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站长文存 > 教育研究

关于“应用写作学”的几点意见(何二元)
【时间:2007/6/30 】 【来源:本站 】 【作者: 何二元】 【已经浏览5018 次】


    1.关于应用写作的定义

    我赞成第三届现代应用文国际研讨会上对此达成的共识:这个问题虽然重要,但解决这个问题并不是应用写作学科成立和发展的必要条件。可以将《辞海》或几种较通用的应用写作教材给出的定义作为一种“提案”,供大家参考,大体则有,定体则无,不影响大家进一步研究。

    但是我不赞成又提出“实用文”的概念,那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重新回到应用文定义的纠缠上来。正如有的学者质疑说:什么实用?文学不实用吗?“实用”是比“应用”更易引起争论的词,因为“应用”的“应”字起码还不那么容易望文生义。若硬要区分,下面两个生造的词倒可以考虑,即“直用”和“曲用”。
       
    2.《应用写作》刊物要从我做起

    “应用文是什么”,比较难统一定义。但是如果我们换一个方向,问“应用文不是什么”,起码可以回答,应用文不是文学。《应用写作》刊物,刊名已规定得很清楚,不是广义的写作,不应再混入文学的内容,否则就会给应用文的概念添乱。可惜我们在每一期《应用写作》中,或多或少都能发现一些广义写作和文学创作的内容。《应用写作》是全国唯一以此冠名的刊物,希望从我做起,体现办刊的严谨性。

    3.关于应用写作的可读性

    《应用写作》刊物间有文学内容,我猜是为了提高刊物的可读性。应用写作比较枯燥,一般人非与自己直接关系不会去读(这正说明应用写作的本质),所以偶尔就拿文学来调剂。然而这样的结果是得不偿失,小帮忙大捣乱,危及的是应用写作的性质定义。其实研究应用写作不是不可以涉及文学,关键是要把它放在恰当的位置。鲁迅说“在学习者一方面,是必须知道了‘不应该那么写’,这才会明白原来‘应该这么写’的”。这话大家都知道,引者甚众,但是常常忽略了鲁迅后面还有更紧要的话:“新闻上的记事,拙劣的小说,那事件,是也有可以写成一部文艺作品的,不过那记事,那小说,却并非文艺——这就是‘不应该这样写’的标本。”“拙劣的小说”姑且不论,值得研究的是“新闻上的记事”,那岂不是应用写作吗?应用写作是文学“不应该这样写”的标本,反过来,文学当然也就是应用写作“不应该这样写”的标本。所以应用写作不是不可以谈文学,不过谈的目的是要把它否定掉,如佛家言“随立随扫”,“立”是为了“扫”,但这“扫”的过程已变得饶有趣味了。

    4.关于应用写作的语体风格

    应用写作的语体风格众说纷纭,汇集一下,诸如平实、质朴、坦率、明快、周密、准确、凝练、庄重这类词,不下好几十,而且只要愿意,似乎谁都可以再加上几个。太多就等于没有。其实应用写作的语体风格是早有定论的,毛泽东在《工作方法六十条》中提出:“文章、文件都应当具有三种性质:准确性、鲜明性、生动性”。我很奇怪,毛泽东明明讲的是应用写作,可是人们在研究应用写作时偏偏视而不见,反倒是谈文学创作的文章屡屡引用。

    今天我们要理直气壮地把这三个风格要回来,不过考虑到文学借用日久,还须做些剥离功夫——应用写作必须准确,这个准确就是符合客观真实,文学虽然也有“反映说”、“镜子说”、“一词说”,但和应用写作的准确相比,都已经是掺杂了作者主观的东西,所谓胸中之竹已非眼中之竹,手中之竹又非胸中之竹。应用写作不允许这种信息的嬗变,手中之竹必须是眼中之竹,否则就有失准确。应用写作必须鲜明,赞成什么,反对什么,事情的来龙去脉,一切都必须是明明白白的,不能有歧义,不能搞什么模糊语言、朦胧美。《应用写作》刊物也常常发表文章讨论应用写作的模糊性,那是在无法准确明白的情况下,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绝不能推论开来,以为是应用写作固有的风格。文学却不然,它追求的就是“横看成岭侧成峰”、“思想大于形象”、“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应用写作必须生动,以前我们说起生动总感觉理不直气不壮,似乎生动只是文学的专利,这是误解。毛泽东说生动,他的应用写作已经给我们提供了最好的文本。

    应用写作包罗万象,准确、鲜明、生动三个词够不够?够的,毛泽东的应用写作文种何等多样,风格何等丰富,然而总括起来就是这三个词。关键是不要把它们当成凝固的字眼。随着应用写作进一步划分出具体文种,这三个词也应该有相应的变化,比如新闻,它的准确最重要含义是符合客观真实,它的鲜明是时间的及时和内容的新鲜,它的生动是一种朴素的生动。其他文种也是如此,需要大家共同来研究。

    5.关于应用写作教材的编写

    应用写作内容包罗万象,要想编一种巨细无遗的教材几乎不可能。我建议把通用应用写作教材和专业应用写作教材分开来编。经济文书、法律文书这些内容,你通用教材编得再好,总不如专门的经济文书写作、法律文书写作教材,何苦要面面俱到地插上一足呢?

    另一个问题更值得重视,即现在的通用应用写作教材多以公文为主要文种,其实公文也是一种专业应用文,它属文秘专业写作,需要系统地学习文秘专业的知识,需要机关工作的实践经验。现在没有人会要求一个没有法律知识的人去写法律文书,一个没有经济管理知识的人去写经济类文书,那么凭什么要求非文秘专业的学生去写作公文呢?说穿了就是鄙薄公文,以为这种东西不需要什么专业知识。这样的教材导致应用写作教学只能是死背一些写作格式,勉强写一些“模拟”性的公文。实际上公文写作功夫在文外,是无从模拟的,无从模拟而用想当然来代替,其结果是搞坏了文风。

    通用应用写作教材要摈弃专业写作的内容,要有所为有所不为,这可能会使教材显得单薄,作为补救,我提出“校园应用写作”的概念。校园应用写作包括校园新闻、校园文书(计划、总结、校园调查、求职书自荐信之类)、校园论文(演讲稿、辩论稿、学年论文、毕业论文之类),这些内容即使是在旧教育体制培养下从校门到校门的学生也不会陌生,可以真枪实弹,不必勉强模拟,有利于形成良好的文风。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7157292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