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标题: 关键字: 作者: 全文: 【我要留言】
中 教 图
大语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 页 > 大语百科 > 以文会友

天狼星和白乌鸦(小白)
【时间:2007/6/30 】 【来源:网友 】 【作者: 北京小白】 【已经浏览4667 次】

我叫乌小白,上辈子是一只稀有的白乌鸦。过奈何桥的时候我偷偷把那碗汤倒进了孟家老婆婆的保温杯,所以上辈子的事情我都记得。至于孟老婆婆喝完了会不会闹失忆症,我就不管了。

 

那时候我生活在密林深处,我是天生的路盲经常迷路,每次都是小狼把我救回去,对尴尬的我笑眯眯地说一句“没关系,你只是暂时找错方向了,”让我顿时抖擞精神找回所有的尊严。

小狼是天狼星转世,我有幸作了她八百年的邻居加好朋友。每个月圆之夜她站在高岗上对着月亮练嗓子的时候,我总不忘于半睡半醒中拍拍翅膀给她的午夜场捧捧人气。她总会回头冲我浅浅一笑,狼的眼睛竟闪烁出狐的温柔,看得我忘记了瞌睡。

我们经常在一起纵观密林风云,评说神鬼传奇,小狼总被我的妙语连珠逗得哈哈大笑。可每当情投意合心醉神迷的时候我就会想是不是应该对她说一句其他的什么,只是小狼转头看见我那副深情款款欲言又止的样子往往笑问一句“乌鸦嘴想说什么”就能让我把那句话愣咽下去。即使知道她是调侃,我也总是当真。

因为她让我不能不当真。

她转世的时候我义无反顾地跟着就去了,我不想失去她,其实我是希望能用人言对她讲出那句话。在人间我们降生在一个大院里,她叫丹眉,我叫小白。她从小就是小美女受万众瞩目,我却总被大家的眼光撇在一百八十度之外也就是后脑勺的所在地。我不后悔,只要我们还在一起,我就有机会对她说出那句话。

幼儿园大合唱她由于上辈子练得好当了领唱,我由于五音不全连合唱队都没进去,被发了一束塑料花惨兮兮地在下面继续给她喝彩。演出完毕我冲上去献花,正要趁着气氛对她说出那句话,被照相的园长扒拉到了腿后面,害得我把八百年的满腔真情吐露给了一双四十一码的高跟鞋。透过园长两腿的夹缝我看见丹眉冲我咧嘴一笑,那些不快都丢到了九霄云外。

上中学之后她跟我坐同桌,开始收到汹涌澎湃的小纸条,总是惊慌失措地问我该怎么办。我一眼就能分辨出来自于本班外班不同个头大小战斗力强弱的男生手笔,本想把这些纸条都化作噩梦物归原主,转念一想还不如去讹诈他们一回外加出示红牌警告——我跟丹眉八百年前就是青梅竹马,以后少打她的主意。结果大家喝得烂醉之时,教导主任如巨灵神般从天而降把我们若干人等拎进了教导处。我真想向天大吼一声——我现在已经不是乌鸦了呀,怎么还这么倒霉!不过之后丹眉很认真地请我吃饭感谢我帮她摆平麻烦,让我感动得替她掏了请客的饭钱。

在学生生涯中,丹眉的成绩简直就是遥遥领先,几乎让我怀疑她不是天狼星而是文曲星转世。她隔三差五拿的那些奖学金和奖状让我自惭形秽,那句话就更吐不出口。日子就像马桶冲水一样哗啦啦地过,我不能拿着五门加在一起还是两位数的成绩去上大学。想到这里,那个晚自习变得又无聊又伤感。我哀愁地趴在桌子上看着丹眉漂亮的长睫毛和尖鼻子轻轻问她:“丹眉,为什么你成绩这么好?”

丹眉笔下哗哗地列着算式:“我喜欢。”

“那我呢?”

“找到你喜欢的,你会做得比我好。”

不愧是天狼星,说话就是这么有气魄。或许开一个饭馆对我打发人间的时间是更好的选择,我的法力似乎都保留在烹饪上了。把饭馆开在学校旁边还可以经常看见她,就算见面的次数少些也好,我不愿自己的名字总是在排行榜的两头与她遥遥相对,君在榜单头,我在榜单尾。

不过还有一件事情我要验证一下,清清嗓子郑重问她:“如果我不上学了,你会不会瞧不起我?”

丹眉停下笔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你怎么了小白?”

“我是说……你……你成绩一直都很好,我却要离开学校,你要是拿了十五所大学的联合文凭,会不会瞧不起我?”

丹眉哈哈大笑,震动教室一干人等。她转过来很郑重地对我说:“不会。”

“要是那样的话,考到第十四所,我就会停下来的。”她望着我笑一笑:“可你要是当了十四家连锁店的老板,一定要赶紧开第十五家哦!”

 

带着丹眉这样的承诺和鼓励,我义无反顾地开始了新的征程,我想凭我的手艺在饮食业成就一番大事业不成问题,可是我没想到管理一家店面不能光靠美食吸引人,那些进货出仓管理调剂人员分配物流度量搞得我晕头转向,厨子菜没上桌基本上能尝掉一半,服务员每十盘菜就要送错六盘。只见经营状况每况愈下后来干脆一日千里,魔法也解决不了问题。

三个月后我独自坐在冷清的店里面对收支红白两本帐,眨眨眼睛挠挠头皮,怎么看也有些气短。我看了看窗外,外面银装素裹,玻璃上很喜庆地画满了驯鹿雪橇和那个笑盈盈的胖老头儿。我开始想念丹眉,遇到困难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她来,也许这就是人类所说的精神动力吧。她现在肯定是在忙碌地准备考试,准备奔向她美好的人类生活。可是我呢,我还有机会对她说出那句话吗?我无奈地低下了头,这时候的生活就好像没了酒花的啤酒,只剩下淡淡的涩了。

这时候一个女孩子推门进来,喊着要请我吃圣诞大餐,是丹眉!她笑得像圣诞老人一样和蔼亲昵,好像看不见店里的冷清。我当时激动得不知道手脚应该往什么地方放。我说对对对我就是在等你请我吃饭,所以你看今天我把人都放假回家了。你等着我亲自下厨去!我觉得我好像含着泪水撞到厨房里去的,站在灶台前我深深吸气,如果不能让自己喜爱的人看到自己站在成功的高处,那么,至少还可以用我全部的本领给她做一道最好吃的菜。

永远不会有人做得比我更好吃。永远让她记得我做的这道菜,哪怕是……已经将我忘记。

我把厨房里最后一个老南瓜钩上锅台,转圈挖掘七只小孔,从每个孔中掏出一条瓜肉,依次注入鱼子、冰糖、茯苓、樱桃、雀肉、榛仁和香菇,外面裹上花雕和的泥塞到灶膛里去烧,上面架锅倒入一勺油,把花椒桂皮扔进去乱炒。直到听见底下的老南瓜发出噗哧一下好像蛤蟆被早起遛弯的人踩瘪的声音就撤锅灭火,双手将那调料捻成粉末,顺着封泥上七只小孔灌进去。拍尽酒泥,南瓜被烧成黄白绿红褐金灰七色,香气浓郁,闻之醉人。

我怔怔地看着这只南瓜,前世八百年的轮回一幕幕在眼前闪现,我用尽所有的心血做成这只南瓜,我想吃惯了肉的丹眉她会喜欢吃南瓜么?丹眉悄悄地走进来,伸出一双白皙的手捧起那个南瓜深深地嗅了嗅,她的脸上笑容明媚极了,她问我这道菜叫什么,我怔怔地说这叫烧老南瓜。丹眉笑着说小白你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厨师!你在创造艺术!

“可是我的店……开得糟糕极了……”面对着八百年的老朋友,不管她是否记得往事,我都忍不住理想失落的酸楚,几乎想要哭出来。那句话当此时,却该如何对丹眉说起!南瓜的美味只能衬托出我的失败,我提起拳头砸下去,被一双小手轻轻托住。

“做你喜欢做的,做你最擅长做的。小白,开店的事情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只有你可以把食物变成艺术。”丹眉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没关系,相信我,你只是暂时找错方向了。”

这一句话如此如此熟悉,多少往事蓦然袭上心头,我恍然抬头看她,像很久以前在迷茫的密林中看见她那样,心里一阵阵温暖。丹眉筋起鼻子一笑,她拉着我说:“来,我带了丹麦乳酪和黑莓蛋糕呢!让我们好好庆祝节日吧!”

即使她忘记了上一世的渊源,这一世她对我也真够好。我关闭了自己的小店,到很远的地方去应聘,凭着出色的厨艺很快就成了一家名酒店的大师傅,我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一边用信件和丹眉联系,告诉她这一周我又学会了什么菜式,还从经理那里借来很多酒店管理的书籍,已经看到第五章了。丹眉回信很快,字迹娟秀,语气亲柔,对我大加赞赏。她还是那么优秀,也许会申请到澳洲去留学。我有时候拿着信痴痴愣愣地想,不是说西北望射天狼么?小狼你跑到南太平洋去做什么啊。那么远的地方,我再迷路了你还能找到我吗?

我一直不敢给她打电话,我怕在我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听到她的声音,会抑制不住喊出那句话来。可是那种冲动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一个深夜我翻身下床,跑到储藏室去找了一个金黄色的老南瓜提回来,在上面挖了一个洞,把嘴唇凑到南瓜的洞口,轻轻的急急的说出我所有想说的话。南瓜被我的魔法定住永远不会腐烂,盛满了所有我要对丹美说的话,灿烂着,甜美着,宛如凝固的金黄色葡萄酒了。

时间飞快地过去,我从大师傅一直做到金牌师傅,我的技艺越来越好,酒店之间挖我的价码也越抬越高。可是我出来的时间很长了,我非常非常想念丹眉,我要参加一场享有盛名的国际间厨艺大赛,为了准备好这场比赛,我都已经很久很久没敢跟她联系了。

又一个圣诞节的夜晚,站在国际厨艺大奖赛的赛场上,我想起了和丹眉一起度过的伤感的幸福的圣诞节。我对着评委笑了笑,拿起麦克风对着镜头说:“我叫乌小白,我参赛的作品叫烧老南瓜。”话音一落台下一片善意的哄笑,我没抬头,我从桌子下面拿出了那个灿烂的南瓜放在案上开始操作,把我想对丹眉说的每一句话都烧进去,烙成印,变成灰,化成希望的七色彩虹。

当彩虹般的烧老南瓜展示在众人面前时,奇异的香气飘散在整个赛场,赛场突然一片静寂。

评委主席在一片赞叹中将金牌挂上我的脖子,我想的只是丹眉是不是在看电视。她有没有看到她称赞过的烧老南瓜真的变成了艺术。我在下场的空隙里颤抖着手指给丹眉拨了个电话,可是电话拨过去却只是一遍遍电脑值班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对不起。”然后,就是无穷无尽的回声。

我怔怔地握住了那枚国际大奖赛的金牌,窗外黑沉沉的,回旋着冷风。小狼你到哪里去了?难道已经走远了吗?你等不及我对你说那句话了吗?我流着泪把金牌放到唇边吻着,手上还有老南瓜的甜味,可是丹眉,你在哪里?

我拨开层层围上的记者跑到院子里,拼命地向着夜空搜索丹眉的气息,我在心底大喊丹眉救命。“丹眉救命!小白迷路了!小白迷路了!丹眉你在哪里?”只要,只要你还稍微存在一点前世的记忆,你就会听到我的呼唤。在这个寒冷的夜晚,只要你不回答,我就会一直呼唤下去。

天空一碧如洗,圆圆的月亮像柠檬一样温暖芬芳,一片洁白的羽毛从天而降,慢慢飘落到我面前。我一把抓住羽毛,看见上面一水儿娟秀熟悉的小字,是丹眉的笔迹!她写着小白你是不是把小狼给忘了,上一世你没有对我说出的话这一辈子也不打算对我说吗?早说过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厨师,烧老南瓜真香,我都馋了。我去澳洲留学了,今晚十二点的班机。我不在,你会找到飞机飞过的路吗?

我捧着羽毛颠来倒去地看,眼泪就那么稀里哗啦地往下掉。小狼她什么都没忘记,原来她什么都没有忘记。灰姑娘十二点的时候跑丢了水晶鞋,我的小狼十二点的时候抛给我一道救命的符咒。抬头看,有一架红眼班机正从我头顶上轰隆隆地向南太平洋进发。放心吧小狼,月圆之夜有你的歌声引路,我说什么也不会走丢的!

我抖抖身体蜕去人类的躯壳,化作一只白色的乌鸦飞快地向云层射去。在圆月美丽的光辉下我追上了那架飞机,用爪子抓住飞机外舷窗一个个找过去,在一张张熟睡的面孔中找我最熟悉的小狼,从头到尾找了个遍也没看见她的面容。

突然间头顶上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小狼,你能永远给我指路吗?”这声音从飞机上方传来,居然就是我自己的声音!我立刻飞到机身顶部变回了人形,只见丹眉绯红着脸站在那里,笑吟吟地捧着一只七彩的烧老南瓜,香气醉人,南瓜上七个小洞正源源不绝地往外倒着我积攒在里面的话,那些话在空中化成花瓣随风飘洒,纷纷扬扬。

“小狼,今天的月亮很圆,你今晚唱歌谁来听呢?”

“小狼,我今天配错了料,可是效果竟然出人意料的好。你猜为什么。你不说,我也不告诉你。”

“小狼,你记不记得上辈子的事情?我没喝孟婆汤,可是我看你喝得好像还不少,你已经把我全忘了吧。”

“小狼,可是我好想你。”

“小狼……有句话我一直很想对你说……”

我面红耳赤,尴尬万分,伸手就去夺丹眉手中的南瓜,丹眉却嬉笑着左躲右闪不让我抓住,不知谁的力气大了些,南瓜脱手跌落下去。我忍不住大叫一声就要扑下去抢,被丹眉一把抓住。

她静静地望着我微笑,美丽的眼睛闪烁着女孩的温柔,她站到我旁边摊开手给我看,洁白的手掌上一片金黄的花瓣,她笑着说:“南瓜里最后的一句话哦……”

碧空如洗,万籁俱寂。在静静航行的夜间班机上,我听见我的声音缓慢而清晰地在丹眉的手中响起:“小狼,转世的时候不要忘了小白。我喜欢你。”

丹眉轻轻转过脸握住了我的手,金黄色的花瓣夹在我们的手中,火一般灼热。

今夜的天狼星好亮!

 

 

小白作品:

    蝴蝶飞过海

    巨蟹座之前世

    黄滕酒

    红酥手

    假面之爱

    海啸(原名“逐风”)

    附:小白博客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京ICP备15054374号
郑重声明:凡转载或引用本站资料须经本站许可 版权所有 :大学语文研究
联系我们:中教图(北京)传媒有限公司  魏老师   手机:18500380271
杭州师范大学    何二元  手机:15858199491  QQ:363764865

设计维护:时代中广传媒
您是第 9395168 位浏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