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站长文存 > 政论杂文

何慕情结和李白心态(何二元)
【时间:2007/6/30 】 【来源:本站 】 【作者: 何二元】 【已经浏览3483 次】

 

    写下上面的题目,首先心中就有些踌躇:两者能相提并论吗?然而又一想:李白何人?不过就是中国最大的诗人。何慕何人?天翁集团“50万元高薪招聘人才”的幸运儿,“中国第一打工仔”。用了阿Q老兄的逻辑,去掉“诗人”和“打工仔”,剩下的便是“最大”和“第一”,实在是差不多。真的不必妄自菲薄,劳工神圣,诗人有什么了不起?死后不会升入天堂,坐在上帝右手,上帝请他吃糖果。

 

    于是释然。

 

    下面就说李白与何慕。

 

    我的五百年前的本家何慕老弟,近一年来,着实火了两把。先是在“50万元高薪招聘人才”的中央电视台“天翁之夜”上,舌战群儒,才惊四座,一举夺标。再是近日被一纸公文,提前炒了鱿鱼,再次成为舆论的中心。虽说前后遭遇截然不同,然而无论其中标时的慷慨陈词,几欲一展身手,大显宏图,抑或其被解聘后的失魂落魄,面对新闻媒介,只会再三呐呐“我还是个天翁人”,其中有一种情绪一以贯之,我且称之为“何慕情结”。

 

    “何慕情结”的实质是什么?有人说,还不就是50万?真乃“成也50万,败也50万”。窃以为非也。经济社会,人才也是一种商品,同时具有货币价值与使用价值,一个真正的人才,追求货币价值正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使用价值,这正如古人冯谖,弹着剑要鱼吃要车坐,其意却并不在鱼和车。既然那么高尚,为何还碰了钉子了呢?原来当今社会,无奇不有,人才除了固有的货币价值使用价值之外,还衍生出一种“利用价值”来。天翁集团的老总就直言不讳地说,何慕这个人才最多也就值10万,另外40万则是他老总出的这“招聘”点子的价值──原来何慕被一个精心策划的广告圈套所利用了。而糟就糟在他并不知道(或者不愿意相信)这50万只是自己的利用价值,仍然慷慨陈词,自立军令状,一上任就列出“问题清单”,问这问那,仿佛想和老总“平起平坐”,终于落到招人嫌炒鱿鱼的下场。

 

    正是这,让我想起了李白。

 

    李白虽以诗名世,其实也是“托意在经济”的,自云“一生欲报主,百代期荣幸”。他还真有过那么一次“应聘”机遇,而且是何等的荣耀:皇帝亲自“降辇步迎”,并“以七宝床赐食,御手调羹以饭之”,弄得李白瓢瓢然,竟和皇帝大谈起“管晏之谈”,“帝王之术”来了。他哪里知道皇帝的本意只在博取重贤美名,实在只须他做做“云想衣裳花想容”之类的诗句供娘娘开开心而已,结果落得令人生厌不欢而散。

 

    讲这个故事,意欲何慕老弟温故而知新,不再被利用。然而又猜想这番苦心怕不会奏效,因为“情结”也者,乃是一种不招自来拂之不去的顽强的潜意识也。好在今天已不是李白时代,听说何慕被天翁解聘后,旋即有不少地方许以优厚条件,甚至仿天翁开价50万乃至100万竞相邀聘。

 

    终究是现代社会了,不是一个皇帝一统天下。

1995.11.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7192063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