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本站推荐我的教材大语教材大语研究大语信息大语资源相关课题二元教学 留言板
全国大学语文研究会第十五届年会胜利结束,全国同仁团结一心,走出历史怪圈,开创大学语文长治久安局面!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大语资源  >> 教案转录  >> 追憶永遠的城南父親——林海音【爸爸的花兒落了】賞析  双击自动滚屏  
追憶永遠的城南父親——林海音【爸爸的花兒落了】賞析

发表日期:2007年10月25日   出处:[台]東海大學中文系网站    作者:王惠鈴   已经有15268位读者读过此文

文學講壇


林海音(1918.3.18-2001.12.1),本名林含英,台灣省苗栗縣人,祖籍廣東省,生於日本,長於北平,畢業於北平世界新聞學校,1949年來台,任國語日報編輯、聯合報副刊主編,並編寫小學國語教科書,隨後還前往美國研究兒童讀物,也在台創辦純文學月刊及出版社。1955年出版第一本散文集《冬青樹》,至2001年底為止,前後編寫過數十種現代文學作品,同時也是位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家。

1960年林海音出版小說集《城南舊事》,記錄作者13歲以前的童年回憶。《城南舊事》中的主人翁「英子」即小時候的作者,由5個前後相關的小故事組成,其中〈爸爸的花兒落了〉收錄於《城南舊事》的末章,是一篇記錄年僅13歲的作者與爸爸生前共同生活的重要回憶。內容大略是爸爸過世那天,正好是作者小學六年級畢業典禮舉行的日子,同時作者完成了爸爸生前的心願,希望作者成為全體畢業生代表,作者如實地做到了。然而,畢業典禮上作者胸前別上爸爸親手栽種的夾竹桃,面對著爸爸的缺席,讓作者回憶起發生在小學一年級時,也是作者小學生涯六年來唯一一次上課遲到的紀錄,當時作者鬧脾氣而引起爸爸的震怒與鞭打,最後爸爸又追到學校去探望作者,事件才宣告落幕。畢業典禮完後,作者趕回家去,接到醫院的通知,已來不及見爸爸最後一面,隨著爸爸的去世,作者家中庭院各式各樣的花朵也枯萎了,作者被迫提早結束童年生活,必須超齡的去扮演爸爸空下來的角色。

本文的敘事觀點以第一人稱「我」進行,以一位年僅13歲小學6年級女孩的視角來鋪陳,此一敘事觀點由於敘事者視角被塑造時,先天條件上的有限,讀者對情節的掌握,只能倚賴敘事者的描述,致使讀者容易在敘事者的引導下進入情況,並不自覺地感染整體情境,化身為作者,直接領受故事情節鋪陳時的喜怒哀樂。本文故事情節的主線為作者畢業典禮舉行當天,爸爸因病住院未能觀禮,典禮後作者也未來得及見到爸爸最後一面,由箇中的遺憾、領悟所交織成的成長紀事。主要情節之中插敘了兩個事件,一是作者一年級時因遲到鬧脾氣而被爸爸鞭策教訓的事件,另一是爸爸為歷練作者能獨立處事,特地讓她獨自一人前去銀行匯款至日本帳戶的事件,這兩段插敘,利用側面描寫的方式,突顯爸爸的人物性格。情節的主線沒有直接涉及作者與爸爸的正面接觸,因兩人身處兩地,作者在學校參加畢業典禮,爸爸在醫院與病魔作最後的搏鬥,而兩段插敘的效果則是將作者與父親之間相處的模式,透過情節的鋪陳,鮮明的呈現出來,插敘中爸爸對作者既嚴厲又開明的管教方式,期盼作者早熟的訓練,在作者童年記憶中,留下深刻的烙印,同時也是作者日後面對爸爸在生命中永遠缺席時,得以快速成長與角色承接的基礎。本文名為〈爸爸的花兒落了〉,自然全文首尾與中間片段皆以爸爸愛花的相關事件貫串著,成為本文寫作結構上最突出的特色,本文一開始爸爸因病不能參加作者的畢業典禮,作者的媽媽即幫作者的胸前別上一朵粉紅色的夾竹桃,並說道:「夾竹桃是你爸爸種的,戴著它,就像爸爸看見你上台時一樣!」其次,文中作者在典禮進行時,心裡仍惦念著爸爸的病情,也促使她不自覺想起平日爸爸一向愛花如癡的形象,引得陳家的伯伯對爸爸說:「老林,你這樣喜歡花,所以你太太生了一堆女兒!」此外,作者在獨立完成去銀行匯款的事情之後,她看著東交民巷街道中的花圃種滿了蒲公英,高興的想:「闖過來了,快回家去,告訴爸爸,並且要他明天在花池裡也種滿了蒲公英。」最後,畢業典禮一結束後,作者飛奔回家,恍然發現院子中的夾竹桃和石榴樹竟瞬間失去光彩,隨即接到醫院來的電話,而爸爸的花兒凋零了,隨著爸爸的去世,作者無憂無慮的童年提前結束了。本文以花兒入題,情節的安排扣住花兒的場景,使全文結構因此而安排緊密。

本文的主題是親情,在作者童年記憶中與爸爸短暫相處的13年歲月,幾段印象深刻的回憶。這份親情的描寫較具特色的是,爸爸去世的太早,留給子女成長過程的那份無奈與矛盾,逼得作者必須提前來面對,作者在畢業典禮上心想著:「我們是多麼喜歡長高了變成大人,我們又是多麼怕呢!當我們回到小學來的時候,無論長得多麼高,多麼大,老師!你們要永遠拿我當個孩子呀!」同樣地,爸爸的角色存在無非是要讓子女享有永遠被人保護著的安全感,可惜爸爸在作者羽翼未豐之前,就已經讓作者單獨去面對人生了,親情的溫暖儘管無可取代,但親情的不完整帶給子女的陰影,同樣地也難以補救。作者透過具體事件的陳述和平易近人的對話,將爸爸的人物形象突顯出來,作者在畢業典禮前一天見了爸爸一面,爸爸告訴作者「不要怕,無論什麼困難的事,只要硬著頭皮去做,就闖過去了。」以及「沒有爸爸,你更要自己管自己,並且管弟弟和妹妹,你已經大了。」爸爸生病前找機會磨練作者,讓她獨自一人去銀行匯錢,並告訴她:「你要學做許多事,將來好幫著你媽媽,你最大。」以上爸爸呈現出來的形象是語重心長的長者,殷切地叮嚀女兒,宛如一位慈眉善目的父親。其次爸爸愛花成痴,即使傳說男人愛花對家庭會產生偏頗的影響,但爸爸從頭至尾沒有因此對種花一事卻步,反而照顧花兒與照顧女兒,付出對等的用心,此時的爸爸呈現出來的形象是深解花語,懂得女兒心事的浪漫爸爸。再者作者因遲到事件被爸爸毒打一頓後,像一隻狼狽的小狗,爸爸卻追到學校來送衣服和銅板,慰勞作者身心俱創的狀態,這段描述中作者只用一個「起」字的命令語氣,足以讓父親的威嚴具象化,下面的毒打描寫更加強此一形象的具體塑造,後來爸爸雖追到學校來,但作者並沒有著墨爸爸心疼女兒的表情和語氣上,作者還因為記憶模糊而忘了當時的收結,只記得從那以後每天早晨作者都是最早到校的學生之一,作者刻意形象地塑造爸爸威嚴的一面,並未因爸爸追到學校來的這一幕而破功,仍舊讓此刻的爸爸保持著鐵面無私、威嚴無比的嚴父形象。爸爸在本文中的形象既是黑臉,也是白臉,作者對爸爸的情感也是既感念又遺憾的。

《城南舊事》是林海音童年的自傳,故事真實性高,自然產生很強的說服力。〈爸爸的花兒落了〉以小女孩的視角鋪敘,淺詞用字平易近人,沒有艱深的句子或曲折的典故,閱讀容易,老少咸宜,情節進行採順序法,中間插敘幾段或長或短的回憶,鮮明簡潔的結構是本文能被廣大讀者接受的原因之一,閱讀完後讓讀者進而展開關於成長與蛻變的深度探索,作者林海音的創作正是以這樣單純的理由,在現代台灣文學中佔有一席之地。讀完本文,讓人也自然地產生一些可以對應思考的問題,例如20年代的中國仍是非常封建保守,父親對女兒的養成教育在傳統中國價值觀中,只要教育她順從即可,而文中的父親顯然不是個守舊的父親,有意將女兒訓練成獨立自主的人,還要成為能照顧弟弟妹妹們的大人,雖說在天下父母的眼中,孩子永遠都是長不大的,但這位父親很懂得給孩子多一點成長的空間,讓孩子能早一點有自己作主的訓練,一位父親的思維如何能跳脫傳統的窠臼,進而培育出人格健全的下一代?現階段處於父母保護下的讀者,倘若也是父母眼中長不大的孩子,該如何從故事中得到啟發,在心靈上自我成長,與父母做理性而成熟的溝通呢?父親被賦予威嚴的色彩,這個由傳統價值內化到人心的觀念和形象,於今有何時代意義呢?可以被挑戰嗎?為人子女的讀者們可否從側面或細微之處,閱讀出了威嚴的父親形象卸下武裝後的鐵漢柔情?如果這篇文章引起讀者共鳴而欲罷不能的話,那麼讀者還可以同時參照林海音附在《城南舊事》前序一篇名為〈我父〉的小散文,這篇文章直接口述父親的性格、興趣、脾氣等面向,可於閱讀本文時作個直接的參照,對於父親形象的掌握會有莫大的助益,當然最好是整本《城南舊事》全部逐一閱讀過,才能收到最佳的效果。另外,同樣是以父親形象為主角,且膾炙人口的文章有朱自清〈背影〉,朱文以散文的筆法來呈現印象中情感內斂的父親形象,但透過散文筆調的渲染,父親的形象達到了如同小說人物一般的突出成果,林文與朱文對父親形象的描寫有著截然不同的表現手法,最後留給讀者的效果和戲劇張力都很巨大,兩篇很可以比較參照著來看,並進行探討,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延伸閱讀:

林海音〈我父〉、林海音《城南舊事》、朱自清〈背影〉、夏祖麗《從城南走來-林海音傳》…等。如果這篇文章引起讀者共鳴而欲罷不能的話,那麼讀者還可以同時參照林海音附在《城南舊事》前序一篇名為〈我父〉的小散文,這篇文章直接口述父親的性格、興趣、脾氣等面向,可於閱讀本文時作個直接的參照,對於父親形象的掌握會有莫大的助益,當然最好是整本《城南舊事》全部逐一閱讀過,才能收到最佳的效果。另外,同樣是以父親形象為主角,且膾炙人口的文章有朱自清〈背影〉,朱文以散文的筆法來呈現印象中情感內斂的父親形象,但透過散文筆調的渲染,父親的形象達到了如同小說人物一般的突出成果,林文與朱文對父親形象的描寫有著截然不同的表現手法,最後留給讀者的效果和戲劇張力都很巨大,兩篇很可以比較參照著來看,並進行探討,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而夏祖麗《從城南走來-林海音傳》尤為重要,夏祖麗是林海音的女兒,她追尋著母親的足跡也踏進了文藝界,由她來詮釋母親的一切,更能為讀者貼近文字中的情感,深刻地體會到林海音的文學心。

<林海音小說中人物內心刻畫技巧>,汪淑珍《國立編譯館館刊》,民88.12 頁255-273。
<林海音「城南舊事」的寫作技巧探討>,賴亭融、陳雪芳《中國現代文學理論》,民89.06 頁177-195。
<永遠的冬青樹--林海音精采人生>,王開平《文訊》,民88.05 頁89-91。
<林海音小說中敘事觀點探討>,汪淑珍《中國現代文學理論》,民88.03 頁54-72。
<從林海音到文藝列車>,應鳳凰《文訊》,民92.01 頁8-9。
<林海音先生和兒童文學>,林良《中華民國兒童文學學會會訊》,民91.01 頁4-5。



【目前共有 0 条对该新闻的评论】【查看参与评论
  打印本页

| 大学语文研究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信箱  |  浙ICP备05066319号  备案证书

联系地址:北京·人民出版社 宁波·大红鹰学院   联系电话:18357437848(QQ:363764865)   联系人:何二元