丝塔的相貌是模糊的,但这种写法令人感到愉快,爱玛的情况则不同。描述她的眼睛,头发,手及皮肤。
  11.①你是否认为爱玛的本质既冷酷又肤浅? ②“浪漫的”但非“艺术家的”? ③她会喜欢布满废墟和牛群的景色,还是与人群不产生任何联想的景色? ④爱玛喜欢她所处的山间湖泊有一条孤零零的轻舟,还是没有轻舟?
  12.爱玛读过什么书?最少举出四部作品及其作者。
  13.《包法利夫人》的所有英译本都存在不少错误,你已经纠正了其中的一些。描述爱玛的眼睛,双手,阳伞,发型,衣着以及鞋。
  14.跟踪描写半瞎流浪人在《包法利夫人》中的足迹。
  15.什么使郝麦这个人物既可笑又可憎?
  16.描述农业展览会一章的结构。
  17.爱玛努力要达到的理想是什么?郝麦努力要达到的理想是什么?赖昂努力要达到的理想是什么?
  18.尽管与狄更斯的前期作品相比,《荒凉山庄》的结构是一大进步,然而狄更斯仍旧继续不遵守连载作品的种种苛求。福楼拜写作《包法利夫人》时置与艺术无关的所有因素于不顾。举出《包法利夫人》的几个结构特点。 
 
  学生假如能回答出这些问题,就证明他们确实对文本细读了。
 
 
  读一篇课文,读一本书,假如既能说出主旨,又能说出细节,那就可以了。假如再要增加一个方面,那就是背诵。一般以为文言文才要背诵,白话文没有什么好背诵的,这个认识不对,起码说明你教材编得不好,好的课文,无论是文言文,还是白话文,都有可背诵的东西。譬如我们都知道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的一段话:
 
  “人生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一个人的生命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致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致因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献给世界上最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好的白话文里总能找到这样的精彩段落,甚至整篇课文,如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当然这在中学已经背过了,我们大学语文也要有适合大学生背诵的课文。大学生正是人生的黄金阶段,精力最旺盛,你不让他背诵,他们自己也会找东西背诵,譬如前些年大学里很流行的《大话西游》,下面一段话当时的大学生几乎都会背诵: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我女儿读大学的时候,听她说女生中还有背《道德经》的,说背了就能练“九阴真经”还是九阴白骨爪(忘了)。 
 
  所以不让学生背诵一些正经的东西,正能量的东西,实在是浪费了他们的精力。
 
  背诵,或者叫诵读,其实是最重要的语文学习,因为语文教学的目的和文学教学不同,文学教学要搞大量作品分析什么的,语文教学的目的是语言教学,是提升学生的母语能力,所以背诵是最好的方法,能够背诵的东西,才能真正进入自己语库,自然而然融入自己的语言。古人说:三天不读《道德经》,觉得舌头都发硬。(《世说新语》里的记载)民国时候,辅仁大学的陈垣校长,就最主张学生诵读和背诵,他的教学方法是:“选出数十章,熟读如流,不啻若自其口出,则出笔自易。”
 
  概括起来,大学语文的阅读教学:一,说出主旨;二,说出细节;三,背诵段落。假如能够这样,也就够了。
 
  下面我再讲一下作业设计。去年我完成了《民国大学国文研究》这本书(出版时书名改为“现代大学国文教育”),这本书里介绍了民国大师教大学国文的有很多很好的办法,譬如钱基博(钱鍾书的父亲)教大学国文课,与学生做同题文章。班里有个女生因为家贫中途退学了,钱基博就让大家给她写“赠序”。(赠序可以是独立的文章,如《送东阳马生序》)钱基博自己也写,然后把自己写的和学生写的一起送刊物发表。这不但是一种写作训练,也是很好的寄托师生情谊、同学情谊的方法。再譬如北大胡山源,他提出“以教英文的方法教国文”。这一下子就抓住了语文教学的实质,即语言教学。我们看英语教学,课堂上从来不搞我们这样的繁琐课文分析,也不搞什么人文性思想性,然而“颜色革命”照样悄悄地进行,很多人被洗了脑。他们靠的是什么?靠的是课文本身,文以载道——“文已载道”,既然如此,我们的母语教学为什么还非要文外论道呢?假如非要文外论道,不如此便不能看出所载之道,那只能说明这个“文”选得不好,载道载得不清不楚,这个教材要重编。当然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教材没问题,是我们的课堂教学画蛇添足。还有辅仁大学的陈垣,燕京大学的冰心,他们教大学国文课,都用了“异性激励教学法”,譬如陈垣把学生好的作文贴上墙,男同学的作文贴在女生宿舍墙上,女同学的作文贴在男生宿舍的墙上,产生了特别有效的激励效果。冰心教大学国文课,给学生布置的作文题为《理想的美》,男生写《我理想中的美女子》,女生写《我理想中的美男子》,还有《初恋》的题目。还有很多好的方法,大家可以找我这本书看。
 
 
  下面再介绍几个我尝试过的语文作业设计。
 
  ■ 课堂作业法。我讲《论语》,不限于内容,还让学生学习课堂笔记的方法。《论语》是语录体,本来就是孔门弟子及再传弟子集体整理的课堂笔记,我们同学也记课堂笔记,但是记了几十年,有什么价值没有?都是标准答案、考试重点之类,只有考试的价值,考试结束,再也没有保存的价值。大学语文已经没有必要再搞这样的应试教育,课堂笔记的方法也应该随之改变,能不能像孔门弟子那样,只记老师讲课的重点要点,尤其是老师的精彩话语,师生互动的精彩一刻?当然这要老师备课时就有所设计,设计一些亮点,精彩话语,假如一堂课下来,学生一句精彩话语也找不到,那说明你的课太乏味。我给学生布置的是,一堂课起码记下5条精彩话语,那么一学期十几次课就有50多条,期末整理成一篇作业,可以只是按时间的排列,更好的是像《论语》那样按主题排列。然后由课代表把全班同学的笔记汇总起来,我教的不止一个班,那么几个班的课代表到一起再汇总,就非常可观,每个学期都汇总,积累,那就更可观。我们还有全国大学语文教师群,还可以搞跨校际的汇总,不相信最后不能汇总出《论语》那样有价值的文本,连书名我也想好了,就叫《大语》。
 
 
  ■ 网络聊天法。我非常重视网络聊天,五四以来几代语文学家梦寐以求的口头语言与书面语言统一,怎么说就怎么写,在以前都只是设想,不能真正实现,譬如叶圣陶、朱自清都尝试写过这种怎么说就怎么写的文章,朱自清写的是《致亡妇》,叶圣陶写的是什么我忘记了——但是我们找来这些文章读读,终究还是书面语体,和口语有很大差距。只有到了今天的网络聊天,才真正既是书面语,又是口头语,我认为将来更好的现代汉语将在网络聊天语体中实现。我自己就有这个体会,在网上和学生,和同行聊了十几年的天,自己的语体变轻松了,写东西不怎么累了(当然也有人觉得不好,譬如我的论文,我的书稿,编辑老是想改,觉得我的语言太随意了)。所以我上大学语文课,第一堂课就把班级QQ群建立起来(那时候还不流行微信),在群里和学生聊天,有意识地进行引导,譬如聊天的主题,学生往往没有主题,所谓无聊才聊天,老师就应该引导,譬如学学孔夫子,让学生“盍不各言其志”?大家怎么来到这个学校的?为什么选了这个专业?在大学四年里有些什么打算?毕业后打算干些什么?这就是《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的内容。除了主题,还有语言风格,学生的语言可能粗糙、不规范,甚至八卦,爆粗口,那就要引导。宋朝时候,苏轼、柳永等人就是进入歌楼舞馆,对流行文化不离不弃,参与流行小调的创作,然后才能提升出一代之文的宋词。
 
  在作业设计上,QQ软件有很方便的地方,就是输入一个同学的名字,他的聊天内容可以集中出现,下载下来就是他的作业,我曾威胁学生,期末我要这样批作业,所以他们不敢不聊天,也不敢乱聊天,只是我实在没有时间,最后并没有这样做。
 
  作为课文设计,编教材时我选了龙应台的《亲爱的安得烈》,是她和两个儿子的聊天记录,她在台湾,一个儿子在香港读书,一个儿子在美国读书,有很多严肃的话题,譬如聊“失落的一代”,聊“绿色环保意识”。可惜龙应台这些年和大陆互怼得比较凶,恐怕已经进入“敏感名录”,这篇课文要拿掉了。
 
 
  ■ 图文并茂法。有人说如今是“读图时代”,意思是如今人心浮躁,没有耐心阅读文字,这个说法太悲观了。公平的说法应该是:如今是“图文时代”。中国人把书籍叫做“图书”,图,历来是人们获取信息的重要手段,中国的易学有“河图洛书”,《诗经》有“名物图说”,诗歌和图画有“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各门学科莫不如此。所以易经说“尽意莫若象,尽象莫若言”,“象”就是图像,古人又称拥有图书资料丰富为“左图右史”,这些图画主要并不只是起装潢美化作用,更是重要的文献资料。今天由于技术的发展,使得绘图(及贴图)与写字同样方便,图文的结合空前紧密,于是把这一传统推到极致。所以与其说今天是“读图时代”,不如说今天是一个“图文时代”,后者说法无疑更积极,更准确。
 
  所以我编教材,选入了张爱玲的《对照记》。《对照记》是张爱玲晚年最后一部作品,确切地说,是一本“图配文”。图,是张爱玲从小到大的一系列照片;文,是张爱玲为每一幅照片所作的文字解说。这实际上就成了一部“图文并茂”的自传。非常具有可读性。然而大学语文的教学目的并不是要研究张爱玲生平,而是引导同学学习这种“图配文”的写作方法。现在学生都有自己的博客、微博、微信、QQ空间,也都上传有自己喜欢的照片,但是很少有为这些照片配上文字说明的。假如也能学学张爱玲的做法,给这些照片配上适当的解说文字,不但能增加可读性、可欣赏性,还能拓宽语文学习的领域。
 
 
  这个作业我让每个学生都找三五张照片,老的,新的,给每张照片配上文字,因为有班级Q群,所以作业交在群里,上传文字和照片都非常方便。学生们也非常踊跃,我要求每张照片不少于100字,很多同学都写了好几百字,三五张照片就是上千字。我挑好的作业做了电子书,书名叫“我们的对照记”。院长看见了说很好,给你点钱把它印出来,就印了出来。我想假如每个学期都能选择一次作业做这样的工作,坚持几年就会有好几本,教学组的老师都这样做,就有更多,大学语文就有了看得到的成绩,无论领导检查,还是同行交流,都有拿得出手的东西。
 
 
  最后,我设计作业还有一个原则,就是开放性。一个作业不是一次性做过拉倒,而是能持续进行。譬如学会了孔门弟子那样的课堂笔记,语录体的写作方法,后面每堂课都可以这样做,甚至其他课也能那样做。网络聊天、图文并茂的写作方法,也都是可以长期做的,甚至一辈子做的,关键是我们语文课要给学生这样的意识,这就能从时间和空间上拓展语文学习的领域。我们国家语委有一本绿皮书,叫做《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每年一本,这是很好的题目,我们的教学也要引导学生把语文学习变成一种生活状态,那么我们大学语文的成绩就大了。
 
  (注:因为会上有时间限制,只讲了一个大概,在此补齐。)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7191844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