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百科 > 信息时代

微博与学习
【时间:2012/6/28 】 【来源:远程教育杂志 2011年第1期 】 【作者: 关中客】 【已经浏览4255 次】

  清晨,走进办公室,打开电脑,冲上一杯茶,一边工作,一边听着美妙的轻音乐,时不时地盯着微博。看到了新锐的观点和思想,就回应、评论、对话、收藏。在互动中不断地提升、充实自己。真诚沟通、坦诚交流,了解新鲜事,分享新思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这几乎已经成了关中客日常的工作方式了。学习什么、向谁学习、完全成了一种自主的方式。我喜欢这样的学习,我享受这样的学习!

    目前,全国的互联网化已经悄然到来。截止到2010年12月,中国网民已超过4亿。在互联网普及率高达28·9%的国内市场中,社交网站(SNS)成为网络社会中最热门的社会性平台,它像空气一样无所不在,已对我们的生活方式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在一次国际电子商务的研讨会上,一位美国教授报告了他的研究成果。在营销的有效性方面:广告的
效果已经降低为1%;明星代言大约为3%;业内人士和意见领袖为20—30%;而朋友之间(包括网络朋友)的推荐达到80%以上。所以,社会性网络的商业价值已成为互联网大佬们眼中的“富金矿”。我们正迎来所谓的“大众麦克风”和“公民记者”化的时代。

    以微博为载体的学习带有明显的碎片化特征。这些碎片化特征主要体现在学习者目的不固定,有用处你就可以学习;学习内容相对较为宽泛,有兴趣你就可以学习。因此,我们可以将基于微博的学习看做是在任何地方、以任何感兴趣的内容、向任何人展开的一种碎片化学习。

    以微博为载体的学习也带有明显的参与性。对于任何话题,只要用户感兴趣,他都可以实时参与其中,与其他网友对话,并在对话中相互启迪。社会性媒体网站催生了无数的新型网络群组。在这些网络群组中,网民之间不必真正认识,仅通过各种超链(通常是tags)和“加关注”就可以结成随机形成、动态发展、相对稳定并有痕迹可寻的群体。这些网络群体便构成了各不相同的话题群组,用户只要参与其中,对话、交流和学习便能自然而然地展开。

    微博具有在正规学习和课堂教学中应用的巨大潜力。教师和学生可以创建他们自己科组和课程的微博群。将微博应用于外国语言学习,学生就获得了更多的写作练习的机会,他们可以从一个一个句子开始,再到一个小的语言段落。教师和其他的学生可以对他/她的习作进行修改和指导。在微博里的视频和音频节目,就为学生提供了更加多样和广泛的视
听学习材料。如果学生将观看欣赏的感想写出来,跟更多地同学分享,视听与读写之间的联系便建立起来了。更加实用的语言学习得以借助微博展开。

    将微博作为课堂教学的延展,混合学习这种高效地教学模式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以实现。课前,学生可以将自己预习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发布到微博,同学之间可以互相交流,解决问题,教师也可以在合适的时机,给他们相应的提示和具体地指导。同时,教师能及时发现学生在预习中存在的问题,上课的时候也可以着重讲解那些部分的内容。课后,学生可以将学习新课后的感受、疑惑或问题发布到微博上,教师和其他学生可以针对这些问题展开回应、答疑、研讨。这样既可以帮助同学之间进行情感交流,加深彼此的认识,还可以增进师生间的互动,加深彼此的了解,形成深厚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促进教学的顺利进行。课堂内外的思想的碰撞借助微博得以展开。

    以微博为载体的学习是泛在学习。只要能接入互联网,只要有一部手机或者其他能够接入网络的移动终端,在任何地方,人们都可以学习。学习时间基本上以零星空闲时间为
主,学习时间不固定,有空闲你就可以学习。这正好印证了“处处留心皆学问”的古话。在这样一个开放的学习世界中,这实在是一种全新的参与式学习新文化。

    随着微博出现的,是一种全新的直播形式——微直播。在微博上,人们越来越喜欢实时地播报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学术报告会上,听众用自己的手机将演讲者的精彩观点和思想火花传播出去。研讨会上,参与者时不时地用手机报道着会议的实况。从教育和学习的角度来看,学习的时空大大地得到了拓展。

    当然,不可否认,将微博作为教育媒介并将其应用于教育教学,还面临着许多的问题。比如,学习者注意力分配与信息过载问题、碎片化信息问题、人际网络的质量问题、以及微博如何与教育博客乃至其他的教育系统有机地整合在一起,等等。其中碎片化信息的管理问题是最为突出的问题之一。在微博中,人际网络的质量比较好办,大浪淘沙,粉丝的质量自然会有沉淀。信息过载和注意力问题因人而已,关键要看用户的元认知监控能力。用户只有在具有较好的元认知技能时,对自己的任务有较好的认知状态时候,微博教育应用中的碎片化问题才有可能得到较好地解决。

    从根本上来说,这些网络化信息环境不仅正在彻底地改变着商业、政府和政治,而且也正在对教育产生着根本地转变。它极大地改变了为人们所广泛接受的学习究竟是什么的
理念以及人们关于学习源自什么地方的看法。更加重要地是,对人们来说,学习意味着什么这一点也发生了改变。我们已经步入了一种全新的学习文化,从根本上来说,在这种文化中,我们具有把自己当作一个学习者的意识,对于参与到学习过程中究竟意味着什么,也有了全新的认识。这种文化就是参与和个性化融合起来的一种新文化。


附:“微博能改变教学模式”尚待证明

广东中山大学 王竹立

中小学信息技术教育 2011年第5期

    最近在《远程教育》杂志上读到焦建利老师一篇《微博与学习》的学术随笔文章。焦老师在文章中畅想了微博教学的种种可能性,最后满怀信心地预言:一种全新的学习文化时代已经到来。读之令人振奋,但我不免还是有些疑虑——在电脑和互联网诞生的时候,曾经有很多专家学者做过与之类似的预言,甚至认为不久的将来连教师也不需要了,只需要电脑和各种学习机器就可以教学了。结果在预言的期限时间大大超过之后,现实似乎远不如当初的预想。《数字化生存》的作者尼葛洛庞帝也曾语出惊人:纸质书将在 5 年内消亡。现在看来似乎也言之过早。为什么会出现预言屡屡落空的现象?这个问题耐人寻味。反观微博,我谨慎地认为,微博与其说是一个好的学习工具,不如说是一个好的思考工具。

    我以为,我们的专家学者往往把“应然”当成了“实然”,“应该这样”不等于“一定会这样”。教育技术界很多人持“技术中心论”观点——每当一个新技术出现的时候,他们就分析其应用于教学的种种可能性,这就是“应然”。然而可能性不等于必然性,对于教师们愿不愿意接受、在教学实践中是否真正好用,这些问题反倒考虑过少。

    我是学科教师出身,观点偏向于“技术辅助教学”,而不是“技术主导教学”。一种技术是否能用于教学,关键要看教师和学生是否乐于接受,是否便于使用。以微博为例,我完全相信焦老师谈到的种种可能性,但在实际教学中,有那么多其他工具存在,为什么一定要用微博?学生为什么要花时间把教学中遇到的各种问题放在仅仅能容纳140个字的微博中,而不是选择当面向教师提出,或者发在学校提供的教学网络平台上?毕竟很多内容可能并不是140个字就能说清楚的。此外,微博是向大众公开的,有多少教师和学生愿意将自己学习中的疑难问题在微博上公之于众,而不是私下通过更为隐秘的QQ 、RTX等学习工具?既然是学校的正式学习,师生间的交流方式为何不能选择面对面交流呢?

    加拿大学者乔治·西蒙斯曾指出:“在我们的组织技术和学习结构中,我们经常由供应商控制学习——他们控制工具的整合。这样就造成了工具驱动我们能做什么(而不是我们以学习和交流为目的来驱动技术)的状况。雇员和学生的学习方式是受所选工具的功能所驱动的。我们希望有多种选择,而工具通常呈现有限的功能。更遗憾的是,我们的教学方法常让位于工具。”这可以视为对“技术中心论”观点的批评。其实对于教学而言,“最新的”未必就是“最适合的”。

    我赞成“微博在非正式学习中很有作用而在学校的正式教学中用途有限”的观点。“应然”不等于“实然”。对“微博改变教学模式”的前景,我持谨慎的乐观态度。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11239010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